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新生代叶】狐狸叶和儿子们

    #新生代叶,年龄私设,背景私设#
    #带乔一帆、包荣兴、安文逸、刘小别、高英杰、唐昊、孙翔、邱非、宋奇英、盖才捷、卢瀚文玩#

    烟花三月,上巳节至。院里梅花未谢,山风忽来,便吹皱一池春水。
    上巳节,人间照例要祓禊、踏青。虽有戏说是“女儿节”,但男子们也并非不能参加。故而杭城外的上杭河,每年都有男女欢聚两岸,或歌或舞。时日久了,便衍生出男女交往的风俗。一旦有男子入眼,女子便赠送手帕,以示垂青,男子不收则为拒绝;而男子是送桃花来表达爱慕之情,同样的,女子不收便是不喜。年年如此,杭城的姻缘红线也随着桃花渐开而散落、绑定。
    叶修一贯是不喜这些热闹的。作为世间唯二的九尾赤狐,狐仙向来惫懒,能不出门便不出门,整日躲在小梅轩里吃吃睡睡,好不舒服。
    要说狐仙愁什么,还属他那些长大后不怎么听话的人类儿子们。狐仙仙力强大,虽是无号的散仙,但在仙妖二族,还没有能让他吃亏的存在。早几千年,叶修因不欲继任狐王逃跑,留下偌大兽族给孪生弟弟叶秋打理。此后逍遥人间,斩恶妖除邪魔,端的是仁慈的态度。
    偏偏叶修时而怀有恻隐之心,见人间或丢或孤的婴孩数以千计,忍不住将无父无母且无人托付的孩子捡来自己养。有些孩子随他成仙,有些孩子人生美满,各有各的选择,叶修也不横加干涉。男孩儿养到及冠,他便遣人出去闯荡;女孩儿带在身边,待有心仪之人便嫁出去,若有想跟着他修仙的,也随女儿们去。
     他十年前新捡的全是带把的儿子。除小儿子今年才十五,其他的儿子都同龄,均为十七。儿子们生辰不详,叶修也不讲俗礼,从不分大小,排个兄长幼弟,只由着儿子们随意称呼。
    十七岁的少年郎正正好有十个,人间总喜欢讨个十全十美的好兆头,杭城中人都喊叶修家的孩子为梅十郎。这十个儿郎便是——乔一帆、包荣兴、安文逸、刘小别、高英杰、唐昊、孙翔、邱非、宋奇英、盖才捷。小儿子卢瀚文不过十五,又生得嫩,平白得了个小郎君的绰号。
    足足十一个儿子,搁普通人家是养不起的,别说养不起,生也生不出来。旁人都说小梅轩主人能有那么多的儿子是好福气。且不说儿子们吃喝不愁,便是在富饶甲天下、大户遍地走的杭城,小梅轩也榜上有名,无人敢得罪。小梅轩主人更是被人夸赞不已,称他相貌好,心地好,收留了如此多的孤儿。
    人间怎么评价狐仙,叶修并不在意。他养儿子就是放养,该敲打敲打,该温情温情,大包大揽并非是他风格。儿子们也敬他爱他,即便偶有争吵,也不会真离了心。
    只一件事让孩子们奇怪,每个月圆之夜,叶修从不在家。
    说来可笑,叶修刚化形时撞见魔族圣女和仙界太子苟合,不慎沾上魅气,每逢月圆之夜,须得男子精气才可度过,且这一夜都没什么反抗之力。然叶修于情欲一事颇为冷淡。苦思冥想,想出个折中的法子,那就是去烟花之地旁观,就近吸取不伤人量的精气。
    一个男子采一点,这一夜少不得要多跑几趟。因此叶修每过一夜,都轻松一回,仙力通了,精神上却疲惫,回了小梅轩便关门大睡,便是他父王来了也喊不起来。
    这日三月三,上巳节,杭文馆杭武馆中午都放了假,儿子们结伴回来,吃过饭便怂恿叶修出去走走。
    叶修从来不瞒儿子们自己是狐仙。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躺在树荫下,裹着尾巴睡觉。午后春光将毛发烘烤得暖和极了,蓬松柔软的赤狐毛根根炸开,远看宛如盛大的花景。
    卢瀚文仗着年纪小,扑过去抱住叶修来回蹭,恨不得贴到他心口上去。刘小别气呼呼地把他撕下来,余光一瞥,只见孙翔的手已伸到了叶修的尾巴根部。
    这个部位!
