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霸图叶】霸图和叶修的故事(上)

#震惊!辣鸡写手竟然公然写霸图叶……我编不下去了233#

 

       十一月,A市。

       傍晚的天空像老烟民吐出的烟圈,阴白后藏着灰蒙蒙的霾,沉甸甸地倾垂到高楼大厦与车流的尽头。钢筋水泥的世界里,成年人与小孩子的身后都带起一股令人压抑的气息。

       大风呼过,草木随之弯腰。行人并不觉得寒冷,却还是被刮得一脸生疼,下意识拢紧衣服,将下巴埋在衣服里。这不是太好的体验,因为十有八九,人脑里不可避免地播放起小时候被母亲训斥,抽陀螺似的打骂的画面。

       位于中心地带的公安大楼如沉默的巨人,手持正义之斧,肃然矗立。但在这阴郁诡谲的天气下,它反而显得十分地苍白。

       大楼下的小人儿如一只只工蚁,不辞辛苦地来来去去。正门前的停车场上,警车、私家车规规矩矩地排列,时而有车来往,也不损这整齐的气派。

       叶修慢吞吞地从门里出来。迎面遇到的警察都笑脸相送,末了还提醒他多添件衣服,免得生病。

       实在是这位警察同志过于放荡不羁,一两度的大风天气,一件白衬衫,一条牛仔裤,一件棒球服,便构成了这个男人保持温暖的来源。

       他左边胳膊下夹了个牛皮纸文件袋,两手插兜,冻得瑟瑟发抖,也不肯走快几步,仿佛打破走路的步调就是十恶不赦。嘴里的香烟倒是叼得稳当,烟屁股小星星似的红。

       待到白色大众轿车处,他快速伸手拉开车门,另一手则兜在外套口袋里老实缩着。

       恰好一阵风咆哮而过,好几天没打理的头发便糊他一脸,于是高高瘦瘦的警官此时看起来便可以说得上狼狈且倒霉。

       “嘶——冷。”叶修赶紧猫进车里坐好。

       后座上的人形物体吱了声,“让你多穿件毛衣吧,出来就套件衬衫,不冻你冻谁。”

       叶修通过后视镜瞄了眼身材凹凸有致且只穿了条裙子的某位女士,不敢呛声,接过她递来的毛衣,乖乖穿好。

       “哪有你抗寒抗风。”叶修忍不住轻声嘀咕。

       苏沐橙正抚裙子上的褶皱,没听见他说的话,拽了张纸巾,小心翼翼地擦拭靴子上沾着的泥水。

       “停车场的水坑到现在还没填平。刚黄少天踩我一脚水。”

       叶修启动车子往后倒,瞅两眼周围没人,潇洒地来了个原地打转,一踩油门,慢慢悠悠地爬出停车场。

       “他和小卢在闹吧。”叶修利落地灭烟,防止荼毒女性。

       “这你都知道啊。”苏沐橙故作惊讶,给面子地拍拍手,“厉害啊福尔摩斯修。”

       叶修点头,“过奖过奖。”他静观默察一番,见苏沐橙胳膊腿齐全,身上没带点血腥味,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问,本本分分地当个司机。

       一时车里安静下来,只听得见外面风刮过玻璃时闷闷的怒吼。

       苏沐橙找好姿势,闭眼休息。

      她并不需要同叶修解释什么,毕竟这不过问对方任务的默契,两人还是有的。况且她全须全尾地回来了,也不用再让叶修听那些无聊又枯燥的任务过程。

       叶修和苏沐橙是一年前来的A市警察局。叶修办案老道,大事小事在他手里跟玩笑似的,眨眨眼睛就解决得妥妥帖帖。前半年,叶修还一路高歌猛进,从一众老将手里夺得多个荣誉徽章。虽说叶修言语上直白不客气得令钢筋铁骨的警察同事们难以坦然接受,但他们无一敬佩叶修的能力和魅力,更有不同科的同事跑几层楼来打探结交,其中就有代号“夜雨声烦”的黄少天、拥有“王不留行”魔术师之称的王杰希。

       然而不久前,被奉为神话的叶修被莫名扣罪降职,从前线贬到文职办公室去。工作方面,通知书也没让他交接,就把好好一警察同志驱逐到小仓库里码字打印,待遇比新人菜鸟都差。局里因为这件事闹过几天,上面一道通告批评下来,简直是在点引火线,差点搞出请命书这东西。消失几天的叶修却突然出现,笑眯眯地劝慰大家,“散了吧散了吧,我好着呢。”

