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新生代叶】越狱游戏

        #新生代叶,年龄私设,背景私设#

        #灵感来自B站UP主逍遥散人的视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1046225#

        #带乔一帆、包荣兴、安文逸、刘小别、高英杰、唐昊、孙翔、邱非、宋奇英、盖才捷、卢瀚文玩#

        #借花献佛,祝22 @22 生日快乐,天天都是小公举#


        叶修是个游戏UP主。原本只是做无声攻略,他做了两年,因为视频质量太高,粉丝太多,个个喊着要听“君莫笑”的声音,直至某日怨念冲天,微博热搜第一就是“倾听 君莫笑”,叶修才察觉到粉丝的深深爱意。他是个宠粉的好UP主,当天就开了直播间,一腔烟嗓撩动无数少男少女心,一度使直播网站瘫痪,起因是观看人数太多,刷礼物的人太多。

        “君莫笑”的主打作品是荣耀方面的攻略,有时会有其他游戏的友情演出。粉丝自从听到UP主声音后天天舔屏,耳机买了一打又一打,恨不得给自家笑笑刷到富豪榜上去。当然这就是个美好的期望,但足以说明“君莫笑”有多火。哪怕不是受众最广的荣耀,而是其他的游戏直播或攻略,粉丝都能疯抢疯玩,希冀和男神/笑宝来个甜蜜初遇。

        因此,各大游戏的代言广告纷至沓来,希望叶修带带人气,然而由于叶修同志比较挑,代言的游戏十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他也被粉丝称为良心UP主。

        突然有一天,叶修久不更新的微博被望眼欲穿的粉丝刷出了新动态。

        君莫笑V:今晚七点直播越狱。

        庞大的粉丝群顿时炸成了烟花。可爱的笑笑宝贝要玩新游戏了,肯定得去支持啊,于是直播网站又一次瘫痪。

        于是有人问了,越狱是什么?答曰:一款自由匹配的越狱新游戏,具体的自己百度去。

        晚上七点,无论是君莫笑粉丝还是越狱的观望者都涌进直播间,后台工作人员苦不堪言。没办法呀,常驻大神君莫笑在他们网站就意味着镇站之宝,妥妥的摇钱树啊,就是每次粉丝的数量都能刷到新高度,工作人员特地调高了叶修直播间的粉丝数量后还要屡次更改,这点比较令人烦恼。这次他们做好充足准备,特地留人维护网络,保持顺畅,确保观看和互动体验。

        越狱这款游戏,说白了就是JPG动作游戏,一局游戏里有数个玩家扮演越狱者,或合作或坑队友,以逃离监狱为最终目的。过程中会随机刷新积分任务,积分越多,能买的道具越多,仅限当局游戏使用,每局重来都是清零状态。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身份、性格、技能,以及犯罪背景,还能选择男女和头像。也就是说,玩家高兴的话,也能把自己的实际脸部数据放上去。

        笑笑粉们暗暗搓手,说不定能见到笑笑的脸呢,想想就开心到流口水,然而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叶修并不关注这些,他注重的是游戏体验,比如说打斗的流畅性。有意思的是,这款游戏是VR的,并且游戏公司的全息技术走在世界前列。叶修觉得游戏应该会很刺激。

        七点一到,叶修佩戴好装备,进入越狱。

        越狱的一局游戏时间很长,除非玩家作死挑衅狱警,被杀死后不选择观战,直接开溜。玩家人数上限为20,下限为10,多人多点作战。越狱尚处于内测阶段,叶修的直播是开发商那边盛情邀请后才有的,拿的账号也贴心地送了很多局外的东西,游戏里倒是公平,君莫笑直接光杆子上阵。

        内侧玩家有两千个,就算是同时玩越狱,顶破天也就200局,所以随便匹配的话,玩家能看到眼熟账号的几率是非常高的。这还不算组队进局的。游戏圈里有名的不多,叶修很可能匹配到其他在直播的同行,这就更让直播变得有可看性。

        叶修下午就过了新手关,也没试玩一把,直接上手,晚上是他第一回开局。游戏确认开始后,界面显示这一局有12个人参加,列出的ID让直播间都沉默了。

        一寸灰、包子入侵、小手冰凉、飞刀剑、木恩、唐三打、一叶之秋、战斗格式、长河落日、青之驱、流云……加上君莫笑,恰好12个人。

        弹幕刷屏了,叶修只觉眼前流光闪烁,红色塞满眼球。

        -我去,这些人不都是君莫笑推荐的新人游戏UP主吗!

        -越狱的匹配是不是有毒???

        -咦就我觉得很有意思吗,以下克上什么

        -前面的注意标点符号,我们的队形不能乱!

