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张叶】我没想到你是这样……

  #说是张叶其实还是作者自己发散思维想随便写写#
  #我自己瞎编乱造的剧情,不要对号入座哈#
  #反正OOC写在这儿了#
  #我皮一下你们也打不到我#

  世邀赛后,张新杰终于成功追到了叶修,可惜还没开始谈恋爱,霸图紧锣密鼓的训练便开始了。

  叶修便挥挥手,不带一片云彩,在机场坐上叶秋的车回家。

  张新杰在一众羡慕不舍的职业选手里分外突出,起因是刚刚每个人都抓紧时间和叶修告别,只有他不说话不动作,冷静推了推眼镜,金色镜框反照一道幽光。

  叶修上车前朝人群瞅了眼,黄少天和方锐以为他在看自己,激动地挤一块磕碰肩膀,你推我搡,非要凭借身高胜出。但他们半斤八两,谁也不差谁那一厘米。

  [百度百科:张新杰177cm,叶修178cm,黄少天176cm,方锐177cm。]

  事实上,他们都误会了——自作多情的国家队男选手们都误会了,叶修只是和自己新出炉还滚烫着的恋人含情脉脉一把而已。国家队男选手们还都是宝宝,来不及聆听张叶二人的结婚喜讯。

  毕竟两人还在攻略叶爸爸中。

  这样子一分别,很快就过去了大半年。

  叶修在电竞总局当个文职人员,上班时间公然打游戏,无意聚众“斗殴”,导致一众工作人员沉迷被打败的快感中无法自拔。此事性质恶劣,于是叶修被冯主席关了小黑屋,让他自己数电脑玩儿。

  嘿,要不怎么说老冯是真爱,小黑屋里八台高配置电脑,叶修玩一台,相当于包场子。不到半年,网游里捡来的苗子又逐渐塞满了小黑屋。新来的人才来自天南地北,想去的战队也是南辕北辙,叶修就先上手带着,之后再根据他们的情况做进一步打算。因为这个,冯主席特别增设了人才种子计划,全权交给叶修,指望他做出成绩来。

  认真工作的叶修天天都很忙,尤其在家乡工作,父母的唠叨,弟弟的关心,皆近在眼前,不好如当年放肆,彻夜不眠地刷副本了。

  由于不可抗因素,叶修和张新杰机场一别,至今再未见过。叶修不是会缠绵的人,甜言蜜语并非日日出口,唯独张新杰雷打不动,天天吃饭睡觉一样,把短信恋爱狂魔的本质发挥个彻底。

  常常是叶修刚一起床,张新杰的信息就到了。张新杰做什么事都有他自己的计划表,两人正式在一起后,他就把叶修纳入了自己的人生规划,打卡似的发信息、发照片、送礼物等。叶修有了手机后,两人的QQ巨轮就没沉过。

  比如,张新杰吃饭前,就会给叶修发饭菜图片,说一句我吃饭了,吃完了再发照片,言简意赅提出评价,末了还要问你吃了吗,吃的什么,你想不想我。

  叶修以前从没想到张新杰谈恋爱后是这样的画风。好在一个月后,张新杰的抽风频率降低,一天最多三条短信,不包括QQ信息。

  张新杰男友力max,充了一万流量给叶修,说是好发照片。叶修问他,那还要短信干嘛,张新杰回答说:“恋爱手册说一个月是热恋期,每天需要向对方汇报自己的生活,即便是之后,也需要保持亲密的联系。你不常用手机,所以我认为三条短信就够了。这是仪式感,跟有没有QQ无关。”

  叶修:恋爱手册???现在的牧师都这样爱学习了?

  于是两人继黏黏糊糊的一个月热恋期后,迎来了例行公事的打卡期。偶尔张新杰会看到某些不好的提示,做一点情侣间比较有颜色的事情。比如某夜,张新杰说霸图晚上休息,他特地留出这段时间给叶修。叶修当时正在抢boss,闻言便问你想做什么。

  张新杰说,叶修,你给我啵一个吧。

  叶修差点没把自己送到boss面前挨打。他甩甩鼠标,思来想去,还是认为张新杰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例如恋爱手册什么的,但两人交往月余,初吻尚在,电话打啵好像色情了点?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因此叶修大大方方地“啵”了声,对面顿时一阵安静。

  等到叶修把残血的boss打死,张新杰才道:“叶修,我x了。”

  叶修:???

