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周叶】独占欲

        #白马妖精周♡凡人少爷叶#
        #祝望望生日快乐 @💞修修超可爱呐💞 #

        杭城三户,一将二守三布商,指的是告老还乡的叶将军、主管事务的太守,以及皇商布坊的周家。二十年前,太守还不是这个太守,皇商还轮不到周家,叶家一门独霸,端的是威风凛凛。周家老爷子同叶家老将军是同乡,又是读书时的玩伴,关系极好,周家生意也是叶老将军罩着,两家亲如一家,因此还定下了娃娃亲,准备亲上加亲。

        二十年过去了。叶将军在家赋闲,没事浇浇花弄弄草,生活过得惬意,就愁什么呢,愁一个儿孙满堂、天伦之乐。他膝下有对双生子,老大叶修自小顽皮,聪慧机敏不假,但一向野惯了,前段时间刚离家出走回来,别提有多让老将军生气;老小叶秋倒是乖巧懂事,读书好,性子好,跟着周家老爷子走南闯北地跑,叶家近年的产业也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周家闺女属意叶秋许久,叶秋也对周小姐有意思,两家最近琢磨着联姻,偏偏叶修跑回来了。

        这世道,讲的是长幼尊卑,虽说大家也不怎么遵守,明面上还要过得去。叶修不在家,大家就意思意思地当他不存在,赶紧把亲结了再说。可他一回来,叶秋的亲事必须得摆在叶修后头。哪有兄长打光棍,弟弟成亲的道理?叶将军那是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香,头一回觉得祖宗的规矩迂腐至极,不说别的,叶修这懒骨头样,哪有好姑娘愿意嫁他?叶将军愁得头发都白了,正主却在小院子里消暑,左手西瓜,右手杂记,津津有味。

        叶秋在书房内核对账本,以前看一整天都不觉得烦,但叶修一回来,往外面藤椅上一躺,叶秋就觉得自己的日子苦兮兮的。他爹愁他亲事,顺带着头疼叶修的,叶秋自己倒还好。他是对周家小姐有感觉,可也没想过那么早成家立业,叶修回来他还一度感激,过了这么些天,叶秋却恨不得把双胞胎哥哥扔出去——叫他整天吃喝玩乐!

       叶秋在房里纠结,叶修在外面过得自在。叶家到他爹这一代为止,之后没有武将,但事实上,叶修离家这些年,不幸结识皇族,交了朋友,认了兄弟,挂上个将军头衔,明着是平民,实则是皇帝的眼线。走南闯北地为皇帝出生入死,叶修过得那叫一个苦,但他自己觉得有趣,从来没嫌弃过。久而久之,倒是用他这把利剑的皇帝心生不安,给他放了一年假,让他回家探亲。叶修原本想偷偷出塞,去别国看看,在北门关被皇帝的人守个正着,一路送回老家。

        叶修心想回就回吧,看看老爹,看看娘亲,再瞅瞅叶秋最近做了什么事。他在外也时常关注自家,不回家也是想等他们婚事办完,结果皇帝一掺和,他提前回来,打乱了许多人的计划。

        叶修在家待得舒服。他这人吧,要蓬头垢面装土匪时能和领头的称兄道弟,换上华服做个金贵公子也能吃喝玩乐、逍遥自在。简单一句话就是他处什么环境,过什么日子。他一舒坦,老叶和小叶父子俩都不舒坦,唯独叶夫人笑意吟吟,恨不得把儿子喂胖八百斤。

        周家小姐是个暴脾气,装了半月淑女就迫不及待跑到叶府,问叶修何时成亲,目的就是好让她和叶秋成亲。叶修心想姑娘不错,生辰八字也合,自己耽误两人姻缘也不像话,遂出门溜达,看看有没有自己中意的姑娘。

        杭城繁华,民风淳朴,浪子常烈酒,墨客多新文,可谓人间天堂。叶修从早走到午时,连街区都没走完,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作为一个有钱的少爷,自己走不合乎情理,叶修想着雇辆马车,完全忘记了自家府上的车马远比外面的来得更好更舒服。恰是这么一沉思,叶修没看路,直直撞到一人怀里。那人无声无息站立街中,周遭一片寂静,气氛诡异沉默,叶修未及抬头便觉不妙,心想寻仇的人里竟有这般厉害的武者,忙退后几步,却被拉住衣袖,耳边一人唤他名字。