        -啊啊啊,我从笑笑的系统脸看出了四个字——一脸懵逼!

        叶修的确震惊,系统脸都表现出来了。这齐刷刷的新生代是怎么回事?他的号召力那么强的?小伙子不会是看着他的直播点的确认吧?不管叶修怎么想,游戏已经开始了,他尽职尽责地看完CG,等待自己能动的时刻,顺便把弹幕关了。此时弹幕已经刷满了一句话——

        -缘,妙不可言。

        越狱的开头是一个大型监狱的背景介绍,公共CG就是这一段,画面精致,制作精良,能感受到美工组的诚意。接着是每个玩家所选角色的背景,这一段是片段式的回忆,比较简短,主要是帮助玩家入戏。最后才是玩家操控角色的越狱过程。

        叶修选择的角色是个宅男,入狱原因是抽烟危害身体健康,关进来三省吾身。叶修吐槽这算什么入狱理由,然后操纵君莫笑,表情自若地当着狱警的面打量监狱隔间里的环境。

        -笑笑好淡定啊,好想亲他。

        -冷静,才刚开始!

        房间是长条石块垒砌而成,朝向通道的那一面墙有个狭小的长洞,嵌着一扇钢筋铁棍的门,铁棍间的距离很小,人并不能从缝隙中钻出去,想出去就得有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监狱总体带点巴士底狱的色彩,只是君莫笑的角色设定太现代化,单纯用时代来推测游戏是行不通了。

        房间里只有块破木板和一点干草,没有床也没有马桶。墙角的异味扑面而来,君莫笑观察墙壁的斑驳,心想幸好粉丝闻不到,不然真的是游戏体验极差。

        就在这时,屏幕上方刷新了一条信息。

        唯一接头人已刷新,请逃离房间的玩家尽快解放伙伴,共同越狱。

        同时,君莫笑房间的锁被打开了。他闻声望去,看见一个严肃的老头飞快地开完锁,招呼一声就跑走了。而狱警早没了踪影。

        叶修:……

        运气那么好的?叶修心想,可能是我的人格魅力征服了接头人吧。他果断钻出牢门,阴森通道里墙上的煤油灯忽明忽暗,有些可怖。他倒是不怕,还提醒粉丝别怕,说那些都是假的。

        -瞎说什么大实话啊,我的笑笑。

        -我的笑笑实在是太温柔了——来自玩逃生100遍也不怂的女汉子。

        君莫笑动作谨慎,脚下放得很轻,屏幕的地图只在他探索过后才会延展出去,也就是说,他不去走一遍的话,地图就是不完整的。开局后,所有玩家都是不能通讯的,他想要找到伙伴就得一个一个房间摸索过去,纯粹是试胆的,因为谁也不能说玩家转角不会遇到爱,下一刻狱警大哥就会在某个角落和你面对面拥抱,并友情赠送你一刀。

        君莫笑走到通道尽头,没看见小伙伴,迅速探头后,发现转角的另一条通道上,一个狱警正在走来。君莫笑伸回头,默数时间,屏息听脚步声。

        3、2、1,就是现在!君莫笑迅速抓住来人衣带,往过道一带,在狱警没来得及反应时直接一个掩体杀,干脆利落地夺得一血。

        装备到手。

        君莫笑把人扒光衣服,看见角落里有个木箱子,他拿狱警的剑劈开,得到两瓶药水。一瓶增加血量,一瓶增加力气。别看君莫笑宰人容易,其实受角色限制很大,宅男体质根本没多大力气,讲究的就是速战速决。他果断喝下增长力气的药水,把昏迷的狱警扛起来,丢到自己的房间里,顺手扯了衣服上的带子把人绑好,嘴巴也堵上,再摆好躺在木板上的面壁姿势,才锁门出去。

        -这熟练的操作……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君莫笑。

        -为狱警大哥默哀,谁叫他挡道了呢。话说越狱没有杀人判定啊,看样子是没死的。

        叶修这时说了一句,“狱警只是昏迷。”君莫笑力气大涨,叶修操纵角色将整层楼探查完,如法炮制地撂倒了三个狱警,得到了许多东西。

        “看来他们不在这一楼。”叶修不再浪费时间,让君莫笑往楼下走。他刚才看CG时就注意到监狱的布局,是跟铁桶一样的圆柱形建筑,画面放到内部构造时,有盘旋而上的楼梯。果不其然,君莫笑走到楼梯口,所见只有往下的楼梯,他俨然是在最高层。

        “看来不一定是我运气好,很有可能是最高层的角色被判定为第一个出房间的人。”

