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all叶】除夕快乐

#不算前文的前文吧http://chunmiao666.lofter.com/post/1ec9f943_125bc810#

    叶修是一只建国前成精的猫妖。
    还是一只人形俊美、法力强大的猫妖。
    现代社会专门为他们这种妖成立了妖怪管理局。
    妖怪,妖怪,因为跟人不像,所以才显得怪异吧。

    公元2018年,2月16日,是遍布全球的中国人的春节。传统风俗里,人们普遍称前一天为“岁除”,而晚上,则是辞旧迎新的除夕。
    除夕夜,万家灯火。
    一家人围坐一桌吃年夜饭,吃完以后写春联剪窗花,还有各式各样的福字,家家户户门口都挂上两个大红灯笼,之后还有小孩子们最喜欢的发送压岁钱环节。
    有些年轻人顾家,和家人乐呵乐呵地看春晚;有些年轻人则欢欢喜喜出去和朋友们彻夜狂欢。

    昨天情人节的余热还在,随处可见垃圾桶里泛着露珠的花瓣。晨曦里的城市是冷清的,但告别这短暂的寂寞后,也有人紧锣密鼓地赶着大年三十来采买年货。而叶修不在这群人当中。
    他早上六点收的工。不请自来的客人们年底忙碌,散了大半,也还有几个留在店里帮忙。他们把没卖出去的花全搬到店铺后面的温室里,细细浇水、照顾,再把店铺全部打扫了一遍,叶修最后确认了温室自动循环系统的正常运转,才锁上了花店的门。
    照说猫妖是不会累的,妖嘛,睡不睡都无所谓,修炼时吸收日月精华就可以了。结果刚一转身,叶修突然就有了睡意。
    叶修:“……”哪个小伙子这么没眼力见,竟然用瞌睡粉?
    他最后意识到的,就是埋脸的胸肌真是发达得不得了,硬绷绷的,撞得他猫鼻子都歪了。

    叶修很久没有睡过那么香甜的一觉了。
    猫妖很少做梦,倒是经常有猫妖因为睡不着而乱窜别人的梦境,跟梦貘抢起了饭碗。后来跟风入梦的狐妖、蛇妖们相继和人类签订了契约,以借给人类法力的条件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唯独猫妖一族,轻易不肯与人签订契约。
    都说猫有九命,受天道眷顾。猫妖向来是妖族中的佼佼者,却也注定了修成人形的猫妖更加稀少。这其中,从未献过初约的叶修就成了知情人眼中的香饽饽,更别提他那战绩辉煌的过去,实在是夺人眼球。
    苏沐秋陨落后的很多年里,他与苏沐橙相依为命。之后沐橙有了相伴一生的伴侣,叶修来到海中小岛定居,时而睡个几十年,时而起床去海里玩耍。
    唯一一次出岛,还是叶修感知天道,身怀重任,为天下苍生平定风波。
    去时孤身只影,归时人形尽散。
    叶修一睡便是百年。然后,他又重复从前的生活。
    无聊的生活保持着平静的节奏,直到有一天,一个男人踏上了小岛。
    “我是妖怪管理局局长,金成义。”
    没人知道他俩说了什么,最后叶修重新踏入了人类社会,拥有了人类身份。
    世界的法则很公平。它给予人类智慧,也剪短了生命的长度;给予妖们法力与时间,却稀释了感情的浓度。
    叶修基本不做梦。但当他出现在熟悉的岛上,脚下万千风景,远处水天一色,叶修才意识到自己入梦了。
    此刻的梦里尚是昏暗。夹杂灰白的蓝紫色不甚清楚,负责画白天黑夜的巨人用笔晕染开来,泼洒到天空、大海和陆地。
    叶修有一秒的意识延迟。
    他起初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但下一瞬,叶修忽而醍醐灌顶。
    破晓时分,海平面上浪花翻卷,泡沫折射出的光芒宛如五色果冻,一艘艘猫耳纸船在果冻里起起伏伏,靠近海岛。
    猫耳船轻吻海岸,有人逆光而来。
    叶修还未看清,那人影便抽条成火柴人,一根根地撒腿跑近。
    叶修:“……”
    叶修:“!”