        熟人?叶修仔细打量,一看就愣了神,这不怪他,一条街上的男男女女都看呆了。对面的男子身着玄衣,相貌俊美,英姿飒爽,一双星目璀璨夺目,让人不禁夸一句当世好颜色。叶修这般想着,嘴上便说了,一说完,他又后悔——坏了坏了,哪个男儿愿被人家说貌美的。

        那人听得此句,勾唇一笑。霎时惊天动地,百花齐放,叶修晕晕乎乎地被他拉到酒楼的雅间里,稀里糊涂地听他解释自己的来历。

        妖精?还是白马?我救过的?叶修一连三问,各个都在心里炸开了烟花。他起身绕着这名叫周泽楷的男子打转,心想看起来不傻啊,怎么就是个脑子不好的呢。周泽楷并不生气,微笑着任由他打量。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兄台贵庚?”

        “一千一百二十四岁。”

        “哦,我今年二十一。你说你是白马妖精,五百岁开灵智,一千岁化人形,独居小青山,直至十年前与妖恶斗受伤,被我所救,因此芳心暗许,要来与我成就一段美好姻缘?”

        叶修理了理周泽楷的话,大致意思便是如此。他心想好看的人不见得都是聪明的,面前的就是个傻子。周泽楷见他不信,起身关好门窗,变作原型,再变回来。叶修当即拍案而起,“原来是真的。”然后他坐下,该吃吃,该喝喝,还招呼周泽楷一起。

        “叶修?”周泽楷皱眉,不理解伴侣为何如此冷淡。

        “即便你说了你是来找我报恩,要同我欢好,可人间本没有男子与男子在一起的例子。且不说人妖殊途,单单是我俩,我对你尚且停留在初见乍欢的程度,还算不上非你不可吧。”叶修倒是十分冷静,并不操心妖精是否说的是实话,会不会加害与他。

        周泽楷闻言,失落垂眸,苦思冥想,才说出一句,“日久生情。”

        叶修放下筷子,“好吧,若你我真有情,你又要如何与我在一起。先不说你我同为男子,就说我是人,是家中长子,我爹虽不计较贫富,却也讲个门当户对。如我胞弟叶秋,他将来的妻子是杭城首富周家小姐。你一乡野精怪,何处来的钱财?”

        见周泽楷眉眼失落,叶修又道:“我并非怂恿你去做丧尽天良的事,只不过摆在你我面前的问题何止一个。你对我未必是那种感情,报恩也不是只有一个法子。你若高兴,随便帮点小忙就成;若不想,便回去做你的山大王,何乐而不为呢。这红尘终究是凡人的天下,你不适合待在这里,出了事,谁都帮不了你,我也不行。”

        叶修喝罢杯中酒,随手将碎银搁置桌上。他抬手轻拍周泽楷臂膀,“你想清楚了就回去,若要玩耍,尽管来找我便是。我别的没有,教你欢愉总有套法子。吃好喝好吧,告辞。”

        酒楼一别,周泽楷再未出现。叶修虽觉惆怅,但也认为他性子单纯,早回早安全。偶尔午夜梦回,喝酒赏月,想起那张俊脸,心头微热,叶修也只当自己不舍那副相貌和纯良性格。

        这一日他起身,还未用早饭,就被叶秋喊到前厅。只见周家老爷子坐于上堂,春风满面,看见他进来,一双小眼睛精光四射。叶修一惊,心想自己这几日待在家中,也没闯什么祸,这周老爷子拿这热切眼神望我,怕不是有什么蹊跷。

        叶将军轻咳几声,简单交代几句,意思是周老爷子前几天出外跑商,路遇劫匪,性命攸关之际,幸得侠女相救,周老爷子见她命苦,认她做了干女儿,又觉得她百无挑剔,与叶修十分般配,遂问她是否愿意嫁与叶家长公子,那女孩儿欣然接受,老爷子就兴冲冲地来叶家讨论婚事了。

        叶修:“……”