    然而安文逸神不知鬼不觉地一把扣住孙翔的手,看起来瘦瘦弱弱学医的小书生,力气却是最大的。
    孙翔吃痛,飞快收回手,狠狠瞪他。安文逸面无表情,坐在叶修身边推了推他,“起床了。”
    叶修嘟囔道:“大白天的还不让狐睡觉了。没大没小,怎么不喊爹。”埋在尾巴里的耳朵动了动,掩映在黑发里,更衬得人形耳朵格外白皙。
    唐昊被兄弟们挤在人群外,忍不住吼道,“爹,踏青去!”
    “啪——”一条大尾巴轻拍在唐昊脸上,将他推得远些,“小点声,我听得见。你怎么比翔翔还不懂事。文馆老师教的礼仪呢?”
    被提到的孙翔莫名自豪,半晌才发现叶修是拿他做反面教材。但他就是生不了气,还想把爹爹抱在怀里,把他弄哭。
    这么一想,孙翔的脸就红了。
    邱非无意看见,心想真不要脸。
    叶修被儿子们骚扰得烦不胜烦,大尾巴一抽,周身一丈便清了干净。他终于舍得起身,睡眼惺忪地向儿子们抱怨。
    “长大了就不听话。”
    红衣男子生得一副绝好相貌,眉眼倦怠,笑容浅淡,偶有言语,也极为疏狂。
    红衣、黑发、雪肌,狐仙的外貌得天独厚,哪怕如叶修闲散不羁都带了三分诱人,更别提他狐丹里有魅气,一众儿子朝夕相处,心心念念不过一个叶修。
    狐仙的长发总是飘飘的,乔一帆最喜欢为叶修束发时,手穿过去,装作不小心触碰到他的脖颈,看他敏感地喊凉,而自己道歉后,水镜里他的眉眼温柔得令人心头的欲.念疯狂生长。
    不管是人是仙,太过温柔,便总容易打开兽的枷锁。
    包荣兴人高马大,抓住叶修的腿就想背他,叶修好笑地踹开他,说:“好了,别胡闹,我去就是了。”
    盖才捷见机单膝跪下,给叶修穿好袜鞋。
    狐狸原本就是光脚上阵,叶修化为人形也不爱往脚上套鞋子。盖才捷轻捏住那白皙的、比寻常男子小一些的脚时,滑腻的触感让他的心微微跳动了一下。“态浓意远淑且真,肌肤细腻骨肉匀”,他蓦得想起了那句诗。
    叶修拍拍他肩膀,“怎么发起呆来?好了,都说这些小事我自己做就可以。你不用担心我不穿,我好歹在人间混那么多年了。”
    说着,叶修从吊床上跳下来,熟练地穿过儿子的包围圈,来到宋奇英面前。
    宋奇英被带回时就身体不好,打小就得叶修多注意着。每日把脉,督促他强身健体,随着宋奇英年纪渐长,身体好了许多,年前一场大雪,宋奇英出外不慎滑倒,掉进了河里,生了场大病,身体便又差了。幸好叶修常以仙力给他打通筋脉,固本存元,但宋奇英本就不是长命之相,除非修仙改命,不然最多至而立之年,宋奇英便活不下去了。因此叶修最担心他,平日里没少带在身边照顾。
    叶修给他把脉,今天的脉象很平和,宋奇英双颊微红,叶修探头去量,回想人类正常体温,庆幸他并未中暑。
    春天中暑对宋奇英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他只是害羞,怕忍不住在叶修额头对额头时亲过去。不行,那太孟浪了。宋奇英脸红地垂头,心想自己得乖乖的,不要让叶修担心。
    “走吧,免得又催我。”叶修回头招呼儿子们。
    卢瀚文钻过来靠在他怀里,与宋奇英一左一右把叶修夹在中间。
    其他人见最佳位置已经没了,赶紧拿东西靠过去。对他们来说,那当然是靠叶修越近越好了。
    一行人来到杭河处,找了个隐蔽地方,收拾东西,安然坐下。一家人吃吃喝喝,或吟诗作赋,或展现武艺,或探讨医理,或谈天下大事,再不济还有卢瀚文聊馆里的小道消息。
    叶修才学广博,什么都接的上一句两句,往深了探讨,他也能做到授业解惑。不过叶修作为长辈,自认为指点即可,要同人类那样耳提面命地教导,他是做不到的。
    小梅轩众人聊得尽兴。对岸姑娘具暗送秋波,叶修察觉到后,不禁会心一笑。男女之事,旁人看来,确然有趣。
    早上祭祀已做过祓禊,午后便是男男女女有情人的世界。叶修把孩子们都打发走,独留下身体不好的宋奇英。
    没过多久,高英杰红着脸跑回来了。一双眼睛还灰蒙蒙的,看起来失落萎钝。
    叶修问他:“这是怎么了?”