    叶修清醒了。
    迎面一张俊脸贴过来,叶修一侧头,滚烫柔软的触感便在他的脖子上炸开一朵朵烟花。
    叶修面无表情地把大型犬推开,掀开被子下床。
    这一举动好像一个开关,又像破解封印的咒语,安静无声的卧室霎时充满了响彻云霄的爆竹声。
    落地窗前的窗帘应声往两侧拉开,窗外烟火撩人,肆意华丽,万紫千红。
    “除夕快乐!”方锐恨不得一把抱起叶修,空中旋转1080度。
    叶修眼疾手快,化作猫身,方锐还没看清,他就从卧室门的白光里跃出去了。
    “Surprise!”机会主义者拨得头筹,守在叶修落地点,伸手准备兜住苗条的橘猫。
    大概是叶修太苗条了些,又或许是猫特殊的固液态属性,只见橘黄色的一条射线从黄少天掌心弹出,从线转化为点,轻轻巧巧落在猫爬架的顶端。
    “老叶老叶老叶!你是水做的吗还会变擀面杖!”黄少天叽叽喳喳地扑来,身后紧随开门出来的方锐。
    叶修歪头蹭蹭耳朵,转身跳下。
    厨房客厅一体化的空间看起来紧凑,实际上被契约者扩大了空间,足足能容纳上百人。
    叶修旋转,跳跃,眯着眼,软趴趴地蹦进王杰希的怀里。
    王杰希怀抱橘猫,闪身避过黄少天的真假夺猫手,精准踩点,提前错过猥琐蹲在身后的方锐。
    魔术师的身手极为灵活,像哈利波特里的扫把不可预测方向。方黄二人追逐渐酣,不由起了切磋的念头,正要认真对待,厨房一声音传来,俨然是大家长的姿态——
    “胡闹!赶紧洗手过来帮忙!”
    只见面色严峻的高大男人身穿西服,外套猫咪围裙,手里抓着一把菜刀,冷冷望来。
    王杰希动作一顿,黄少天见机劈手夺过橘猫,还来不及高兴,橘猫便砰地一声化作白烟散去,一晃神,那猫已经窜到韩文清的肩膀上,舒舒服服地当起了围脖。
    王杰希、黄少天、方锐:“……”
    韩文清倒想省略号一下,不过叶修已经乖乖过来了,他便不再多说,拿刀继续剁排骨。
    叶修舔了舔毛,眯眼,牢牢爪在韩文清身上。
    韩文清不觉得猫有多重,反而认为叶修最近瘦了些。
    厨房另一侧还有个做饭的方明华,叶修闻声望去时,方明华回以微笑。
    “他们马上就回来。”
    叶修摆摆尾巴尖,环顾周围,瞅到水盆里游曳的鱼,心里一动。
    白光闪过,人形叶修凑到水盆边玩起了鱼尾巴。
    方明华无奈:“叶修,别玩。”
    叶修一本正经,言之凿凿,“我在帮它制造快乐的记忆,这样它被吃掉时就不会痛苦。”
    方锐探头,“呸,老叶你就扯!”
    黄少天应声,“就是就是。老叶老叶老叶,你说白了就是想吃鱼,不愧是老司机猫妖,找起借口来一套一套的。”
    叶修对他们的指责置之不理,伸出手指拨弄鱼尾巴。
    幸运的是,无知鱼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睁大了两只眼睛,嘴巴一张一张地吐泡泡,颇为蠢萌。偶尔含到叶修白白嫩嫩的指尖,还会追过去亲。
    “哇哇哇,调戏我家老叶,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黑心鱼黑心鱼黑心鱼!”
    黄少天忽然贴在叶修身后,趴他背上放起垃圾话,叶修冷不觉被他压得一个趔趄,差点没站住,耳边黄少天又开始嘀嘀咕咕,叶修竟然觉得他意有所指。
    方锐却毫不客气地嘲笑,“哈哈哈,黄少天你是借机在嘲讽喻文州吧!你们一个队的还搞内战啊?”
    黄少天不服气,“我不是!我没有!老叶老叶老叶,你说方锐坏不坏,他竟然污蔑我!我怎么可能攻讦队长!”
    叶修摇摇头,撕不开身上的人形膏药,只好道:“少天大大,你不要借机耍流氓。”
    黄少天无辜蹭蹭,“我怎么了我,你变了!以前亲热的时候叫人小烦烦,现在就叫我少天大大,你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叶修正想回他一句从未爱过,韩文清一刀剁在砧板上,“闹够了就出去吧。厨房挤,人太多。”
    趴在玻璃上贴福字的王杰希回想五十平方米的厨房,暗暗感叹自己的明智,身体自觉地远离厨房。
    方锐和黄少天被拎出来剪窗花,小媳妇似的,委委屈屈。
    叶修趴在沙发上嗑瓜子,“咳咯——”
    电视上,春晚还没开始播放,每个平台却都是红红火火的模样。

