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包叶】孤城(3)

        #丧尸包☆人类叶#

        #三观不正末世文#

        #黑化包子吃不吃#

        一行八人,分别开两辆车往巨坑边缘绕。叶修在前面带路,副驾驶座是包子,后座是唐柔。

        一路走来,H市已成孤城,除了坑底丧尸的吼叫,耳边只能听到汽车行进时窗外的风声。唐柔托腮看外,眼睛波光明灭,神色冷淡得颇为决绝。

        叶修转过街道,在后视镜里看到她的发呆,“研究出疫苗以后,你未来打算去哪里?”唐柔闻言回头,看向前方只剩一截的车座道:“随便去哪,幕后工作者只要有个实验室就能过下半辈子。”

        “没想过找个男朋友?”包子似懂非懂地嗷嗷几下,叶修抽空摸了摸他的长发。

        唐柔嫌弃蹙眉,“要来干嘛,摆家里当吉祥物?还没我自己一个人快活。”

        叶修忍俊不禁,“看不出小唐还是个单身贵族。”

        唐柔听出他的揶揄,微笑道:“哪像叶先生美人在侧呢。”

        叶修余光掠过包子性感俊美的脸庞,不由郁闷,这算哪门子的美人。

        两人都不是多话的,说了这么几句就冷场了,但他们倒是没有半分不自在。安静如空气充斥车内,后面的特种兵小队也没呼叫他们。

        快转完一圈时,唐柔忽然问他:“你和包子怎么办?”叶修顺口答道:“什么怎么办。”

        唐柔正色道:“你知道我在问什么。”叶修当然清楚唐柔想问什么。

        疫苗研究出来后,身先士卒的叶修到底算什么?算小白鼠,还是救人的大英雄,刻在石碑上讴歌说这就是进化成功的那个人?而包子呢,如果他能有理智,还能再次进化,变成人类模样还好说,假如不能,人类不可能放着那么大一个生化武器让他自生自灭。唐柔说过“进化”本就是少数,有极大可能疫苗能让人不变丧尸,却不能进化,世界规则发生改变,异类会被隔离。

        叶修对队长有所保留,仅让他知道基本信息,不得不说是在冒险,他有自己的考虑在里面,结果如何难说,但该说的还是得挑明。

        坑边缘看完了,小队里有人懂炸弹的正在讲解,叶修凑热闹地过去旁听,队长瞄他一眼,并没有让他离开。

        “杀伤力不小的炸弹,但我检查过了,没有放射性物质。”那人道:“能确定无人生还。”

        众人沉默,孤城无言。包子懵懵懂懂地摸了把检查用的机器,通讯兵看见了立马制止,包子龇牙咧嘴,转头去找叶修。

        半晌后,队长说:“叶修同志,命令已经下达了,首长也参与了决断。”叶修明白,他们转接电话让老爸知道了自己这边的情况。他问:“然后呢?”

        队长接着说:“他们希望你们留在H市。后面会派人过来,陈博士也来。”原来如此,在不确定叶修和包荣兴危险性的前提下,幸存者基地不可能让他们回去。

        叶修比了个手势,“OK。”

        队长沉默,“我很抱歉。唐博士……”唐柔笑笑,“没事,我留下就行,待了几天也习惯了,再说叶修会保护好我的。对吧,叶修?”

        叶修抓着包子的手挥舞,“是的,公主殿下。”大概是叶修反差萌来得太突然,特种兵小队惊讶,回神后忍不住低声闷笑。

        特种兵小队散开查找线索,叶修三人则下车缓慢行走。H市已被他打造成一个空城,只要没有产生自主意识而刻意躲避的丧尸,唐柔就很安全。

        “这就是我当时藏的地方。”唐柔指的地方是个破烂的通气管道,她当时就躲在里面,后来爬出来探查,一不小心就被包子抓了回来。

        “唐博士,麻烦您过来一下,这里有个实验室!”通讯兵一路小跑过来,带领他们进去。

        实验室在一个小餐馆的地下室,走下去是狭长的通道,整体走势往下,坡度较大,初步估计是10度左右。一行人不敢走太快,小心地走了五六分钟,差不多深入地下有三十米时,他们才到达终点。

        巨大的圆形门拦住去路,人站在门口,能感受到寒气往外冒,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小心点,里面可能还有丧尸,说不定,有变异丧尸。”队长看了包荣兴一眼,小心地退后几步。通讯兵是搞科技的,还有个生物物理化学都很好的帮手,两人研究了一番,很快解开了密码锁。