  你说了什么违禁词?

  嘛,就是这种幼儿车。

  至于为什么张新杰没从青岛来看叶修,还得从叶爸爸说起。

  叶修从以前起就是很执着的人。他说过自己玩荣耀十年都不会腻,那么他就可以一直在荣耀里玩他的新号,享受他所喜欢的游戏。只是那再也不是一叶之秋或是君莫笑,也不是其他的什么他曾用过的卡。

  他早在二次退役时就下定决心,回家承担起责任。那是一个男人对自己生来使命的负责,也是那么多年来他对叶父叶母和叶秋声声切问的答复。只是叶修终究离不开荣耀,国家赛一开,他又回到了熟悉的战场。之后叶父的默许也成为了他继续航行的最大红帆。

  曾经孤身奋战,而今他有家人。

  还有一个一本正经、认真负责的恋人。

  而叶爸爸骨子里老派,哪怕见过再多龌龊事,也并不认可两个男人之间的恋情。但他年纪大了,即便他手握重权,战友仍夸他英勇不减当年,叶爸爸还是觉得自己老了。或许是小点不在的某一刻,或许是叶修归家时沉敛的眉眼,总之某一瞬间他被触动了心扉,行事态度都变得温和起来。

  父子哪有十几年解不开的怨。叶爸爸偶尔坐在摇椅里看天,眼前便出现双胞胎小时候和小点一起玩的场景。

  “爸,咱给小点洗澡儿不!”彼时爱玩爱闹的叶修小小的一个,赤着脚丫子,屁股蛋上扎一大裤衩,上半身是叶妈妈用叶爸爸穿旧了的白背心做的小褂,一撮桃形软发被汗打湿了紧紧贴在在脑袋瓜儿上。

  叶秋和他是同样的打扮。说他们是首长的儿子,谁能信?土里土气的,比乡下孩子还皮。

  兄弟俩还不知道,自家老爸的审美对他们造成的影响不可磨灭,这让长大成人后的叶秋一度庆幸自己后来经商,穿得人模人样。而叶修——离家出走后的他,一穷二白,只能保持朴素的穿衣风格和行事作风。在这儿就不说王杰希曾经说叶修的那句话了。

  总之叶爸爸年老(并没有)心善(绝对哒),回忆过去,思及将来,很仁慈地没在叶修耿直地说自己交了个男朋友的时候把大儿子扔进垃圾桶。他只是很随便地把人控制在北京,很随便地不放人出首都,也很随便地不让可疑男子接近。

  后来冯主席在电竞总局看见叶修打招呼,猛不丁被几十双眼睛盯到后背发凉,甚至产生阴影,再见叶修都绕道走,一度让工作人员传为奇谈。

  大半年后,叶爸爸突然佛系了。起因是叶秋某日在餐桌上说叶修瘦了。叶爸爸不着痕迹打量大儿子,越看越觉得,咦,下巴没肉了,胳膊腿也瘦了,怎么吃好喝好睡好玩好反而瘦了呢。

  于是晚上叶爸爸和叶妈妈卧谈会,经过点拨,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伊消得人憔悴啊!

  但事实叶修并没有瘦。叶爸爸的脑补已经冲破天际。且他这晚心领神会,又经过一个月的反复思量,眼见大儿子下巴越来越尖,被刀磨钝的心竟然又有了棱角,戳得软肉隐隐作疼。

  唉。终归是自己儿子。

  叶修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打通了boss关。事实上,他没想过反抗,或者是做出让父母为难的事。大家都是成年人,把该说的说清楚,该下的决心都下了,时间自然会证明一切。张新杰寄来的礼物都堆满了叶家的一个客房,有给叶爸爸的,有给叶妈妈的,也有给叶秋的。张新杰作废的各种车票机票,张新杰父母发来的祝福视频,都表明了叶修并非一个人在坚持。

  有恋人如此,又何愁无人懂。

  异地谈恋爱的333天,张新杰第一次上门。叶爸爸第一眼就不是很满意,作为军人,他认为不爱惜视力就是不爱惜身体。

  张新杰镇定摘下眼镜,锐利的双眸如狼眼深邃。叶爸爸虎躯一震,好小子,不简单!