        君莫笑小心下楼,刚拐弯就遇见不同服饰的狱警,他连忙把人放倒,却察觉到狱警变强了。

        “不同服饰的狱警战斗力不同,越往下应该越强。尚不能判断他们是否会群聚,我在看见的瞬间就把人嘴捂住了,看样子是会喊人的。玩游戏时要小心不要让他们叫出来,以防被围攻。”

        君莫笑下到下一层。楼梯出去是个大厅,大厅外围是四通八达的通道,里面是犯人的房间,而大厅中间的空地摆满了刑具,君莫笑乍一眼看过去,满是陈年污血,配着摇晃的灯火,更加诡异。

        大厅无人,狱警可能在通道里,楼下随时都会来人,君莫笑不能长时间逗留在楼梯口。他贴墙飞速进了条通道,走了一段路就望见了趴在铁门上笑得灿烂的包子入侵。

        头顶的绿色ID随着包子入侵的动作左右晃动,君莫笑不忍直视,叹气把他伸出来的爪子推回去。

        “等着,我去拿钥匙。”君莫笑在拐角守株待兔,绞晕一个狱警,拿到了钥匙。

        “包子,安静。”君莫笑用相同手法把狱警处理了,身后多了条兴奋的大尾巴。

        “老大,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包子入侵抱住君莫笑,一本满足。

        -哟哟哟,您的忠犬已上线!

        -啊啊啊,金发包子超级帅的!我看过他的真人直播!

        “你勒到我了,好了包子,我们先救队友。”君莫笑好不容易挣脱包子入侵的怀抱,加快速度扫地图。幸运的是,这层楼不止包子入侵一个人,还有一寸灰和小手冰凉。三人分别是犯了肌肉罪的健身教练、太可爱而引起行走困难的大学生,以及太过温顺而被丈夫送来改造的家庭主妇。

        叶修:……

        哈哈哈,小手那高冷模样哪里看出来的温顺!还有一寸灰的太过可爱是什么鬼?叶修边笑边吐槽罪犯的设定,一寸灰和小手冰凉静静注视,君莫笑立马严肃地说道:“嗯,继续,继续。”

        鉴于小手冰凉身材火爆,娇小可人,三人解决了狱警后给他套上了好几层衣服,以免有伤风化。然后四人搜刮了箱子,得到一些物品后准备下楼。

        “这都是我队友,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接下来要互帮互助,共同走向美好生活。”君莫笑这样说着,脚下一踹,把楼梯口的木箱子踢碎,拿了护盾给小手冰凉。

        -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狱警那么弱?

        -那是笑笑太强啊,傻孩子。

        -我笑笑好强,又get新技能——旋风踹!

        有句话叫做,FLAG不能乱立。几秒后,升级的狱警一剑把小手冰凉戳死了。

        小手冰凉已死亡。

        三人:……

        已经化作一具尸体的小手冰凉:……

        “好吧,小手围观吧,这游戏可能比较难。”三人苦斗狱警,在残血情况下终于胜利,叶修脸不红心不跳地安慰一番,让包子入侵把小手冰凉扛下楼。提示说了,带死亡队友逃出监狱,能加100积分。君莫笑面色自若,看不出半分积分狂魔的样子。

        “第三层有坑,狱警一个抵三个,没把握好节奏容易团灭,大家抱团啊,注意跟紧我。”

        这次他们没那么好运,大厅有个狱警在拷问犯人。BGM是罪犯的哀嚎尖叫,气氛更加渗人。

        君莫笑低声说:“大厅有个人,你们别慌,我们尽可能把人引到楼梯上来,避免其他狱警过来。”

        于是一寸灰牺牲美色,把狱警勾引了过来。趁他迷糊着,三人一顿快打,在基本残血的情况下,顺利解决。这次打得比之前那个还艰难,因为一寸灰的勾引技能还有个副作用,自带惹怒效果。狱警清醒后攻击能力增加10%,包子入侵差点被他戳死,一剑下去基本是凉了。幸好君莫笑及时拿麻袋砸狱警,投掷出晕眩效果,救了包子入侵一命。

        “包子,你刚刚冲太前了,要保持距离,你剑够长。”君莫笑又说,“一寸灰,你刚刚在外围伺机补刀,很好!保持冷静,确保精准度,尽量往人头上糊。”

        系统的判定是,无论玩家拿刀砍还是拿剑刺,狱警只会昏迷,而玩家脆弱得只要一踹就挂了。所以总体形势还是对他们不利。

        君莫笑带着小伙伴来到大厅,沿途救了遍体鳞伤的NPC,拿到20积分。NPC摔在地上低低喘气,包子凑上去跟他聊天,一寸灰赶紧把人拉回来。

        在无法确认通道里是否有两个及以上的狱警的情况下,贸然进通道可能会团灭。君莫笑示意两人在大厅的木箱后藏好,自己选了条通道进去,走完后发现没有小伙伴,也没有狱警。他立马换了方向要出去,恰好遇上走进来的狱警。

