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翔叶】八一八那个拐我店设计师的男人

       

        #第一人称视角的傻白甜文#


        大家好,我是逐烟霞,一个活跃于微博和某宝和实体店和朋友圈的美装博主。你没看错,我也没打错字,就是美装。

        作为一个坐拥300万顾客和粉丝的小网红,我既不遛狗不套口罩,也不推孕妇打她骂她,一颗红心向太阳,坚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我自认是个热心肠的荣耀市民,从不出口成脏,然而今天,我却打破惯例,狠狠地骂了一顿新职员。

        事情是这样子的。一切要从我继承老爸的服装店开始讲起。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卖衣服的,眼光不算太好,但也算得上是个美装店主。店小我诚信,店大不欺客。哪怕我微博和朋友圈转发热翻天,我也老老实实,坚守本心,守着我爸留下的衣服店。

        原本没想做个网红的。但大家都知道,我的偶像是知名美妆博主兼超级模特的苏沐橙,还有我心心念念崇拜到五体投地的、专为苏沐橙设计衣服配饰的设计师,叶秋。可惜,叶秋退行了,我那时的心情一点都不好,想了解的新粉们可以参考去年冬天我发的520条微博。

        哎,话题扯远了。因为他们,我兢兢业业,刻苦努力,服装店里挂满嘉世进的货,为了推销我偶像的同款,我开网店,发微博,打响名声,终于走到今天这一步。这都要感谢大家的,也要感谢我心中的目标和偶像。叶秋走了,但嘉世还在。然而由于某些我突然知道的真相,我放弃了嘉世。现在兴欣服饰全部是独立设计,由我店一全能设计师呕心沥血设计而成。
大家都知道,自家设计的衣服,当然要挂自家的标签,打自家的logo。实体店开店不易,好在我店服饰精良,性价比高,新老顾客支持,如今也有模有样。店更大了,肯定缺人手。最近我就招了一个新的售货员。

        我今天的故事主角就是他。我当时没想招他,本来想着招几个热情可爱的姑娘,没想到我刚把招人的牌子挂出去,这个人就疯狂地冲进来了!没错,就是疯狂,像我店的吉祥物二哈一样,简直是踩点进门!
我还以为这人暗恋我,想追我,玩的一手近水楼台先得月,结果根本不是。不,不是根本不是,而是他追的对象根本不是我!

        小伙子人高马大,人模人样,桀骜不羁,有点像叛逆期少年。不过他成年了,我看着他的身份证不禁满脑子地跑羊驼。年轻人姓孙,比我年纪小,于是我亲切地叫他小孙。

        小孙是个暴脾气,但意外地听话。可惜眼神不大好,明明朝着我看,眼珠子却偏到一边。我表示深刻同情,一边鼓励他身残志坚,一边跟他讲他要做的事。

        小孙第一天上班,我店不需要他顶天立地,只需不犯错就行。我给他安排了轻松的话——站门口迎宾。毕竟他的长相和狼狗属性,还是有很多姐姐妹妹吃的。小孙长得酷,说话也酷酷的,表情不耐烦,语气倒是很耐心。冲他尊重女性这点,我就决定留下他。我傻啊,不知道他就是只大尾巴狼啊,不然当时我就给扫地出门了,哪还会有以后的事呢!

        因为小孙的存在,当日人流量和销售额明显增高。大家都喜欢逗他。小孙是个怕吹风的,门口的大空调机吹得他不舒服,他只要一领了人,就往里面走。我当时就觉得这娃太不容易了,眼睛不好,体质虚寒,方向感也不好。顾客问他裙子在哪边,他直直地往仓库里走,可不是个路痴么。

