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all叶】灵犀(三)

    #大概介绍一下背景设定,个人觉得脑洞还挺有意思的,尽管写不好,哭唧唧#
    #说是这么说,然而我根本没写到设定#
    #净化TAG,愿世界再无恶意再无智障#

    黄少天跨出座位,大步上前。其余人紧随其后,只见叶修被苏沐橙小心卷起的衣袖下,苍白皮肤已红肿一片。

    苏沐橙方才见他徒手抓壶,明知叶修无事还是捏了把冷汗,现在发现他把袖子拽到掌心处扣住,顿时明了叶修的用意。

    “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还是先做紧急处理吧不然来不及!”黄少天连珠带炮,飞快说完一句话,紧张兮兮地牢牢盯着那处红肿,生怕叶修撑不住便晕了。

    苏沐橙忙道:“没事,他衣服挡着呢。”话是这么说,她却是立即拉着叶修进洗手间冲水,面上三分担忧。

    叶修被她推进来时就感慨因果报应,还不如不弄这么个伤出来。他老神在在地用凉水冲刷掌心,不是很上心的样子。

    众人在洗手间外面只看得见他的背影。青年高高的个子,手长腿长,脖子较之普通男人更细,他弯腰洗手时,宽大的长袖T恤和同样不贴身的牛仔裤衬得他愈发单薄,露出的肌肤比白炽灯还要冷色调,透着一股惨白的不似活人的气息。但叶修生得俊朗,眉目又柔和,人畜无害的相貌平白磨去那丝丝阴郁,转而化为他特有的清朗气质。

    除黄少天外的三人对视一眼,他们都对眼前状况疑惑不解,既是对叶修的存在抱有怀疑和下意识的亲切,又有对未知事物逐渐逼近而感到压迫的些许焦虑。

    叶修觉得差不多了就关掉水龙头,抽纸擦干。他转身见几人围在外面,好笑道:“哟,这是开会呢。”

    他打的是插科打诨的算盘,不料几人见他嘴角笑意俱是一愣,难言的熟稔涌上心头,随之而来的是渐渐爬满心脏的恶魔的叫嚣——

    快过去!吃了他!那样他就再没机会离开你身边!他终于是你一个人的了!

    我在想什么?喻文州回神,震惊地回想起一瞬间的恶念,只觉绝望和痛苦以及莫名的快感将他淹没,让他下意识胆寒,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明明是几秒前的事,他却记不得那些话的内容了。

    喻文州的后背有了一丝凉意,他侧头看了眼同伴,见张新杰和肖时钦皆若有所思地注视叶修,不禁也将眼神投注过去。

    叶修笑前,黄少天便扒在门上恨不得飘到叶修面前,甚至半截身体都探了进来。叶修甫一转身,黄少天就一蹬脚,条件反射似的像根弹簧一样弹了进来。

    “没事吧没事吧没事吧?”黄少天还没问出口,脑袋便空白了。

    刹那时间静止。黑雾从黄少天身体里迸发,喷薄着化作人首蛇身的怪物,龇牙咧嘴,狼哭鬼嚎地直冲叶修的天灵盖扑下。

    叶修面不改色,余光瞄到苏沐橙已退后,才伸手画圈锁住黑雾,不待黑雾垂死挣扎,叶修干脆一掌将其劈散。那黑雾痛哭长吟一声,便作漫天白光消逝。

    叶修气定神闲,看似轻松地放下手,下一刻便身子摇晃,往后跌了跌。他连忙反手撑住洗手台,大口喘气。

    苏沐橙见他面色青白,额头豆大汗珠颗颗滑下,此时才真正变了脸色。

    “叶修!”她惊呼。

    叶修想摆摆手已经没了力气,他扯出虚弱笑容,状似轻松道:“后遗症、后遗症。沐橙,别紧张。”
    苏沐橙率先挤过去,小心察看他的身体。但叶修不是人类,寻常的望闻问切于他并无效果。苏沐橙下意识去感受脑中契约,才堕入意识海便被弹出——