       苏沐橙一贯信任叶修,不仅仅是本事才能,也包括叶修本人的天赋所在。这种天赋不是指具体某种能力,而是隐藏在寡淡面容下,叶修灵魂里的东西。要举个例子的话……譬如说,暴怒的孙翔谁都劝不了,叶修一句话,英俊的警官便冷静了。

       也不知道局里搞什么名堂,最近经常奇奇怪怪地弄小动作。肖时钦前天还提醒她,让她多防备,也让叶修多注意点儿。毕竟上面故意隔开叶修与一切相处良好的朋友除苏沐橙之外的情况,本身就可疑。果然后面不同科的同事被打乱了工作,本无工作交集的苏沐橙和黄少天居然被分到一组办案,甚至没有任何事先的通知。

       随通知而来的还有猝不及防的任务。从未磨合过的小组临时上阵,也亏了大家都是认识的,对彼此的能力都有所把握,不易出差错。

       就在昨晚,他们收到线人消息,说是目标出现在酒吧,身上携带热武器,边上还有两个小尾巴。酒吧人多,随手都是人质,先不说是内应还是无辜平民,这种情况,只能智取,不能强攻。于是他们分好任务,黄少天带人在外埋伏,而苏沐橙和另一个新人同事戴妍琦扮作平民,隔绝普通人,迷惑目标使他们放松戒备,随时配合外面的行动。

       两个女孩儿喝了一晚上的酒,又淑女又知性,要做到色诱而不牺牲肉体恶心自己,把握度是最为关键的。原以为等到早上就能结束,没成想行动开始前,嫌疑人接了个电话,顿时察觉不妙跑路。幸好早上人少,无人受伤。

       戴妍琦经验不足,被尾巴之一高个大汉拦住,脱困不得,苏沐橙一打二虽占上风,一时之间却也控制不下两人,只得赶紧通知黄少天进来。

        谁知戴妍琦出了状况。她毕竟办案不久,下手留有余地,那大汉反而血腥狠辣,掐住戴妍琦脖子后手段残忍地割破了她的血管,戴妍琦疼痛难耐,下意识捂住脖子,反被大汉一拳接一拳地打在腹部,可谓生死一线。

        苏沐橙立马做出选择,下狠手折断目标一腿,另一个人则被她强行逼退。匆忙回救,苏沐橙来得及时,那大汉被她用巧劲踢飞,另外两人顾不得帮忙,直直往外跑去,正好碰上冲进来的黄少天。然而跟在目标身后的另一个尾巴小个子舍身抱住黄少天,目标没了掣肘,竟趁机持枪扫射,一众人等同时趴下躲过子弹,再抬头,小个子已死,目标不见踪影。黄少天低声咒骂,碎碎念地弹跳起来,出去追人。他眼尖,早瞅到目标腿脚不便,想必是苏沐橙做的手脚。

       而这边苏沐橙带戴妍琦躲过高个大汉的攻击,闪到一边,待枪声停止,她往前方奔跑,把后背交给重击而出的刘小别。只见三人错身而过,大汉应声而倒,苏沐橙扶住戴妍琦,再看时,刘小别正回头冲她亮出一口大白牙。

       将戴妍琦交给方士谦做紧急处理,苏沐橙喊完一句“快送去医院”就跑出酒吧,顺着耳机里的指令开始追逐战。这次任务,黄少天是队长,苏沐橙是副队,各是里外两组人的组长,组长都是要负责任的。戴妍琦身受重伤,苏沐橙身为监管者,被批评是免不了的,只能尽早抓住目标,别让目标再伤人。所幸目标身上再无子弹,两人沿大街小巷追了半小时,就在天桥下抓住了疼痛难耐、放弃逃跑的目标。

       接下来就是,处理后续,回去述职。但在这之前,苏沐橙守在戴妍琦的手术室外,度过了忐忑的几个小时。方士谦说出血量不多,不会有生命危险。苏沐橙抬头仰视鲜红刺目的“手术中”,懊悔仍然如海啸般淹没心灵世界的港湾。好在,戴妍琦最后成功脱险,平安归来。

       “放心吧,别内疚,小戴昏前还说你是她救星呢。”方士谦拍拍苏沐橙的肩膀,挥手赶人。苏沐橙要回去报告,黄少天等她很久了。两人一起坐警车回公安大楼,处理后续事件。一直到下午五点,天色转阴,冷空气来袭,苏沐橙才想起来叶修说过今天接她下班。