    高英杰小声道:“有姑娘送我、送我手帕,我拒绝了她。”他说得极为不好意思,仿佛自己破了大戒,被人喜欢都是一种错误,叶修以为他拒绝了人,怕姑娘家为难丢脸,故而自责。
    叶修递给他一杯酒,“你若不喜欢,不要手帕便是。这原本是你情我愿,倘若你不喜欢,收下也不会快乐。”
    高英杰听完,抬手喝酒,最后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其实哪里是自责呢,高英杰不过是喜欢上一个最不该喜欢的。伦理道德,人仙两隔,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那不是邱非吗,孙翔和唐昊也在?”远处两男声夹杂在嘈杂声音里,传到耳听八方的叶修这边。
    “哼,上次骂他爹被揍一顿,我还没消气,这会儿我们人多,待会儿把他们丢水里去。”
    “别吧,打一顿就算了,这里那么多姑娘,做太狠也不好。”
    “我就要让那群娘儿们看看,谁才是真男人。待会儿找人把他们手脚绑起来,找块石头,我今儿个要让他们有去无回!”
    “这、这也太狠了吧。他们可是小梅轩的人!”
    “小梅轩算什么?你别忘了我爹是太守!一个小小平民人家,也配同我作对?”
    “好、好吧,都听您的。”
    叶修含笑的脸上神情不变,眸色却变深了些许。浅灰色瞳孔里暗光流转,仿佛沉睡的兽王睁开了双眼,凌冽肃杀。
    宋奇英和高英杰敏感地察觉到叶修心情不好,只对视一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该说的时候,叶修会说的。
    等过了一炷香功夫,邱非等人回来,安然无恙,两人才抬头望向叶修。
    孙翔道:“真不知道那猪头发什么疯,不过蠢人做蠢事,自己摔下河也是笑话。哈哈哈!”
    唐昊追加道:“就算他不摔下河,我也能把一群走狗打趴了。”
    邱非最后才道:“好了,回去陪叶修吧。”
    叶修:臭小子,又不喊爹。
    三人将买的吃食摆好,再讲述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事。原来太守之子带了几十人围殴他们,不料被打得落花流水,甚是凄惨,那草包公子本是躲在一棵树边准备逃跑,未成想树枝折断,他失去重心,一路从山坡上滚到河里,彻底成了个落水狗。
    邱非讲话向来实事求是,不添油加醋,叶修放心得很。况且邱非后来向他道谢,叶修、宋奇英与高英杰了然在胸,唐昊孙翔二人却追着叶修问他做什么了。四人笑笑,并不回答。
    其他人陆续回来,众人玩到暮色将垂才尽兴回家。
    晚饭吃不下,大家随便吃了点就回房休息。月上中天,下半夜刚开始,叶修躺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小腹火热,魅气在狐丹里来回激荡,叶修苦不堪言,回忆下午刘小别喂他的鹿肉,边骂边起身放下帘子,等再躺下,魅气四散,裹住他的身体。叶修的仙力彻底用不了了,全身软绵绵的,后背热汗淋漓,没一会儿便打湿了床铺。
    来不及去青楼了,叶修昏昏沉沉地想。当他下意识将手挪下去时,他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
    开门的是谁自己想吧,四舍五入就是十一辆车了。
    小卢太小了,还是让老叶摸摸就算了。
    小卢:???我委屈.jpg

评论(17)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