        叶老爷子自然是相信多年故交的眼光,一来二去,没叶修什么事就定下了婚事,还把叶秋和周家小姐的也提上了日程。

        叶修没反驳的缘由在于,那刚出炉的、新鲜热乎的周家小姐,名叫周泽楷。周老爷子还解释说男儿名好养活,让叶家人别介意。叶将军正愁大儿子的婚事,这样一来,两家别提多亲,见儿子没反对,就拍案定下。

        于是,算八字、送彩礼等环节一一展开。叶家提完亲,再定亲,周家回应得也快。叶秋夜访,震惊他的妥协,斥责他如此快地把兄弟卖出去。叶修就把周小姐找他的事一说,叶秋皱眉听完,来回踱步,半晌才叹气,沉默离开。叶修心说你又不是不喜欢人家,做什么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他脑子倒还清醒,只是想再见周泽楷一面,问个明白。例如周公子如何变得周小姐,他消失的那段日子是不是去周府蹲点等着效力?隔日一大早,叶修就去见周泽楷,却被一众丫鬟打发,还让周老爷子亲自招待,喝了一肚子的茶水。周老爷子眼里写满了“果然如此”,叶修便猜到周泽楷大约是同周老爷子说了什么,两人私下做了交易,借周家名头成全叶修和周泽楷,实际上还是为了让周家小姐嫁进叶府,成为女主人。

        周老爷子看出叶修不是继承家财的那块料,从小就偏爱叶秋。周小姐与叶秋青梅竹马,老爷子自然更希望她有个好归宿,叶秋也能继承发扬周家的事业。至于叶修,家里的钱财,随便划些田产铺子就够他挥霍。老爷子看准了周泽楷老实,日后不会拾掇叶修争夺家产。周泽楷不懂周老爷子心思深,叶修倒是猜了个七七八八。

        罢了罢了,糊涂情债,还了便是。叶修婚前,皇帝闻讯来凑热闹。两人勾肩搭背去花楼喝酒,皇帝平日里千杯不醉,那日却一杯就倒。叶修扶他上榻,只觉微风拂过,皇帝七倒八歪地摔在床上,脑袋磕在瓷枕上鼓出大包,叶修欲拿冰块敷敷,却近不了床榻三尺。叶修便明了,周泽楷暗中关注着呢。

        他只好吩咐暗卫小心伺候,遣退整层客人,派手下牢牢把关。叶修觉着再留下去,说不定花楼都得拆掉,遂老老实实回家睡大觉去。

        待到大婚,叶修还没睡醒就被一股怪力推醒,睁眼时身边空无一人。枕旁放了一束小花,散发淡淡清香。

        大婚是要人从早忙到晚的。叶修上午给爹娘以及同宗长辈敬茶,收字感恩;吉时一到,迎亲队伍敲锣打鼓,叶修佩戴大红花,跨马前往周家。上马时,他还发现那匹马瑟瑟发抖,一副被警告过的模样,安稳老实得像座雕塑。

        到得周家又是几番波折。大家可劲儿闹,刁难叶修不让他进门,叶修好脾气地应了,许诺一些虽不合理但也无伤大雅的要求,才被放进周家。叶修送了大礼,路上还要猜谜写诗,到得新嫁娘房外,他都磨得没脾气。

        媒婆扶周泽楷出来,周泽楷一出门就轻轻甩开旁人,站在那里等他去背。叶修惊讶发现,周泽楷并未变幻形貌,人高马大的杵在那里,周遭众人均无异象,许是周泽楷使了什么障眼法。

        叶修心中叹气,走过去把周泽楷背在身上。一个大男人自然不轻,但叶修好歹是练家子,高手中的高手,背起来也是轻轻松松。

        周泽楷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红盖头下的流苏垂在叶修脖间,格外酥痒。他们谁都没说悄悄话,出门哭嫁,跨火盆,射花轿,回去时走另一条路,总算是把人带回了叶家,接着是拜堂成亲,送入洞房。叶修招待客人,需要喝酒,可他一向不胜酒力,被人灌得几杯,他就醉了。被扶回房时,他还被众人嬉笑了一番。