        圆形大门随之开启,寒气如潮水喷出,冷得人骨头发抖。

        “小心。”队长打了个哆嗦,睁大眼睛,集中精神,向前迈去。

        叶修和包荣兴打前锋,唐柔在中间,后面是特种兵小队。进来后大家看到的和普通实验室没什么区别,亮堂堂得刺眼,格外安静,听不到任何声音。地方很大,逐个房间检查太浪费时间,通讯兵推测出监控室的位置,一行人顺利找到并抵达,调出视频后意外发现整个实验室基地空空如也,并且存储卡里的监控视频都不见了。

        “既然没有活人,也没有丧尸,那就分头行动,去找找看有没有关键性的资料。”

        实验室有些东西是不能碰的,八人里就唐柔和小队里的白皮肤小伙子懂生物化学,于是兵分两路,队长和小伙子主动要求和叶修一块儿,说是要看住包荣兴,叶修没反对,唐柔听话地跟着另外三人走了。

        “你支开小唐是有话要说?”叶修直截了当地问。

        队长边翻找东西边说,“唐博士来过这里。”

        叶修神色平静,“看出来了。”

        唐柔其实并没有暴露什么,但也没有遮掩的意思,她的反应很冷静,沉着得不像初次发现这个实验室,但她没有说出来,也许是不想说,也许是不能说。

        队长叹口气,“队里的小张是学心理学的,等会儿我再问问他。”

        “你那么确信我和你站在一边?”叶修拿起一叠资料,手指碰到触目惊心的实验照片,仿佛实验过程就在他眼前,比电影都清晰。

        “老实说,我谁也不信,”队长的声音略显低沉,“知道吗,第一次看见你们时我很高兴,因为我觉得还有人活着,但当你告诉我你进化了,他是丧尸,唐博士又被救时,我就在想,你们的运气实在太好了。”

        叶修转身,高大的特种兵汉子背对他快速翻阅资料,从背影看,这个人有太多故事。

        “我经历的末世是生死,是灾难,每天都有人死去。在高强度的训练下,我眼睁睁看着人变成丧尸,除了逃和杀,什么也做不了。而你们呢,从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高高在上得像个上帝,好像末日对你们来说就是场玩笑。呵,这足够让我发疯。”

        旁边的小伙子一语不发地凝视玻璃罐中的液体,好像没听到队长说话。

        队长说,“好吧,这都是我比较阴暗的想法,不管怎么样,末日能尽快结束就是最好的,我选择相信你而不是唐博士,也是因为即便你进化了,你也没有舍弃人类,可唐博士眼里……说实在的,她比丧尸都令我感到害怕。”

        叶修把有用的资料收集起来,装到背包里。队长的话他能听,不能接,因为他知道,唐柔的确是比丧尸更加令人不安的存在,至于他自己,进化这种事,谁说得好呢。好运气,也不是一直陪在身边不走的。

        两方人马碰头,准备回去。叶修说我上个厕所,包荣兴留下来陪他,等人走了,叶修拐到一处角落,推开垒叠得高高得直抵天花板的箱子,看见了可供一人爬行的通风口。

        “这可真是……”事实证明,唐柔并非从通风口出去的,她或许是从通风口进来,但她绝对是从实验室出去的,不然堵住通风口的箱子无法解释。通风口是通往她刚刚指的地方吗?

        叶修爬进去,快速爬行,在一处十字路口停下。大家都还在等他,他不可能浪费时间,叶修爬回去,决定晚上再来探查。

        众人回去休息,资料被传送给基地,领导大怒,痛斥败类禽兽不如,竟然祸害人类,发现实验室里有不同国籍的科学家后,更加愤怒,督促特种兵小队一定要保护好唐博士,并且立马将陈果送了过来。

        陈果是第二天早上到的。前一天晚上叶修和包荣兴去探查,发现十字路口直走的尽头就是唐柔所指的地方。左侧爬了一段后,地面坍塌堵住了去路,叶修和包子就爬向右侧,爬了二十来分钟,才到一个可以站直身体的地方,竖直方向上有条黝黑的通道,被震断的爬梯歪歪扭扭,却也难不倒两人,跳跃着往上去,也就二十来米,最上面有厚厚一层石板,防止土层崩塌。

        叶修脑袋上方就是个类似水井盖的朝外推的门。他不知道上面有什么,起初推一下,上面有东西压着,他一使劲把东西掀翻,跳出去后,凝神一看,满目丧尸。

        还全是哑巴型号的,它们大张嘴巴,长相奇丑,愣是没发出一声,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叶修。

