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高叶】我能请你吃饭吗

    北京的天气总是伴随雾霾、沙尘,在人们口中辗转,再与口罩挂钩。
    送外卖的骑手对此深有体会,尤其是有呼吸道疾病史的高英杰。
    高英杰家境一般,虽说是北京人,但一家三口——父母和自己,与其他三家住户挤在老四合院里,没厕所,没阳光,不通风,住的条件不好,进进出出倒是有一辆二十万的大众代步。可惜老胡同太窄,车开不进来,长年累月走个十几分钟才能去外面的停车场用车。
    高英杰今年上了大学,老两口即使不舍得搬走,一琢磨儿子的未来,还是想凑钱买套房子,想让孩子过得好些。
    高英杰是个懂事的孩子。他除了学习优秀,体育极好,从不让家长操心外,心地也善良,十分懂礼貌,为人温和仗义,和他打交道的人没有一个不喜欢他的。唯独一点让父母放不下心。那就是孩子过于腼腆,有许多朋友,谈得来的却没几个。
    家里条件不差,也说不上好。高英杰初中参加比赛无数,渐渐有了自己的爱好。他喜欢发明东西,高中还申请了两个专利,小小年纪便赚了一大笔钱。
    本以为时来运转,却不料天意弄人。高英杰高三那年,高爸爸上班出车祸,受的是轻伤,偏偏做了个全身检查,却查出了肝癌。也是那时候,高英杰才知道自己并不是父母的亲生儿子。高妈妈含泪告诉他,他是他们在孤儿院里抱来的。
    要不怎么说高英杰懂事呢。他不哭不闹,在妈妈需要依靠时,像个男子汉一样地承担责任,撑起濒临毁灭的家。他先把自己的身世问清楚,给父母吃了定心丸,保证自己不会离开他们,再把自己的钱取出来给爸爸看病。高三学习忙,他硬是边读书不落下一点进度,边照顾家里,安慰妈妈,深夜哄疼痛难忍的爸爸睡觉,白天要做检查了就背上背下。妈妈忍不住哭的时候,他笑着鼓励妈妈;爸爸忍不住自责想要放弃的时候,他冷静地阐述自己的看法,以及对爸爸的尊敬和对未来的期望,以此激起高爸爸的生存欲。
    没人知道还没成年的高英杰那时候要承担多少压力。所有人都只知道他突然在高三走读,常常疲惫不堪,却总是挂着腼腆的笑容,占据全年级第一。
    善良的人,命运有时候也会有包容他们的时刻。高英杰高考后,有一天,医院里突然来了国外的医生友好交流,恰好被人带到高爸爸的病房。那天上午,阳光正好,听到医生说很难控制但还有希望的一瞬间,高妈妈喜极而泣,高英杰锋棱渐成的脸上,明亮的眼睛也红透了。
    之后高爸爸的病情得到控制,病魔和死亡的阴影终于在盘踞一年后离开。家里情况越来越好。但因为看病而卖车、借款的债务仍然存在。
    高考成绩出来了。高英杰是北京市的状元。媒体竞相采访,想要探讨高考学子的成功秘籍,却歪打正着,感动了全中国的人。
    镜头前的高英杰羞涩腼腆。少年人抽条的身体日渐硬朗,稚嫩的眼神坚毅执着。他说,“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身为人子,他不离不弃,不怨天尤人,也不自我放逐,他勇敢而又坚强,给家庭撑起一片天;身为学生,他不骄不躁,态度谦和,学习认真刻苦,哪怕是被人夸赞也从不过分骄傲。
    是个好孩子。全国人都这么想。
    高英杰刚上大一,家里债台高筑。高爸爸病后就变得越发小孩子气,宁愿把家卖了,把自己卖了,也不要儿子还一分钱,坚持要给高英杰买套房子。高英杰知道爸爸心结仍在。一个爱孩子的爸爸,一个需要人照顾的爸爸,总是怕自己拖累儿子,让儿子的未来被束缚。
    高英杰心想,爸爸的心是好的,但欠的钱必须得还,房子的事可以推后,他自己有手有脚,没道理让父母一把年纪还要为他操劳。于是好说歹说,高英杰哄好了父母,交代妈妈有事就打自己电话,他就在北京念书,周末方便回家帮忙。