        君莫笑大步冲刺,先拿麻袋砸晕狱警,趁他晕眩时,赶紧补刀,可惜攻击力不够高,有效时间堆积的伤害不够,他只能走位躲避,再拿麻袋砸。君莫笑的节奏很好,有条不紊地刷怪,虽然局势对他不利,但他在反应过来自己被孤立时,连忙想出了办法。办法是简单,就是先晕眩,再补刀,再晕眩,再补刀。但实际操作是很难的,因为狱警反应速度很快,砸不准或者躲避速度不够快,都会让玩家秒死。玩家还要注意不让他喊出来,免得被群殴。

        君莫笑一个人刷,效率肯定不比三个人,但也因为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其他不确定因素,他才保证了必胜。他说:“这个时机要把握好,反应要快,普通玩家轻易不要尝试,高玩倒是能练练。”

        -我笑哥日常无敌帅!

        -别闹,那是我家笑笑大神!肯定强啊!

        -我墙都不扶就服你!233

        狱警倒地,君莫笑摸出钥匙,把人拖到通道口,果不其然,一寸灰和包子入侵没来支援是因为他们也陷入了僵局。君莫笑提剑就上,发现包子入侵残血,一寸灰还有半血,两人正在艰难溜怪。他一加入,情况就好很多。这个狱警被包子入侵的肌肉技能套上了个“怂”效果,没敢喊出来。只要注意别让包子入侵送人头,三人打配合就能解决。

        完了包子入侵把两个狱警拖走。一寸灰找到了飞刀剑,打开牢门放他出来,还给了装备。君莫笑处理完狱警,跟飞刀剑打了声招呼,也给了些药水之类的物品。然后四人继续扫荡地图。

        飞刀剑的角色是个手速太快的打地鼠爱好者,被人举报用外挂才进的监狱。其他几人无力吐槽,知道他有个“连珠带炮”的技能,可以让狱警有长达10秒的晕眩效果后,表示救人救对了。这里要补充一句,君莫笑的技能是身轻如燕,技能CD里速度极快,但时间很短,因为宅男体力不够。而已经凉了的小手冰凉,则是拯救一笑,有回血效果。

        角色和技能之间有什么逻辑先不论,飞刀剑加入后,这层楼很快也扫空了。一群人救了个由于打光棍太多年而进监狱的木恩,成功有了个“魔术师”技能,引发狱警同情而降低20%的攻击力。

        君莫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游戏不可能让他们这么轻松地推到楼底,肯定有坑。木恩表示同意他的想法,提醒大家注意安全,警惕大坑。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四层的布局完全是大变样。楼道边是扇木门,落脚点面积很小,君莫笑站在门前听里面的动静,其他人都在楼梯上站着。门太小,不好全都冲进去,但引人过来关门打狗还是可以的。

        君莫笑听见里面有两个人谈话,侧身向身后比了个“二”。等到声音远离,他侧耳听了一会儿,掏出四次元口袋里的麻袋,用胳膊顶门慢慢开门。

        空无一人的原野出现在他们面前,野风吹来,徒留几人风中凌乱。

        “不是监狱吗?怎么会出现草地?”飞刀剑跟在君莫笑后面进门,拿剑挥了挥。

        “哇,老大,真漂亮啊!”包子入侵赞美道。

        君莫笑手举麻袋,东张西望。体力值快下降到底时,他把麻袋收了回去。

        “不是幻境。很奇怪,在门外听声音分明是室内,进来却变了。”君莫笑眺望远方,茫茫原野上蓝天白云,很是安详。

        “不对劲,”木恩道,“你们看,门消失了。”

        众人回身,只见来时的木门毫无踪影,他们身后同样是一片草原。

        “先走走看吧。”一寸灰看着君莫笑建议,君莫笑回过头来,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走吧。”君莫笑打头阵,包子入侵扛着小手冰凉跟在他身后,飞刀剑和木恩在两侧,一寸灰殿后,呈菱形前进。

        随着他们越走越远,环境随之变幻,大亮的天色忽而转为垂暮,斜阳泛冷,红光漫天。

        “有东西过来了,”君莫笑止步,趴在地上静听,忽而起身道,“不是人,要小心。”这时候跑显然没意义,只能先试探一下了。

        话落不久,众人视线里出现了一只巨大的三头猎犬,面目狰狞,脚踏火焰,如闪电驰骋而来。

        “地狱犬吗!”包子入侵兴奋叫道。

        -我想问游戏制作组,这是越狱还是奇幻漂流啊?