    “叮咚——”门铃响了。
    与此同时,开锁声响起。
    “我说你,喻文州你要不要这么虚伪啊,都揣钥匙好多年了,还摁门铃,搞得前几天晚上偷袭叶修的不是你是的。”
    心直口快的唐昊boy大刺刺地发表自己的不满,一边和孙翔挤在门口谁也不让谁。
    拎了两大袋的周泽楷行动力max,早早和其他人进门。
    喻文州换好拖鞋,客气道:“这是叶修的房子,出于礼貌的确应该摁门铃,不过以我和他的关系,我们只是在承认仪式感。”说完头也不回地进客厅吸猫去了。
    唐昊不耐烦地“啧”了声,转头吼道,“孙翔你是不是傻,堵门口干什么!”
    莫名其妙被迁怒的孙翔心里委屈,但他不说,于是他用更大的嗓门吼,“你才傻!是你堵门口,你眼睛睁大点看看好吗!”
    这大过年的,在门口吵架总归是不像样的。叶修忙把两人哄进来,完了一转身,身后还跟了个小尾巴。
    小尾巴害羞道:“除夕快乐,前辈!”
    叶修笑:“哟,一帆也来了,我瞅瞅,”他说着乔一帆往后看,一票妖怪管理局的后生,浩浩荡荡堵在走廊里。
    叶修:“……”
    不,我家房子太小,不够你们开party的。
    然而早被契约者们施加空间扩大术法的房子骄傲地挺胸,主人,放心,再来一百个我也吃得下!
    带领一串天鹅宝宝往屋里走的叶修妈妈挨个找了位置让他们坐下。
    还未坐定,他眨眨眼睛,把张佳乐伸过来摸他脊椎骨末端的手拍开。
    张佳乐问他,“尾巴呢?”
    叶修不想说话,叶修把孙哲平揽腰的手无情地拽下。
    房子里一群妖怪管理局的小伙子,有早年成神话的前辈,也有后起之秀,不聊天吧尴尬,聊天吧,也尴尬。
    叶修自然是得尽尽主人的责任。
    妖怪管理局派系众多,地方中央也都有些不大不小的问题,叶修几句话轻松把他们扯到一块儿放垃圾话,自个儿进屋,锁门,封印,一气呵成。
    因为叶修进来时只施了个不让人进来的法,卧室仍五彩斑斓地闪烁着窗外烟火投映进来的颜色。
    他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掌心里取出泛着微弱红光的珠子,静默半晌,叶修忽而笑了。
    “除夕快乐。”珠子被珍重放进抽屉。
    小小的抽屉连接着叶修的专属空间,里面放置着至今为止,他珍惜的一切。
    他从来不在乎外物,因而空间里东西少得可怜。
    但结识新的朋友后,似乎能够留下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终于有一天,黄少天送来的等身抱枕搁不进抽屉,叶修才打通了空间通道,把抽屉扩大成一个入口。
    “每一年都很好,今年也不例外。”
    叶修站起身,动动筋骨。
    才进来两分钟不到,卧室的门就啪啪啪地被人拍得颤抖。
    “这些个小朋友哟……”叶修仰天长叹,忍不住又嘴角上扬,“年轻真好。”

    门开了。
    门外所有人都挂着诚心诚意的祝福微笑,温暖明亮。
    叶修摆摆手,“除夕快乐哈!发红包了!”
    一扬手,红色羽毛漫天飞舞。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