        叶修醉是醉了,意识还有半分清醒。周泽楷乖乖坐在床榻上,一动不动,叶修东倒西歪地过去,一下子没站稳,摔在床上,刚好被周泽楷拦腰抱住。

        “小心。”周泽楷仍头顶龙凤呈祥的红盖头,叶修见了晃眼,一把掀开,见到周泽楷未施粉黛也俊美非常的容颜。

        周泽楷瞧他面色酡红,眼角微湿,显然是困了。可周泽楷的心却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渐渐地乱了阵脚,他俯身贴在叶修脸上。叶修笑吟吟捧他脸庞,一口一口含花苞似的亲吻。周泽楷眸色渐深,不由自主与叶修吻在一处,然后是嫁衣滑落,两人共度春宵。

        第二天叶修酒醒,意外地神清气爽。但他一起身,就觉得下身不对,转头看见周泽楷俊美睡颜,叶修忽而明白自己小看了自己的夫人。

        周泽楷早已醒转,只是不肯放手,非得缠着叶修一顿湿吻,才放他起身。他黏得紧,叶修也随他去。两人洗漱后去见过爹娘,叶将军夫妇都很满意,连连点头。一同用过早饭,叶秋欲言又止,但还是识相地离开。

        两人回到自己的院子,周泽楷情不自禁在树下吻叶修。叶修推他也没回应,只好作罢。

        叶修娶了媳妇,叶将军就不允许他再无所事事。叶修手里乍然多了事情,每天早出晚归,同叶秋混在一处,周泽楷在家待着不放心,常常借口送饭来看望他。杭城人无不赞叹他们夫妻二人恩爱,殊不知贤良淑德的叶夫人一到晚上就化身饿狼,恨不得把自家夫君吃进肚子里去。偏生他法力强大,叶修每每承受不住,还要被强行施法,神清气爽地继续配合。

        皇帝待了些日子就回京城去了,那里离不开他。他允诺叶修,回去就昭告天下,让他扬名立万。叶修知道皇帝诈他,慵懒道:“去吧去吧,往后暗部中事你不要找我就是。”皇帝顿时理亏,悻悻离开,心想离了你我暗部就不成样子了?结果还真的找不到比叶修更能处理事情的。

        叶修在杭城待满一年,离家时同叶将军和已经成婚的叶秋谈了一宿。对外说是叶修出去做生意了,实际上叶家人心知肚明,这是给皇帝办事去了。叶将军终于把一颗心放进肚子里,感慨果然大儿子有出息,有他年轻时候的风范,只是疑惑叶修办事还得带走自家媳妇。

        周泽楷从不穿女装,到了外面也是障眼法使着。一日露宿林中,叶修说到:“你不喜欢,不用那障眼法就是,别委屈了自己。”

        周泽楷摇头,“原本就是我算计你在前,让你无妻无后。我身着男装,已是你对我的纵容,不好再让你遭受他人非议。叶修,我只想同你在一块儿。”

        叶修叹气,说我怎么招了你这么个冤家,背靠周泽楷胸口,拨了拨柴火,转头亲吻自家夫人。

        周泽楷口头上让他占尽便宜,在外让喊夫君就喊夫君,晚上关起门来就身体力行地伺候叶修。叶修与他合拍,虽觉频繁,但也舒服得紧。唯独一点,就是周泽楷的宝贝粗长了些,每每弄得叶修涨得发慌,有种自己正在产子的错觉。

        或许这跟周泽楷是马有关?叶修有次去马场看马,故意避开马场主人和洗刷的马奴,偷偷摸摸、小心翼翼地瞄一眼马屁股。哎,没看到,再歪一点?还没等叶修看个大概,那匹被偷窥的马突然发狂,咬断缰绳从马场跑走了。

        叶修:“……”吓死我了。

        周泽楷走过来,霜打茄子似的委屈道:“你为何去看别的马?”

        叶修能说什么呢,不,他什么都不能说,举起双手表示投降,一整天哄夫人,完了晚上还要被狠狠惩罚。

        周泽楷很爱吃醋,却从来不主动表现出来。一般来说,他随便使点小法术就能让叶修拍拍屁股赶紧回来哄他。然而周泽楷又疼叶修得紧,恨不得把全天下的宝贝都送给他。

        有一回,叶修做完任务,携妻回京复命。两人在皇宫用完晚膳,皇帝召他私议,周泽楷乖乖地跟宫女出去等他。叶修心想不对劲,平日里周泽楷都隐身跟在自己旁边,今儿个那么听话,有古怪。