    “额。”苏沐橙没受伤,却惊讶于从未发生过的变故。

    叶修抓住她的手,道:“别紧张,冷静下来,沐橙!”他缓了缓,“听我说,我的力消散殆尽,结契之人有我痕迹,会自动封闭护主,你此时进不去的。我现在只有在魂界慢慢修养,重拾力才能恢复。你不用担心,我们之后再详细讨论接下来的计划。至于他们……”

    叶修眼神凛然,望向四人的目光隐含温柔,却又沉寂着愤怒。他说:“他们想借他们之手伤我,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该做,什么永远都做不得。现实世界,还要你多加照看他们。辛苦了,沐橙。”

    叶修揉了把苏沐橙的头发,长吁一口,慢慢站直身体。

    时间静止的术被打破。

    黄少天因惯性往前俯冲的身体撞上叶修,一股埋藏在记忆里的味道扑面而来,熟悉得就像抬头就能看见的天空。

    察觉到叶修突如其来的无力,他连忙扶住叶修,忧心忡忡地开口:“果然伤到哪里了吗?扭到脚了还是扭到腰了我帮你看看?不不不,还是去医院吧。”

    其余三人只闻黄少天之声,不由更加焦急。喻文州开口解决当下困境:“少天你先让他出来。”

    “哦哦哦对对对。出来先出来先。”说完,黄少天就拦腰抱住叶修,动作温柔地“搬”出来。

    叶修:“……”

    叶修动动身体,不舒服地退出黄少天热情的怀抱,“我没事,是你刚刚冲过来撞到我了。”

    “抱歉抱歉我错了,那你现在怎么样?”黄少天率先跨出卫生间,完全忽视了角落里的苏沐橙。

    叶修示意苏沐橙一同出去。几人转回六气厅,刚巧服务员拿了云南白药喷雾过来。叶修在他们面前意思意思地喷了几下,笑道:“这就好了。感谢的话不用多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还有事先走了。”
3
    说完叶修不等四人反应或者说上几句感谢的话,就转了个弯出去了。

    张新杰要去追,苏沐橙笑意盈盈,伸手一拦,“抱歉,他真的有事。不方便留下。”

    肖时钦皱眉,随即又舒展开眉头,“那你们的火锅钱我们付了。真的很感谢你这位朋友,我们也很抱歉让他受了伤。请问苏小姐,方便告诉我们那位先生的名字吗。”

    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彼此都听过对方的传说,结合特征推理,还是能做到名字对上脸的。几个人都是同级,不好称呼学长学姐,肖时钦便客气一番。

    张新杰补充道:“之后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也方便帮上忙,毕竟这是我们的责任。”说着,他就掏出手机,向苏沐橙展示他的微信二维码。

    而方才一语不发的喻文州也恰到好处地表达他的歉意:“这确实是我们的错,如果苏小姐不同意的话,我们就成了迫害方了。”

    苏沐橙面上笑意不变,心想你们这一个个的,都把事情说到这种严重程度上了,都商量好的嘛?还有你,石不转,霸图汉子都这么威武的?然而叶修才叮嘱她注意几人安全,她恰好可以顺他们铺的路来结识他们。

    她状似为难,不得不同几人加了微信,还说了叶修名字。

    黄少天一直叨叨,说他叫叶修啊他微信号多少啊我可以加他吗,他为了救我受伤我很过意不去,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帮助他才行。

    此时的黄少天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坐他对面的肖时钦。

    发生了这事,众人也没心情吃东西了干脆结伴回去。四人充当护花使者把苏沐橙送回女生宿舍。

    晚上回到男生宿舍,黄少天一拍桌板,“我怎么觉得叶修那么眼熟呢!”

    三人略微诧异,毕竟这种感觉摆一个人身上,偶尔是正常的。但四个人同时同地都对同一个人感到了熟悉,那才是不正常。

    叶修,到底是谁。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