       怕叶修担心,在宿舍里洗过澡,换身衣服,苏沐橙才疲惫地先钻进车里。没过一会儿,下了班的叶修同志便姗姗而来。

       其实方才黄少天请吃晚饭,也喊了她。大家虽然两天一夜都没睡过,精神上却很是亢奋,加上小戴受伤,大家心里郁闷,有了一天的休息时间,更需要喝酒吃饭来倾吐负面情绪所带来的不爽。苏沐橙经过一番打斗,身体还可以,只是戴妍琦的受伤略微让她低落,倒也不是心理阴影什么的,干这行的,没点心理素质怎么行呢,她只是认为当时的自己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比如一打三,小戴外围策援,拖延时间等黄少天进来。这样一想,苏沐橙就更想好好休息,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去对待接下来的工作。

       黄少天他们倒是很干脆地放了人,只是又催苏沐橙睡饱了出来吃东西,顺便带上叶修。苏沐橙心想,什么叫顺便,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好吗。毕竟叶修现在清闲,基本窝在办公室或者公寓里很少出去,和他错开时间工作的“朋友们”早就不耐了。

       这么一想,苏沐橙就想起了叶修近日的案子,脑子顿时清醒。

       她动动眼皮子,懒得抬了,问叶修:“晚饭吃什么?”

       叶修头也不回道:“我晚上还要出去,有人请。你待会儿喝点楼下的粥再睡。海鲜粥成吗,给你付钱儿。”

       苏沐橙皱眉:“你又不回来睡?”

       叶修无奈叹气:“案子还没头绪呢,怎么睡。”

       苏沐橙忽而想起一个人来,“你这些天是不是都和韩文清在一块儿啊?”

       叶修不诧异她是如何知道的,回答得很是漫不经心,“是啊,韩老大罩着我呢。”边说他还侧头看了看前方的红绿灯,跟着车流把车停下了。

       苏沐橙闭着眼睛严肃道,“他不是好相与的人,”她叹口气,“你总得注意点,毕竟咱们不是真的……”

       真的什么?苏沐橙没说完。可叶修却是明白她的意思的。

       叶修幽幽地跟唱戏似的说了一句,“他也是个演员啊。”

       苏沐橙闻言,没反应过来,等车过了红路灯许久,她才灵光乍现,回味出叶修的另一层意思。

       她瞪大眼睛,“你是说韩文清也是……”她没说完就突然大笑,“有意思。那你们两个人还真是冤家。我想起来了,原来他就是那个人。我说你怎么跟他扯上关系了。行了行了,不管你们的事,哎,就这儿下吧。我自己吃完上去,不用你付钱了。你嘛,有的是人招待。”

       叶警官可怜兮兮地变成叶司机,送大美女到楼下,特别萧索地独自离去。粥店里同他不熟的吃客还以为这又是一个被美女当做备胎的可怜人,面带同情地目送他离去。知晓一切的陈果老板娘面无表情地继续算账,听到苏沐橙声音时,抬头笑成了一朵花。

 

       叶修手里头的不是什么大案件。这一年都快走到尽头了,小偷小摸的事儿就多了起来,繁琐得令人麻木。这不,他个文职人员,都出来扶老奶奶过马路、找丢失的钱包孩子什么的了。

       上头指派他处理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儿,不像苏沐橙黄少天还要真刀真枪地去逮捕犯人,有事没事把孙子兵法三十六计挂在嘴边。

       可能最近真的比较倒霉,接到的案子集中在一块区域,还都是两伙人持续犯案。由头呢,都是斗殴。抓了这个茬子关十五天,明儿个这人的好哥们又犯事了,把好哥们抓了吧,好哥们的七大姑的八姨太的侄子又来了,就这样没完没了地重复。有趣的是,帮派闹事,两伙人的头子是同一个,他们老大都叫“韩文清”。

       叶修又点了支烟,懒懒散散地、满是不情愿地、进了韩文清的土匪窝。

       “来了?”张新杰客气问道。

       叶修点点头,见张新杰目光隐晦地着落在香烟上,他心想这张新杰也是没完没了,明明自己也抽烟,却又说受不了烟味。没办法,他又一次没吸完就灭了烟,一时之间,生无可恋。

   “老韩呢?”叶修无精打采地随口问道。反正人肯定不在,回回来都是同一个说法。

      他脱掉外套,张新杰神态自若地接过,挂好。两人这熟悉的操作,少说也得有几十回经验。

       “还没回来。”张新杰把人引到餐桌边上,掀开倒扣的盘子。色香味俱全的五菜一汤就呈现在叶修面前。

       饶是叶修这等不重口舌之欲之人,也忍不住口齿生津。张新杰递来筷子,他便接过每样尝了口。

       张新杰在他面前坐下,认真看叶修吃饭。

       “昨晚你说萝卜牛肉汤太咸,今天的萝卜排骨汤我就做清淡了点。”