    大一的学生生活,不像别人想象的那么轻松。但对经历过兵荒马乱的高英杰来说,可以是游刃有余。学习得到保证,高英杰便想起了自己的爱好和高三时放下的研究。他偏爱物理,自己动手能力也强,前两个专利被买断都不够人看病的,高英杰就想用自己捣鼓的东西去申请专利。只是时代变化太快,他才一年没关注圈子,就发现高三自己研究的东西,早有其他人想到并发明出来了。
    这下子高英杰突然没了办法。倒不是没有其他有趣的念头,搞研究的脑子里稀奇古怪东西多了去了,但什么东西值得,什么东西有意义都是个问题。高英杰不想在思考的时候浪费时间。他打算先找份短工赚钱。
    周一到周四的闲暇时间不少,高英杰寻寻觅觅,终于在食堂的美食长廊找到了一份外卖工作。他和另外一个勤工俭学的同学轮流上岗,工资日结,一天中午下午两次,碰到没课的时候,还能延长时间多送外卖,老板也不会吝啬。
    世界还是好人多,老板通情达理,跟两个小伙子说,“你们学生时间忙,上课要紧。工资呢按单数算,平常来这里,想吃什么吃什么。”
    另外一个男生感动得直握住老板的手,不停地摇晃,高英杰比较矜持,诚恳地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就这样,高英杰边学习边打工,边思考边送外卖,周末回家照顾爸爸,给妈妈减轻压力。日子“咻”地跑走了两个月。
    期中考试来临了。
    高英杰这天从图书馆里复习出来,匆匆赶去送外卖。考试时期,临时抱佛脚的人不少,懒得出门就点外卖,一时之间,店里忙得人转不过来。幸好地点比较单一,都在生活区的寝室楼里。宿管阿姨不让人送外卖上去,正好每栋宿舍楼下都有个大花坛,边沿十分宽阔,外卖小哥飞车而来,边打电话边猛的刹车,将外卖袋子放在花坛边上后,利落一句“外卖到了你下楼拿啊”,就干脆潇洒地开走了。
    想象鲜花烂漫的大花坛外面一圈各色各样的外卖袋子,那是何等的壮观。高英杰第一次见这画面被吓了一跳,时间久了就淡定了。
    前面说了,期中考试将近,高英杰送单量递增,送的都是学生宿舍。11月的北京天色暗得越来越早。高英杰汗流浃背地送最后一单时,意外发现这是教师宿舍的外卖。
    高英杰:?
    不是他大惊小怪,听辅导员说,学校里每年批评外卖现象,但从不禁止,唯独教师生活区这里成了禁地,原因无他,哪儿凉快待哪儿去的校长从不回家,就住这里。
    校长本人从不吃外卖,见到了就批评一次。学校里的老师多是本地人,自己有房子,剩下居住的老师怕他唠叨,宁愿多走几步自己去食堂吃。久而久之,教师宿舍就如外卖的地狱,再没有外卖小哥的风.骚背影。
    恶作剧?可高英杰是个好孩子,觉得既然有人点了单,送外卖总没错吧。于是穿过小半个校园,从学生宿舍到达教师宿舍。
    教师宿舍是一单元一单元的结构,没有门卫,宿管阿姨也不大管事。楼下没人拦着,高英杰犹豫一瞬,还是提着袋子飞快跑进了楼里。
    一单元,529,高英杰心里默念。
    跑上来时他顺路看了一眼楼层分布图,发现教师宿舍只有五层楼,一层楼有20个房间,如果是按顺序排的话,根本没有529。
    怎么回事?高英杰一口气跑到五楼,缓了缓,才往走廊尽头走去。一路走来,他看见501、502、503……519。
    高英杰停下脚步,五步之外是这层楼最后一个房间,但也只能是520,根本没有外卖单子上备注的529。所以他被人戏耍了吗。
    他最后不再迟疑,直接走过去,只见门牌号清清楚楚地写着“529”。
    高英杰:……
    不对。他察觉哪里不对劲,近距离一看,发现门牌号上原本是520,只是被人巧妙地贴了同材质的模型,所以才变成了“529”。
    高英杰:现在的老师都那么爱玩了吗?