  叶修暗暗夸道,可不是霸图汉子。

  叶爸爸和张新杰你来我往,相谈甚欢,叶妈妈和叶秋在旁考证,叶修宝宝作为吉祥物,安安静静地坐在叶爸爸边上欣赏自家人。

  啧啧,张新杰,真是越看越帅。

  然而张新杰并不能留下来过夜,叶修送他到门口,叶爸爸就让叶秋送张新杰去酒店。

  其实叶爸爸不用如此慌张,毕竟谈恋爱的两个人虽然打定主意要过一辈子,但现在他们还是没打过啵的纯情青年。

  两人在两家人默许下开始了光明正大的交往。职业选手圈子里,较好的朋友之前便看出了点苗头,再被通知时全都冷漠脸。国家队群里,黄少天愤愤发出的小论文刷屏,张新杰推推眼镜,毫不客气地宣示主权,再点击右上角。没办法,群狼环伺,宝藏只有一个,自然谁都不能让。况且,叶修选择了他,以叶修的性格,肯定是明确表示过对他人的拒绝的。但……叶修嘴上总是不饶人,实际上却比谁都细心。独属他的温柔过于让人眷恋,哪怕被拒绝,也还会心生贪慕。张新杰忽而庆幸,自己做出了最想要的也是最正确的选择。

  异地恋两周年,双方家长见面,气氛融洽。

  叶修不久后便去了青岛分部,和张新杰同居。这被苏沐橙戏称为教科书式秀恩爱。

  张新杰这个人吃饭睡觉一套一套的,起初叶修不习惯,毕竟看到了是一回事,两个人一起生活过日子又是另一回事。好在当初不见面时,叶修就从大量信息里整合出张新杰的喜好、作息等。张新杰,不算有强迫症,顶多有强迫症行为,不严重,但分外严谨。面对不喜欢吃的东西也能一板一眼地吃下去,吃完了才表示自己不喜欢。叶修曾为此头疼,专门跟家里阿姨学做菜,都是张新杰爱吃的。

  同居后,两人磕磕绊绊的生活开始了。张新杰仍然坚持他的恋爱手册没有错,要求两人的同居生活要做到xxxxx等程度。明面上,叶修要张罗三餐,张新杰洗碗(洗碗机)、洗衣服(洗衣机)、扫地(智能扫地机器人),看起来貌似叶修辛苦点。张妈妈来看他们时还教训了张新杰一顿,说是你怎么都挑轻松的活干,小叶那么辛苦,你就这么糟蹋他。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被糟蹋了。事实上,他现在不打比赛,不比张新杰金贵,要不是张新杰坚持要参与家庭劳动,那些家务都是叶修包了的。他是无所谓的,等张新杰退了,再让张新杰轮着来,不挺好?

  张妈妈听了是这个理。但她作为青岛人,五大三粗汉子乖乖被媳妇揪耳朵都常见,别看她儿子文气,山东汉子没在怕的,床.上厉害着呢。不是她夸儿子,她儿子吧……大了点,以后小叶这方面肯定得吃苦,所以其他方面应该儿子宠小叶才是,这样子被媳妇供起来算什么道理嘛。

  叶修作为北京人,并不知道张妈妈小小的身躯下有如此神奇的想法。他劝了人,吃了饭又送走,回来见张新杰边洗碗边思考,他就感到不对劲。

  叶修走过去捅了捅他的腰,“别多想,你手金贵着。妈的好意我懂,但我糙着呢。”

  张新杰洗好碗,擦干,回身揽住叶修的腰。虽然他比叶修矮,但差的只是一公分,根本看不出来。

  张新杰贴身亲叶修的嘴角,叶修自然地回了个嘴对嘴的纯洁吻。

  从谈恋爱到同居,两人渐渐放开了,热吻也有几次,互帮互助也有,但都没做到最后。张新杰说过要等结婚时。

  张新杰在厨房里很克制,此时的他还不是日后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下流张,因此显得十分彬彬有礼。他许诺,以后什么都他做,绝对不会让叶修操劳半点。