       叶修尝完菜,开始正式吃饭。吃饭前还自来熟地说,“你怎么还不吃?”以往张新杰都是和他一起吃的。

       张新杰看他一眼,拿起碗开始吃饭。

       同张新杰吃饭,其实是件挺有压力的事。但叶修从来都是很尊重人的,也不多加干涉别人的习惯,面对张新杰各种强迫症行为,他也能安然自得地和张新杰共同吃一张桌子上的饭菜。

       世界对每个人都是很公平的。比如它给了张新杰帅气的长相,清醒的头脑,惊人的理智,也给了他太多规矩的牢笼,以及被锁在牢笼里双目狰狞的恶兽。那是人心底的欲望,会诱使人情不自禁的跨出界限,掠夺更多。

       两人吃完饭,一小弟过来收碗。叶修不经意瞟过,发现很眼熟,再一想,不就是半个月前抓进去的某个小弟?没成想,小弟长相粗犷,竟还会收桌洗碗,贤惠得像个小媳妇。叶修觉得他从前真是误会了霸图的汉子。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张新杰,以及不在场的韩文清。

        张新杰站起来。餐桌上另一端有个桌面盥洗池,很高级。他走过去,认真地按照步骤洗手,还用叠放的白毛巾擦干。

       张新杰洗完手,拿起那条毛巾,打湿,走过来,彬彬有礼道:“擦擦手。”

       叶修接过毛巾,擦手,递给站起来显得高大的张新杰。

       张新杰放好毛巾,走回来,伸手,如同优雅的绅士,克制道:“我们去散步。”

       叶修不想起身,因为椅子太舒服了,已经完全绑住了他的心。

      张新杰见他毫无站起来的意图,便微微弯腰,轻扣住叶修极其漂亮的手,那模样更像个向恋人表达爱慕的贵族。

       “起来散步。”用的是陈述句,语气却温柔得像是对待不听话的撒娇的恋人。

       叶修无奈。张新杰给他拿了件外套,是件藏青色大衣,衣服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香味。叶修一边穿,一边想,这风格、张新杰的吧。

       叶修侧头看了眼并不遥远的挂衣架,以及自己皱巴巴的外套,扭头同张新杰并肩出门。出了餐厅,穿过客厅,两人来到别墅的大花园。

       花园是露天的,却比外面的大街上要温暖得多。更别提刚吃饱饭,叶修身上的衣服又在勤劳地发热,他一点都不觉得冷。

       面积巨大的花园空荡荡的,只有草坪绿得跟地毯一样。至于鲜花,那是什么,能吃吗。

       叶修每一次来这儿都会痛心道:“堕落啊资本家,”顿一会儿他又摇头道,“可惜啊土包子。”

       而张新杰每次都会不厌其烦地回答:“没人种花,也不好打理。花园缺个主人,你要是方便,整个园子都是你的。”

       叶修震惊于张新杰如此赤裸裸的收买,他说:“老韩知道你背着他卖家吗?”

       张新杰笑了笑,意外地令书卷气浓厚的脸庞多了丝侵略性,“这里是我的财产。”

       叶修沉默,他不知道该感慨张新杰有钱,还是老韩竟然住在张新杰房子里,根本原因其实是老韩是被张新杰包养了?

       张新杰不是个多话的人。叶修也不是。尤其是没有开口必要的时候。

       两人并肩行走。张新杰一步一步走得精确,却刻意配合叶修的步伐,走得缓慢沉稳。那是霸图人独有的令人安心的气势,曾经让楚云秀感慨直男本撩的气质。虽然叶修并不清楚张新杰到底有什么气质,但如果要评价的话,张新杰会是个很好的对手和朋友。

       花(草)园虽然很大,但是两个大男人走路步子大,不知不觉就绕了十来圈。

      叶修觉得感情牌打得差不多了,是时候谈谈正事了。

       “你们这边的事什么时候结束?别让我忙到过年吧,这还有两个月呢。天天往你这里跑,多麻烦。霸图这边呢,你们管管下面的兄弟,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大家都和平相处,到过年,再加个微信群,发个红包,多好啊。”

       张新杰说:“他们还是孩子。”意思是孩子大了,大家长不好管,也管不住。

       一句话噎得叶修说不出来话,他没想到张新杰能如此厚颜无耻,把一件本是他纵容的事推得干净,还一副“我就是表面上迎合你哄哄你但其实大家都清楚怎么回事”的样子。

       叶修理解不能:“张新杰你们霸图图什么呢?”

       张新杰侧头,缓了会儿,像是在思考如何更好地回答。

       叶修却摆摆手说“算了算了”,他认真道:“最多就这月底,这闹剧就该停了。不然我就去辞职,你知道我总有地方去。”

       张新杰停下脚步,端详叶修的面容。半晌,他才回复道:“好。我会管住他们。”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