        -同问,感觉一下子就刺激起来了!

        君莫笑道:“散开,别聚在一起!”

        地狱犬冲过来就是三个头分别砸下,人群不被分开都不行。地狱犬啃了草皮,大怒,凶狠地开始喷火。五人用尽办法,得出结论如下:地狱犬血厚防御力高,攻击强大,就是准头不够。怎么磨都磨不下血皮,大家干脆成线形横扫草原,往地狱犬来的方向急奔。

        “看来设定是要让我们救队友,拿神器来打啊。”君莫笑有节奏地奔跑,时不时慢跑几下,让粉丝心惊胆战时又急速前进,走位风骚,皮皮虾都比不上,还略带虐粉性质。因为千万粉的心七上八下,恨不得冲进屏幕给笑笑加油助威,有入戏过深者,站起来手舞足蹈,满脑子都是抗笑笑逃命。

        木恩率先发现远处有三个巨大的三棱锥晶体。跑近了,众人看见熟悉的绿色ID,分别是唐三打、一叶之秋和战斗格式。

        三人在晶体里沐浴火焰,表情痛苦,见他们到来才露出放松神情,但很快又被火烧得皱紧眉头。

        “救队友速度不够快的话,队友可能会提前下线。”君莫笑总结了一句,几个跳跃落到三棱锥前,又用了几个假动作,让地狱犬的火焰喷到晶体上。

        “我去!你是不是嫌我还不够熟啊!”唐三打怒吼。

        “抱歉抱歉,我以为能以毒攻毒。”君莫笑闪避火焰长蛇,顺手把没躲过去的木恩拉到怀里,就地翻滚,靠在晶体后侧。

        “前辈,我们得尽快找出线索。”木恩的头发被烧卷,脸上也沾染了草灰,看起来很是狼狈,但他其实和一寸灰一样,有属于自己的天赋。

        君莫笑点头,两人又躲过攻击,分开滚到两侧。包子入侵一直扛着小手冰凉,但他有飞刀剑和一寸灰吸引火力,压力倒是不大。

        这时战斗格式吼道:“钥匙是地狱犬的舌头,舌头能割!”

        君莫笑闻言,同时在晶体上飞踏几步,跳上地狱犬的身体。地狱犬除了脚上有火,还喷点火苗以外,身体是没有火的。君莫笑拿之前从狱警那里夺来的剑狠狠插下,直接把剑绷断了。可恶的是,狗毛竟然滑得根本抓不住。

        君莫笑喊道:“再来个人!”

        飞刀剑应声而起,木恩、一寸灰和包子入侵吸引火力,散开而跑。

        君莫笑不断被地狱犬的动作甩到后方,就在他快滑下去时,飞刀剑从他头顶飞过,伸手把人扔到地狱犬脖子处,接着他猛地一踏,同样落在脖子处。两人相互借力,往地狱犬头顶飞,快被甩掉时瞅准时机,在脑袋们一高一低时,高处的跳下来,低处的往上跳。

        飞刀剑和君莫笑均是速度型角色,几个来回后终于在地狱犬喷火时,拿剑割下了舌头。两个脑袋同时化作晶粉,两人悬空掉落,快砸地时一个翻滚,以期减小伤害,但血条还是摔了大半。

        最后的脑袋愤怒极了,直追二人而喷火。舌头落地时变成钥匙,其他人根据一寸灰的指示,趁机放出唐三打和一叶之秋。

        “恶犬!爷爷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厉害!”晶体触碰钥匙就裂成碎片,唐三打轰然冲出,一拳砸在地狱犬身上。

        他的气势十足,那一拳砸出,轰天裂地,所有人以为地狱犬的生命就此终结了,君莫笑却大呼等等,下一刻,唐三打被地狱犬的尾巴抽到天边,成为流星。

        唐三打已死亡。

        还在火焰中挣扎的战斗格式:……

        其他人:……

        君莫笑叹气说:“就让你等等了啊。”

        一叶之秋窜出,君莫笑扔给他一把剑,一叶之秋接过,学君莫笑之前的动作,飞身上晶体,再踏而腾空,落在地狱犬的第三只脑袋上。

        包子入侵颠了巅小手冰凉,“干得好!”

        君莫笑喊道:“一寸灰!”

        原来一叶之秋飞空时,一寸灰早悄无声息跃到地狱犬身上。君莫笑和剩余的人吸引地狱犬喷火,一寸灰和一叶之秋配合无间,险而又险地将最后一条舌头斩下。同时,地狱犬变作沙尘,随风逝去。

        -啊啊啊,双一落地时的翻滚太帅了!堪比我笑!

        -木恩也很帅好吗!

        -你们难道忘了布置战术的笑笑了吗!