        叶修回想席间自己是否有什么越界之举,觉着自己装出严肃古板模样,连皇帝的取笑都推脱了,照理说没有让周泽楷吃醋的地方。想归想,事情还得办。皇帝拉他在密室里讨论边境治安,局势动荡,一场小战在所难免,皇帝心急,派他去那里支援,叶修应了。

        心系百姓安危,他觉也没睡,连夜出城,赶往边境。叶修怕周泽楷困倦,特意让他去睡。周泽楷不肯,现出原形,要驮他走。叶修哪里舍得,刚想说什么,就看见周泽楷变化时从他身上洒落满地的皇宫至宝。

        叶修:“……”

        夫人三观不正,法力强大,不知如何调教,叶修问他“放东西了?”

        周泽楷打个响鼻,轻声道:“放了一箱夜明珠。”

        叶修揉额,心想那箱夜明珠再稀缺好歹也有市场,这地上镌刻皇家印记的宝贝根本卖不出去。于是他又和周泽楷潜回皇宫,把东西换了回来。

        周泽楷面上不说,一副什么都依从他的模样,心里铁定是失落自责的,他怕自己送礼不成,还给叶修添麻烦。叶修抱他,笑哄道:“哪里是添麻烦,小周疼我,我欢喜还来不及。你同我行走天下,见多了就学会了,不必抱歉。”周泽楷闻言,开心地把叶修吻得唔唔直喘。

        周泽楷待叶修极好,叶修也宠他非常。两人心意相通,往往一个人在想什么事,另一个人就提前做好了。周泽楷后来找了本书,说是双修的,叶修听了老脸一红,也随他去了。过去数十年,叶修仍然年轻俊逸,为了不让他人觊觎,叶修主动和周泽楷归隐山林,再不问世事,只在亲人故去时才让周泽楷将他变成老人模样去祭拜。

        周泽楷和叶修百年恩爱,在妖界传为佳话。没有棒打鸳鸯的道士和尚,二人在小青山上过得潇洒。叶修心想,这一生算是无悔了。


——————————————————————— 


        “听说了吗,小青山上的魔头走了!”

        “嘘——小声点,仔细你的皮!我听说那魔头不早就走了?说他去守着个凡人娃娃,守了十几年,真不知道是拿娃娃当食物还是当情人儿。”

        “嘿嘿,这你就不明白了吧。起初我也以为那娃娃是大补之物,那魔头要用他下锅,结果前些日子我亲眼看见,他和那凡人成亲了!”

        “什么,你说那魔头!你驴我的吧?那煞星竟跟凡人在一块儿了,别是个阴谋。”

        “谁知道呢,大妖的想法你我怎么清楚。我跟你说啊,那魔头在凡人身边时,别提有多像那些和尚道士,一副清高样,看着纯良。”

        “嘁,我当年不幸,撞上一回魔头屠戮,差点以为自己也要死了,但他只看我一眼便不再理会,也不知道是不是杀够了,不屑我这种小喽啰。你是没看见啊,来多少他杀多少,血染小青山啊。”

        “算了算了,别说这个了。瘆得慌。总之小青山没了那魔头,现在日子可要舒坦。”

        “呸,还不如他在的时候。没看那猴子精占山为王,吆喝我们吗?魔头在时可从不理会我们。”

        “那倒是。希望别牵扯到我们这种小怪。”

        “是喽是喽。”

 

        数十年后。

        “回来了。”惆怅感慨。

        “回来了。”高兴怀念。

        “回来就好。”有点高兴。

        “是啊。”十分开心。

        “那凡人也来了。”

       “不是凡人了,那叫人精!”

        “哦哦哦对,人精还可以。”

        “嗯,不欺负咱。”

        “你觉没觉得……”

        “你觉没觉得……”

        “你先说。”

        “魔、大王变了不少。”

        “宽和了,不杀生了。”

        “哦。”

        “嗯。”

        “挺好。”

        “很好。”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那散了吧。我得给夫人送酒去。”

        “我得给夫人采果子去。”

        “大王吩咐的?”

        “是啊。”

        “那一起吧。”

        “好嘞,赶紧的。等急了大王可要不高兴。”

        “没事儿,有夫人呢。”

        (全文完)


评论(9)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