        怎么回事?叶修被搞糊涂了。恰好包荣兴跳出来,兴奋地叫了声,哑巴丧尸全都聚集过来,不攻击不嚎叫,就是围观。

        叶修:“……”

        晚风腥咸,夹杂着腐烂的味道。他在夜里能视物,左右打量,心里渐渐有了猜测。

        这是大爆炸的坑底!至于是哪一处,他还需要再观察确认。叶修把门关好,跳起来穿过丧尸群,几个起落间,只觉远山诡异的熟悉。

        似乎……是包荣兴家的位置?叶修的心沉下去了。

        唐柔和幕后人有关吗?她知道通风管道和实验室,那她自己是不是也来过坑底,或者更早以前,包荣兴家的炸弹就与她有关?假使爆炸后她来过这里,叶修后来赶下来的丧尸是否与她相遇过?再大胆猜测一下,如果两方相遇了,她还活得好好的,那么唐柔到底是进化的人类,还是有智商的丧尸?

        唐柔一直表现得像个普通人类,但H市的丧尸早没了影子,叶修惯性认为她会吸引丧尸,所以隔绝一切危险的可能性,反而没了测试的机会。

        没有证据,叶修不会贸然下定论。他带着包子从通风管道回去,堵好箱子,悄无声息地回家。

        其实,如果唐柔真的和他二人情况相似的话,他们的夜探根本就没有意义。叶修作为进化的人类,耳听八方,隔壁房间发生了什么,他都听得一清二楚,唐柔若是和他一样,就一定知道他们去做了什么。

        陈果来的时候,唐柔神色自若。陈果给了她一个拥抱,唐柔罕见地露出真心的微笑。看得出来,唐柔和陈果以前是认识的,并且是很好的朋友。

        唐柔之前的说辞有几分可信?叶修没把夜探的事告诉队长,他想等事情确认了再说,毕竟唐柔什么都没做,或许是有自己的打算,只是不想跟一群大男人说而已。陈果,会是个突破口。

        原本特种兵小队是要撤离的,坑底的丧尸上午就被他们全炸成块状物,队长说,领导让他留下,其他人回去再组队。

        叶修不答应也不行。他爸都发了电报让他好好配合,不许搞特殊化。

        人走茶凉,转瞬房里多了个姑娘,少了四个汉子。实验室里还有基地派来的助手,并不和叶修他们说话,连门都不出。陈果和叶修不熟,同队长倒是聊过几句,两个年轻女博士很快进自己的实验室工作去了,队长在实验室门外守着,叶修和包子则在客厅打发时间。

        叶修不是没想过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别人,比如说去其他城市救人,起码能减少很多伤亡。然而唐柔也说了进化具有不可控制性,他作为个例没有代表性,所谓的进化不一定是顺向的,也有可能上一秒他还正常,下一秒他就退化了。况且包荣兴就是他的武器,叶修不正常了,指望包荣兴拯救他,想都不用想,铁定是助纣为虐。所以两人作为观察对象留在H市待定,无所事事地发呆。

        叶修在思考唐柔身上的古怪和她所有行为、表情不合理的地方。唐柔的态度总给他一种无所谓的感觉,虽然她说自己是普通人,但她又留下了很明显的线索,像是迫不及待地等着叶修揭发她的身份。这才是最古怪的——唐柔为什么要留下破绽,这对她有什么好处?

        包荣兴没血可抽,唐柔做实验时讲究数据,有时拿锯子锯,有时拿小刀割,这些对包子来说无关痛痒,反倒是队长看了脸色略微苍白。叶修拍拍他的肩膀让他放松,惹得包子一阵不满,跳起来就要咬队长。

        “包子!”叶修一喊,包荣兴就听话地转回来粘着他,也不想着咬队长了。

        “他还真听你的话。”队长收回枪,平复加快的心跳。作为训练有素的特种兵,还是佼佼者,队长不怕死不怕变丧尸,但包荣兴带给他的印象就是永远不可能被打败的强势。因为包荣兴和僵硬迟缓的丧尸不同,他比人类强十倍百倍,人类的子弹根本打不穿包荣兴的皮肤,甚至连一点伤害都无法造成。队长一想到以后世界上可能有第二个、第三个包荣兴,他就心脏发抖,但他把这份担忧藏得很好,表现出来的只有吃惊——尽管叶修已经看出来了。