        -所以说打配合,就找君莫笑!哈哈哈!

        “叮——”钥匙在空中被木恩接到,抛向战斗格式所在的晶体。

        “轰——”三棱锥碎裂,战斗格式狼狈倒地,君莫笑赶过去给了他药水,众人一番修整,恢复到满血状态。

        “要加快速度出去,剩下的角色可能已经快死了。”战斗格式道。

        在地狱犬消失时,原野上出现了一扇木门,和他们来时看到的那扇一模一样。七个人加上一具尸体,赶紧往门的方向奔跑,一边跑一边观察新加入的小伙伴的角色。

        战斗格式是被欺凌的学霸,被恶人先告状地进了监狱,技能是“强大的学习能力”,可以制造一个3秒的敌人傀儡。一叶之秋是富家子弟,没有心机,被兄弟送进来等死,技能是“一掷千金”,有30%的几率触发狱警的友好效果,说白了就是让狱警变成自己人。

        “还是一叶之秋比较正常啊,前面的都什么鬼。”所有人羡慕嫉妒恨地想。

        门前是唐三打的尸体,包子入侵干脆一边一个,充当扛人专业户。有效战力就变成了6个。

        战斗格式开了门,门的另一边是熟悉的楼梯间,依然是狭小的平台,站不下两个人。

        “为什么不直接下楼?游戏不是说只要自己跑了就行?”一叶之秋在下到第五层后试图再往楼下走,却撞到了一堵空气墙。

        “如你所见,必须得把人都救出来才能下楼。之后各凭本事吧。”飞刀剑说了句。

        “说不定都能复活打群架。”包子入侵插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众人留了心眼,但现在还是先救队友要紧。这次门里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君莫笑决定不等了,正想推门,一叶之秋直接拿剑柄撞开了。

        其他人:……

        -哈哈哈,大家一脸懵逼的样子好好笑!

        -感觉一叶之秋就是第二个唐三打啊!

        -一叶的直性子也是很可爱了,2333

        门里一片漆黑。人进去后连呼吸声都听不到。君莫笑刚刚让所有人在腰间绑了带子以防走散,但没想到里面连声音都没有,宛如听觉失灵。他试探性地喂了声,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坏了,君莫笑扯扯带子,另一边回扯,力气还不小,他想着自己旁边的应该是一叶之秋吧,但还是多了个心眼,保持了距离。这种时候,游戏里要想挖坑给玩家,无疑是很容易的。

        几人走了一分钟,忽然有一瞬间听觉回来了,像是跨出了某个绝对领域。君莫笑猛地放轻脚步声,同时听见队友低声呼唤。

        竟然没换人?君莫笑眉头一挑。就在这时,身边冥火大作,他凝神望去,只见约三米高的石头巨人眼睛里跳动着蓝绿色火焰,静静地矗立在不远处。

        众人左看右看,发现他们在一个坑里。坑说大不大,也就一个400米操场大小,石壁光滑湿润,像是刚被水泡过。他们站在中央画了个圈的地方,圈刚好能站七人。圈外就是石巨人。

        “你们看头上!”一寸灰喊道。

        众人抬头,只见坑的边缘上横出两根石柱,上面挂了两条随风摆荡的东西。

        “还有那儿!”一叶之秋指着最大最远的石头巨人,隐约可见它的胸前绑了个人。

        “看来剩下的都在这里了。”君莫笑在原野上没看见木箱子,但按照大战之前必有补给的理论,他们应该能拿到好装备和道具。打地狱犬都有楼梯间里的木箱子,可是他们刚刚下来时却什么都没看见。

        君莫笑仔细观察,终于在石巨人脚边看见了数量可观的木箱子。

        “是装备道具。”所有人会心握拳,决定拿装备刷还没出来的怪。

        君莫笑率先出圈,坑顶石柱在同时发出巨大噪音,两股洪流刷然砸下。

        “我去,这是要淹死人啊。”飞刀剑也出圈了,正在踩箱子,在他的头顶,石巨人举起手中巨斧,狠狠劈下。

        “动作快!”君莫笑喊道。

        包子入侵听他指示站在圈内,其他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虎口夺食,从石巨人脚边夺取装备。片刻功夫,每个人都拿到了适合的武器。

        “石巨人不是最终BOSS,要小心水里有东西!”一群人被大水冲散,君莫笑奋力往最大的石巨人旁边趟去。

        救人出乎意料地容易,但救下来的人半死不活,君莫笑喂了药水都不管用,边上还有石巨人凑热闹,君莫笑只能带着长河落日左闪右闪,趁机踹碎木箱子掏出了把伞型武器和拳套。

        -我的天啊,这木箱子的物品是量身打造的吧!怎么那么巧就是所有人擅长的武器?