  叶修……叶修当然感动了。

  大老爷们不需要被当做女孩子对待,但张新杰的承诺并非不尊重他,而是在表达他对他的喜欢,尽管方式不大对。

  一年后,张新杰退役。其实他还不到退役的时候,正如叶修所说,联盟后期模式成熟,发展稳健,职业选手的职业生涯也被拉长,以前迫于生计无法坚持或者迫于过度损耗手速的选手无奈退出的景况不常有了。选手出道更年轻,未来发展空间巨大,哪怕是高龄选手,双手保养得当,意识保持优秀,比赛寿命也会增加。张新杰起码还能再打两年,但他知道自己的状态已经回不到巅峰。他不是叶修,没有勇气重来一次,而继续的话,似乎也不能再拿到更好的成果。他向往冠军,但自己的存在对霸图而言,已经不是必需。张新杰不能保证,赛场上自己的双手能不能如常,假使发生了一点点意外,那也是他的失误。不如退出,把位置让给更有才华更有能力的人,那样对霸图来说才是最好的。

  叶修尊重他的决定。他们一起去看了韩文清。

  不巧,韩文清刚出门,他家人说他去野游了。

  叶修摊手,瞧吧,还想找个霸图的人安慰你,吃顿饭都不成。

  张新杰说,没事,我们回家,今晚我做饭。

  叶修愣了愣,笑笑,好啊。

  然后张新杰用他的四轮车带走了他的男朋友。

  谈恋爱三年多,转眼就快四年了。张新杰规定家里不能吃外卖,两人大多数时间都在家里做饭吃,偶尔去几次餐厅玩浪漫。

  这天,张新杰亲戚家来人,说是家里有事,孩子吵闹着要见舅妈,就把孩子送过来了。

  叶修没见过被送来的小女孩儿,倒是张新杰说起过家里有个混世魔王,比红孩儿还可怕。叶修心想莫不成还是个女版贾宝玉,结果女孩子一进门就冲他甜甜喊舅妈,叶修想抱她的手顿了顿,还是一把抱起一脸无辜乖巧可爱的外甥女。

  外甥女来他们家住一周。她很黏叶修,让改称呼就乖乖改称呼,让吃饭就吃饭,让睡觉就睡觉,可爱得不得了。

  叶修只觉古怪,总有种不详的预感。果然第四天孩子就吵着回家,说是想吃妈妈做的饭菜。张新杰一个电话打过去,家长正乐孩子不在身边,抓紧时间旅游,听孩子哭了也不愁,心大地把真相告诉两人:“我哪会做饭,都那xx阁打包的!”

  挂了电话,两人对视一眼,无奈地为了保住家长的诚信,叶修留家里抱孩子,张新杰去打包饭菜。

  他去得快,回来得也快。张新杰甫一打开外卖盒子,在厨房里偷偷装盘,外甥女就在客厅里吵着说闻到香味想吃。叶修忙抱住她,说妈妈把做饭的诀窍告诉新杰舅舅,只要宝宝听话,长大了就能得到诀窍。

  宝宝含泪咬唇,可怜巴巴地重复,“真的吗。”叶修的心都快被萌化了。

  张新杰装完盘端出来,外甥女兴冲冲跑过来,见是熟悉的菜肴,开心得直拍手。等伺候完她,两人才松了口气。

  之后几天也都这般哄着。好不容易送走外甥女,叶修累得不想说话,瘫坐沙发上,装作一条咸鱼。张新杰没说累,但也被孩子的活泼闹得心烦。

  叶修眨眨眼,试探道:“新杰啊,那xx阁的东西挺好吃的,要不我们叫外卖?”

  张新杰低头直视叶修,把他看得心虚,才道:“好。”

  叶修乐呵地下载app,不甚熟练地点好外卖,开始眼巴巴瞅着大钟。

  张新杰很喜欢现在放松的毫不设防的叶修,他忍不住亲亲叶修,亲一口,再亲一口。两人渐渐便亲出火气,互相触摸彼此,正渐入佳境,门铃响了。

  叶修沙哑道:“开门儿。”烟嗓撩人,张新杰闭眼冷静,小心地把叶修调整到舒服的姿势才穿好拖鞋去开门。

  他装好盘端出来。

  叶修此时已经平静下来,他奇道:“宝宝不在了,怎么还装盘?”

  张新杰一边摆筷子,一边说:“干净,”他抬头见叶修一眨不眨地注视自己,心里说不出的熨帖,他忍不住倾身啄吻叶修,道,“还有仪式感。”

  叶修脑子里飘过“家”的字眼,低咳一声,也回了个吻。

  “吃饭吃饭。”

  张新杰坐下来,一边为叶修布菜,一边欣赏他的男朋友。

  “叶修。”

  “嗯?”

  “我们结婚吧。”

  “……好。”
 

 

 

 
 

评论(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