        “包子,我们继续。”唐柔冷冷道。被打断实验,陈果还没生气,唐柔先不爽了。

        叶修摸摸鼻子,让包荣兴站好,全程配合两位女博士的实验取材行为。轮到他抽血时,叶修特意抱住包子不让他动,就怕他待会儿胡乱攻击人。好在包荣兴虽没理智,对叶修却是百依百顺。小白鼠之旅结束后,叶修和队长又聊了一次。

        “小张说唐博士、是唐柔,不出意料的话,她可能参与过那个实验。很多迹象表明,她在用拙劣的手法掩盖自己,可是,为什么呢?她是魔鬼吗!”队长身处龙潭虎穴,只觉得唯一的希望都没了。

        叶修示意他冷静,“或许我们应该换个思路,她让我们发现的目的在哪里?向人类宣战,还是只是单纯地想玩个游戏。”

        “游戏?你说这灾难是她的游戏?开什么玩笑!”队长情绪失控,捏紧了枪把手,表情狰狞。

        叶修叹口气,“我们不应该把事情想得那么糟糕,她就是在等我们主动询问,准确的说,是质问。陈果那里,我私下谈过,她并不知情。”

        “你这是在打草惊蛇!”

        “控制好问话的节奏,陈果不会察觉到我的意图。”叶修很冷静,相比较于队长的愤怒,他的态度更加明确,就是要把危险控制到最小程度,而现在他们不得不按照唐柔的剧本来演戏,接下来就到了该对峙的地步。不出意料,看起来很稳重的队长突然失控般质问唐柔,就像被牵住丝线的木偶做出这一举动。

        然而唐柔的反应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你们在开玩笑?我怎么会帮助可能害死我导师的人来研究丧尸,甚至去毁灭人类?我又不是反派!”唐柔不理解他们的质问,甚至显露出几分莫名其妙的神色。如果不是她演戏太好,那就是她真的不知情,难道说有不知道的第三者在试图嫁祸她,以阻止疫苗的研究进程?

        陈果则直接得多,读书人的骂法有很多种,三个大男人立马承受了来自女博士的暴风袭击。

        “够了,先查清楚再来抓人吧!”陈果关上实验室的大门,拒绝与他们交流。

        队长愣愣地说怎么可能不是她呢,叶修闻言陷入了沉思。他刚刚在唐柔被陈果推进实验室的瞬间,目睹了唐柔诡异的微笑。那一刻,她忽然明白了什么,目睹自导自演的恶作剧后,叶修的理智在悬崖一侧摇摇欲坠,但他的自制力要求他绝不能在这时候和唐柔彻底摊牌。

        他没有和队长说他看到的,只是接下来的调查很快符合唐柔的说辞。幸存者基地里有内鬼,恰好是那个组织的人。他暴露后选择了自杀,临死前用某种手段吸引其他地方的丧尸赶往H市,巨大的丧尸潮如猛浪拍礁,狠狠撞击在H市的各个角落。

        末日黄昏,污血漫天。

        “越来越多了,还在赶来。”队长麻木道。

        包荣兴的丧尸首领身份一夜之间失去作用,他和叶修不会被攻击,所下达的命令却石沉大海。丧尸群不断往叶修的公寓楼袭来,目标很有可能是唐柔,偏偏唐柔的研究项目已经到了尾声。

        从第一批丧尸潮爆发开始,叶修和包荣兴就在不断地杀戮,以致今时,他们都麻木了。反而是队长从一开始的惊惧到后来的冷静,不得不说,人的潜力真的是无穷的。

        “快了。”唐柔疲惫说道。科研人员日以继夜,不辞辛劳,队长的怀疑也渐渐消失,现在的他全心全意地支持唐柔,全世界的幸存者都在期待唐柔的成果。而叶修,在暴风雨前的杀戮中,嗅到了不祥的气息。

        唐柔去过实验室,她后来坦言说自己曾经顺着通风管道来到实验室里面,因为怕有丧尸爬进来,所以才拿箱子堵住,准备在实验室躲过追捕的丧尸。后来她发现外面丧尸减少后,就自己出了实验室,也是怕误会所以才没说出真相。队长表示理解,可叶修却知道,唐柔在说谎。

        丧尸潮一波一波涌来,不至于忽略沿途的人类,却始终坚定不移地往H市行进。说是天灾,其实就是人祸,导致了末日的屠杀和悲剧,最后的舞曲俨然奏响。假如卫星能拍到地球全图,就能看到数十条长带在向H市飘游。

        叶修想,可能唐柔才是末日的主宰吧。不,或许她已经不是唐柔了,又或者,真正的唐柔早已不在。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