        -我怎么觉得游戏公司有阴谋!细思恐极。

        这人怎么还不醒,也没个提示。君莫笑边划水边拿伞挡巨斧攻击,一手抱着个人,根本腾不出手反击。他游离在石巨人附近,心想线索应该就在这里才对,却在此时,后脑勺一凉,他侧身躲开,余光瞥见长条状物什游过,定睛一瞧,是条半透明水蛇。

        -紧张,笑笑加油!

        -笑笑最棒了!千万不要出事啊!

        “是水蛇!”远处传来战斗格式的怒吼,接着水声震耳欲聋,君莫笑再听不到其他人的声音。

        队友是指望不上了,君莫笑揽着长河落日,还有空想这角色竟有腹肌。水蛇不止一条,浪花翻滚就看不清它们的身影。君莫笑艰难作战,先行远离石巨人,没成想水势极大,石巨人左右颤动,竟是要在水中浮起!

        这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小虾米挨个来打龙王。君莫笑被水蛇抽入水中,体力不支,呼吸困难,一时手软,长河落日就沉入水底。

        君莫笑先放松一秒,接着喝了几瓶花花绿绿的药水,也不管有没有喝进脏水了,气力值一满,挥伞把几条追击长河落日的水蛇切成两段。水蛇一死,就变成鹅卵石铺满地面。

        君莫笑抽伞按下,伞面大张,鼓成球状,将水灌入,带着君莫笑快速下沉。长河落日还没醒,但头顶ID已基近透明,看来是要淹死了。

        君莫笑抱住人,嘴贴嘴渡了口气,伞再变幻,作螺旋桨状,旋转着将人带到水面。君莫笑赶紧呼吸,听得身边人蓦地咳嗽,转头发现人醒了,正一脸红晕地望着自己。

        “拿好装备!”君莫笑把东西给长河落日,长河落日装备好,跟着他去其他人那里帮忙。

        -啊啊啊!四舍五入一辆车!

        -没想到会发糖接吻啊!妈耶,原来霸图才是最后赢家吗!

        -前面的,这只是渡气啊,别多想!

        -前面的,摸着自己良心说,这只是一个纯洁的动作?!

        -弱弱问一句,就我看见长河落日舔嘴唇了吗?

        其他人都在苦战。水蛇数量众多,死了还有,无穷无尽,更别提石巨人也跟着掺和。本来在水中战斗就要花费更多的力气,水蛇又无处不在,必须一刻不停地防御,毕竟谁也不知道被水蛇咬中会怎么样。但以在场众人的高水平,控制好消耗体力的节奏和防御体系,基本不会歇菜。

        君莫笑游过去时,看见包子入侵正在拿砖头砸水蛇,水底下两具尸体静静躺着,无人问津。

        算了,积分最后再说。君莫笑看一眼水底下的两人,转身把包子入侵带到其他人聚集的地方。人聚齐后,仍然谁都不轻松。君莫笑心想,应该不会就这样让他们到坑顶的,果然没多久后,一只大乌龟爬出来,碰到哪儿,哪儿就结冰,而水体本身不受干扰。

        乌龟长得凶悍,尖牙利齿,尾巴泛出蓝绿色光芒,明显是有毒的。一双豆豆眼冷如寒冰,看起来十分沉着。

        君莫笑道:“硬茬子来了。”众人暗自防备,然而乌龟未看他们,爬到底下把两个躺尸的吞进肚子里,才慢悠悠游上来在他们旁边围观。

        所有人:……

        成精了吧这只龟!还知道坐收渔翁之利!一叶之秋边打边骂,连冷静的战斗格式都忍不住低骂一声。

        君莫笑发现在他们打斗时坑已经快灌满了。刚才一行人就有意识地守在一根石柱下,越靠近越发现水势巨大,靠得近了直接会被水砸死。

        身边有水蛇和石巨人缠斗,不远处还有乌龟窥伺,君莫笑决定冒险。在水面达到他预算程度时,君莫笑大喊一声:“包子!”