    他深吸口气,好脾气地敲门,回想收件人的备注,礼貌道:“叶先生,您的外卖到了。”
    天色墨蓝,压着昏黑的色调。门内一片安静,在高英杰等待片刻准备第二次敲门时,有人从远处走过来,离门越来越近。
    “咔嗒。”门开了。
    那一瞬间,高英杰以为自己回到了二月份,在医院里惊鸿一瞥却与男人擦肩而过。
    “是你!”高英杰难得失态。
     叶修睡眼惺忪,昨晚写报告写太晚,早上没睡多久就被舅舅叫过去耳提面命地训斥,回来后实在太困,他午饭没吃就摔倒床上。一小时前被饿醒,点了外卖,在床上挣扎时又睡回去。
    “外卖?”叶修打量高英杰,“哦,谢谢啊,麻烦小哥。”他伸手拿袋子,顺口道:“你认识我?”
    高英杰不说谎话,他勉强按捺激动的心情,“二月,我们见过,XX医院。”
    叶修抬头,眼前的男孩儿个子不高,长得倒精神,眼神干净,笑容腼腆,像初生的太阳下含苞待放的小草。唔,草也开花……
    他哦哦几声,转身进门,自来熟地招呼高英杰进去坐坐。高英杰还要去还电动车,只好推辞。
    叶修吸溜一口面条,满足地发出喟叹,他做得平常,反倒是高英杰听了不好意思,红脸说“那我先走了”。
    “等等,”叶修起身,塞给他一包纸巾,“擦擦汗,天还挺热。”
    高英杰恍然意识到,自己出汗后狼狈的模样。“抱歉,味道很大吗?”他手忙脚乱地把身上的汗渍吸掉,怕味道太大,熏着叶修。
    叶修倚门,见小年轻慌慌张张的模样觉得有趣,“一言难尽啊。”
    高英杰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呵呵。”叶修轻笑,忽而伸手掠过高英杰滚烫的脸颊,惹得后者心跳加速,呼吸都忘了。
    “纸巾屑。”叶修解释道。
    高英杰心里失落,又高兴叶修对他亲昵,不由心想,这个人是不是也还记得我?
    叶修不再开他玩笑,“高英杰是吧,高考状元。你没出名前,我在医院见过你,不过,我见过你两次。”
    这时就轮到高英杰做个好奇宝宝了。他想问“什么两次”,却怕自己不礼貌,唐突了男人。
    “除了你记得的那次,还有你爸出院那天,我也在,”叶修淡淡道,说完还勾起唇角,十分可爱地歪头,“你没看见我。”
    “我……”我还不知道你名字,高英杰如是想。
    “叶修。”男人伸手,漂亮得让手模都自惭形秽的手,就这样落在高英杰有限的视线范围里。
    “高英杰。”他悄悄擦了擦手,握住叶修。第一感觉就是柔软,然后是低于常人的体温,微凉而又熨帖,尽管比正常男人的手小,但高英杰抓住的刹那,他就意识到这是一个男人的手。
    “有空再来找我玩吧。恰好我也接手你们班。”叶修抽回手,懒洋洋地说着。
    高英杰怅然若失,手微微收拢,想去追逐,最终还是隐忍克制地放到身侧。闻言,他的脑子里还是空白的,突然花落春水,金鱼被惊,高英杰反应过来,一闪而过的话脱口而出,“你是新的班主任?”
    “是啊,如假包换。这些等我明天上岗你就知道了。或许现在,我应该吃面,你应该回去了。”叶修指指夜幕,好笑地建议。
    高英杰的眼神顺着那根手指延展到天空。只见刚才还昏暗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
    高英杰:……
    高英杰:!!!
    他连忙说,“抱歉,我得走了,期待明天的见面!”
    男孩儿跑出去几步,没一会儿又跑回来,气喘吁吁道:“我、我,”心如擂鼓,声声震天,“我能请你吃饭吗!”
    叶修笑,“随时恭候。”
    高英杰放出灿烂的笑容,往日里稳重腼腆的男孩儿宛如得到糖果的孩子,最单纯的、不含杂质的开心溢于言表。
    真是个小太阳啊,叶修想。
    手扶栏杆,叶修俯视楼下,男孩儿有所感应,戴安全帽时抬头朝他挥了挥手,叶修摆手回应。
    风吹过,男孩儿渐行渐远。叶修笑笑,转身回去。
    太阳是你,花草是你,天空是你,雄鹰也是你。
    晚安,我的小发明家。

———————————————————————
祝英杰生日快乐,hiahiahia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