        我前头说我是个好人,当然不是假的,冲他颜值高,心地好,哪怕他其他方面有缺陷,我也收下他,让他混口饭吃。

        小孙这小伙子还是个热心肠。柔柔要去仓库里拿货,他立马自告奋勇,眼神放光。我当时就确信,这小伙子肯定和我没关系,没准喜欢的是柔柔呢。

        说到仓库,在我店干过的都知道,我家里穷得只剩下地了。整幢商业楼破破烂烂,我没办法,只能下面开店,上面租房,凑合过日子。地下两层仓库,除了货物,就是我店设计师的工作室。小孙头一天来,我怕他被吓跑,赶紧拒绝了。小孙帮不到忙,有点生气,脸红红的,委屈巴巴。可我不能让设计师吓到他啊,所以我立马让他去门口迎宾了。

        柔柔说,小孙太积极了。我想想也是,更应该让他远离设计师,远离办公室。

        第二天,我有事外出,柔柔和我一块。店里几十个人在,我也不怕她们带不好小孙。只是小孙第二天上班,明显有点没精神,我怕影响顾客,就让他去烫衣服,烫完再把衣服挂好。

        我没想到的是,我俩一走,小孙就和拿货的姑娘搭话了,意思是他帮忙拿衣服。姑娘人善心美傻白甜,犹豫几秒,答应了。小孙哼哧哼哧地冲进仓库,锁了门,把要拿的衣服都堆到桌面上,眼睛一转,把魔爪伸向了办公室的门。

        以上为监控实时内容,若有造假,我就把小孙赶出门。设计师的办公室里没有监控。他对监控不感冒,完全是个老年人,人生中除了电脑,根本没有其他电器的存在。连空调都是多余的。

        因此我并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等我和柔柔回来,三楼的网店工作人员已经换了班,一二楼的实体店也要关门了。我趁着打烊前的闲暇时间,做了回甩手掌柜,让柔柔去对账,我自己去看看小孙烫的衣服。

        新烫的衣服都在一个区域里,很好找。我随便看看就知道小伙子有前途,该平的平,该皱的皱,简直完美。就在我眉开眼笑地想自己总算不是做慈善的时候,我看到了衣服标签上完全熏黑的条形码。

        我顿时傻了眼。条形码是个很脆弱的东西,蒸汽一熨,就跟刮涂卡一样黑不溜秋。我心碎地转了一圈,发现几百件衣服的条形码都是这个鬼样子,顿时气得要去调监控。

        看了监控,我一拍桌子,骂道,好啊,原来是个商业间谍!来偷设计图来了!

        我一想,不对,设计师还在里面呢,我赶紧加大倍速,发现他到现在也没出来,心慌地想,不会是被打晕了吧,难道还杀人灭口了?!

       我赶紧叫了人,风风火火冲进办公室,一进去,就看见设计师在邋遢的办公室里努力工作。

他闻声转过头,打了个招呼,问我们是不是要去吃夜宵。我呆呆点头,问他要吃什么。他说就对面大排档吧,老样子。然后他转过椅子,趴在桌子上画图。

        我条件反射地把人赶出去,拉上门,不打扰他。出来了才想起来不对劲。我又进去了,就我和柔柔两个人。

        我问他,小孙进来干嘛啊。设计师略微诧异地回望我们,敲了敲笔盖,给了我俩一个惊天动地的回答。

        我这时才觉得自己是真的懵了,下意识去看他的嘴唇,果然又红又肿。我心里突然很难过,因为我店的设计师被人骗走了,有种白菜被猪拱了的落差感。

        我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整理思绪。小孙第三天上班,我态度如常,只是心里暗暗鄙视,果然是个商业间谍,不偷资料,改偷人了。小狼狗可耻。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但我一点也不想吃狗粮。幸好小孙后来因为工作走了,我欢天喜地地请大家搓了一顿,决定保护好设计师,不让他被小狼狗拱了,哪怕是傲娇属性的也不给!

——————————————————————————

        某年某月某日,我在某服装店兼职,熨烫衣服时被老板提醒“千万不要烫到标签”,于是我有了这样一个脑洞。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