        包子入侵闻声踩在石巨人身上,底盘扎稳,君莫笑撑战斗格式肩膀,借力弹跃,踏在包子入侵肩膀,牢牢落在石柱上。中间乌龟吐舌打来,君莫笑拿伞借力,更上一层楼。

        他立马在石柱上奔跑起来,横倒的石柱口就是注水处。挂着的两人被水花溅到,不知生死。但公告没提醒,应该都是活着的。君莫笑飞身落下,斩断绳索,和青之驱同坠水中。

        君莫笑熟练地把人揽入怀中,渡了口气,看人醒了就塞了堆装备,赶紧吸引乌龟的火力去了。

        方才乌龟一击不中,在两人落水时又来一击,君莫笑故技重施,拿伞抵挡,乌龟略微恼怒,不再观望,直接游过来攻击。

        一寸灰就在这时游到另一条石柱那里去了。青之驱很快加入战斗,同其他人牵制乌龟。然而不幸的是,不知何时,另一只乌龟已经出现,在石柱边埋伏着,一寸灰来不及反应,就被打入水中。而这时,流云已沉没水中有一会儿了。

        “撑住!”君莫笑抽身支援,那只乌龟拨弄玩具似的阻挡他前进。君莫笑开大招,拿伞轰炸,乌龟成功被激怒,大尾巴闪电刺来,却在它背后,一寸灰又游上来救了流云,将人捞出水面。

        乌龟尾巴在伞面击打出火花,在水中如梦似幻,堪称绝美。它察觉到玩具救了另一个玩具,舌头伸出,欲刺穿一寸灰。

        一寸灰反应极快,闪避之下,流云又沉水中,刚好被君莫笑接到。

        赶紧醒吧,小祖宗,君莫笑这般想着,同时渡气,将人推到水面。流云苏醒,一头雾水地接过装备,和君莫笑左躲右闪几回,才反应过来,装备好武器就开始斩蛇斩乌龟。

        12人的游戏局,除了两个已经葬身龟腹的不幸队友,其他人已经聚齐。

        长河落日是被家人寄予重望的少年,拥有技能“千金一诺”,可激发群体效果,增加攻击10%。青之驱是七夕送姻缘的月老,可以让敌人昏头,相亲相爱10秒。流云则是年纪最小的黑客,有技能“最佳新人”,能够激发队友维护祖国花朵的勇气,增加群体10%血量。

        这一仗打得极为艰难,即便青之驱让两只乌龟相亲相爱,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一群人根本拿它们没办法。

        十人在第五层陷入僵局。这一层不用钥匙就能解救队友,但如何找到门出去却又成了新的问题。之前的经验无法拿来参考,被动的操作已经让他们麻木,即便角色的设定不变,一群人的精神已经开始疲惫起来。

        “这样不行,必须找到下楼的路。”君莫笑及时把青之驱拉到身边,让他避免被龟尾巴毒死的结局。

        青之驱回道:“我刚才看见它们是从你们一开始站的地方出来的。”

        君莫笑恍然大悟,连忙屏气游到水底。原来的圈子变成类似下水道的存在,不同的是,它不是搬走水,而是注入水。

        他环绕一圈,青之驱已经不能呼吸,君莫笑很自然地揽住他渡了今天的第二口气,然后放开他,示意后者观察。

        青之驱微红脸颊,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到了一个和其他地面不同的地方。那是一块蓝绿色的石砖,在周围灰色石砖的衬托下并不显眼。君莫笑试图靠近,但一直被水流往外冲,水里还有迎面扑来的水蛇,石巨人不在水下,勉强算个好消息。

        青之驱抓住君莫笑的手,努力把人甩向那块石砖,试了数十次,青之驱身体里的氧气即将告罄,君莫笑终于探到了那块石砖,重重一按。

        瞬间,水流反向而倒,两人差点被吸进去。旋涡极其恐怖,一寸灰在远处试着拉人,君莫笑和青之驱借伞延伸去的绳索往外挣扎。木恩也过来帮忙,其他人努力打掩护,好不容易拉人出水面,远离旋涡。

        乌龟奋力扑腾。水蛇软弱无骨,统统跟海带似的被吸走。众人踩着石巨人,有了反击的机会,赶紧痛打水龟,把它们送进旋涡。君莫笑用伞晃荡到石柱上,把人都拉了上去。石柱不再注水,等到坑中水流尽退,石柱尽头突现一扇木门。

        “可以走了吗?”飞刀剑瘫倒在地,气喘吁吁。

        “恐怕还不可以。”君莫笑看见门被拉开,走出小手冰凉和唐三打,不禁暗自警惕。

        进程已更新,小手冰凉、唐三打已复活,请玩家择出最后生还者。祝您成功越狱!

        12人:……

        一群人齐刷刷看向包子入侵,后者挠挠后脑勺,觉得十分有意思的样子。

        -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游戏的套路。

        -心疼12位玩家,摸摸我的笑笑。

        君莫笑其实被坑得很淡定,游戏的噱头嘛,他理解。公屏消息一出,周遭景色变幻,他们来到了罗马斗兽场,硕大的6悬浮空中,昭示第六层的规则已出。

        众人拉开距离,神色不明,谁也没做出头鸟。君莫笑扛伞于肩,笑道:“那就各凭本事吧。”

        来战!

        (已完结)

 

评论(10)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