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韩叶】论乱吃月饼的后果

       

        #529粉 @一灯明灭 的点文,以此庆祝529和中秋节,大家中秋快乐#


        今天是中秋节。这显而易见,毕竟日历和一切可知信息都明明白白地提醒着国人,农历八月十五到了。

        理所当然地,各个战队都收到了一大堆海内外粉丝寄来的中秋礼品。它们过五关斩六将,经过层层筛选,最终杀出重围,来到职业选手的桌子上——各式各样的月饼,奇奇怪怪的口味。

        第一届荣耀世界联赛才过去一个多月,被推迟的十一赛季匆匆开始,常规赛连赶几场,勉强有望在来年6月初结束。国内的冠军热潮尚未褪去,荣耀粉丝对国家队的热情仍在。兴欣、霸图、蓝雨、微草、轮回、雷霆、烟雨、虚空、呼啸的职业选手,收礼收到手软,简直到了看到月饼就要吐的地步。

        霸图今年去了两人,张佳乐和张新杰,他们被粉丝亲切地称为双张。因为世界冠军的荣誉,两人的风头一度盖过队长韩文清。当然了,霸图的队长是不会计较这些的,所谓电子竞技的明星效应,他多年前就与某人c位出道,甚至成就某种意义上的CP传说时,就亲身体验过了。

        韩文清一如既往地沉稳霸气。俱乐部趁着世界冠军的余热,硬性要求张佳乐和张新杰直播吃月饼,感谢霸图粉丝的厚爱。这也让韩文清越来越感到,娱乐圈化的电子竞技是那么地陌生。

        他独自回到卧室。霸图的待遇很好,准确地说,每个战队对有潜力的选手都很好,抛开早些年的嘉世不算,在待遇方面,职业选手们通常身价不菲。更别提作为领袖的队长了。特大双人床,独属队长的大屏电脑,窗几明净的房间在夜色下朦胧地像团黑雾。

        韩文清开灯,顺手拉开队服的拉链,一屁股坐在床上,准备休息。今晚的训练已经没有必要了,队员们也需要一个放松的时机。这放松不是赛前的松懈,而是让他们彻底抛开国家队所附加的荣誉和辉煌,回归到最原始的、应该是职业选手的状态。

        床很柔软,他刚坐下就摸到了更加柔软的东西,像是小孩儿的头发,又软又细。

        韩文清略微惊诧地回头,目睹一个小男孩可爱到爆炸的睡姿。

        韩文清:“……”谁家的小孩跑到他床上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警觉的男孩就睁开了眼睛。白白瘦瘦的小男孩像根苗条的白萝卜,眼里含着半醒未醒的水光,拽着被子往后退了退。

        对小孩子比较宽容但面相凶恶的韩文清迟疑地准备表达自己的愧疚。

        “你……”

        “老韩?!”

        韩文清一怔,这熟悉的欠抽语气,尽管是个七八岁小男孩的、软孺到分不清男女的声音,韩文清还是下意识回怼了一句“叶修”。

        两人面面相觑,沉默如今晚的康桥。

        吃了包装上写着“年轻20岁”月饼的叶修先生,心痛地表示果然不能乱吃方锐送来的东西。在他计划着告诉韩文清真相的时候,一件充满男性气味的外套盖了下来。叶小修的世界顿时一片黑暗。

        门开了,又关了。韩文清疾步跑走,像是画本里看到女妖的书生,逃得比谁都快。但叶小修以自己对韩文清十多年的了解保证,霸图队长肯定不是被吓走的。

        成年人的世界哪有尖叫和作死,只有理智的分析和讨论。叶小修抬起自己葱白且细的小爪子,拉下那件对本体而言过于宽大的衣服,埋身在被子和外套中间,认真思考如何变回去的方法。

        但没过多久,他的注意力就飘到了整个房间上。叶修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什么场合说什么话,对别人的距离应该如何把握,他有很多的心得体会。但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受了月饼的影响,虽然叶小修有着27年的记忆,但他的心智,似乎在某些时刻变得和七岁时一样,整个人多动又调皮。

        大院里长大的孩子,皮实。七八岁的年纪,站军姿、扎马步、弹丸射靶子,不在话下。个个抽条似的,看着黑高瘦,其实身上都是实实在在的皮肉,基本没有虚胖的。叶秋就是又高又挺又黑,像根墨绿色的小笋似的蹦跶来蹦跶去,可偏偏双生子的哥哥就不这样。同样是泥里爬过,水里游过,叶修愣是长不高,晒不黑,整个人雪白雪白,活像个剥了壳的水煮蛋。叶爸爸还因为这事怀疑叶修身体出了状况,一查,果然是哥哥的身体出了点小毛病——黑色素合成能力低。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一晒就全身红,且皮肤敏感。为了防止自家爱崽得皮肤癌,叶爸爸只能放弃了大儿子的从军之路,改为让他从政。当然,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话了。毕竟,现在的叶修先生,是个鼎鼎有名的职业选手。

        又白又嫩的叶小修爬下床,开始了他的霸图冒险。当然了,有礼貌的叶小修并没有去看不该看的东西,只是像个孩子王一样地巡视完房间,然后颇感无聊地盯上了那扇被韩文清关上的门。

        出去看看好了。我不乱走。

        穿着短袖衬衫和西装短裤的叶小修,被空调的冷风吹得打了个喷嚏。他非常自然地从床上抓过那件外套,安安静静地往身上裹。

        韩文清181,哦,这可真是个让小男子汉嫉妒的数字。叶修拖着空荡荡的两条长袖,艰难地伸出自己的小手,刚走没几步,就被衣服的下摆绊了一跤。

        一切长款的外套都是耍帅和装逼。

        叶小修丝毫不觉得,自己从叶小秋那里拿过来的叶氏语录有什么不对,反而理直气壮地拉上拉链,开门走了出去。

        霸图的房间,功能规划性很强。休息空间保持着它应有的静谧和暖色调,记忆受到影响的叶小修七绕八饶,终于在一扇门外听到了点人声。

        他趁着走廊里没人,悄悄地路过。门内是新增设的直播间,一览无余的霸图风格。队里的人怕副队和张佳乐头回真人直播尴尬,纷纷下水开始插科打诨,炒热气氛。

        叶小修幼稚地羡慕着,心想我此时应该在兴欣才对,突然来到霸图,我也很委屈好吗。

        愤怒的叶小修决定去找韩文清,问问他到底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这可真是天真又可爱的祖国花朵啊。

        走了长长的路,叶小修来到拐角,准备做个寻亲的普通孩子。还没转过去,他就看到保洁阿姨边打扫边往这边走来。由于解释不清自己的来历,叶小修决定回头,哪成想保洁阿姨跟磕了士力架似的,几步就走到了尽头。眼看着她要转进这个拐角,叶小修连忙后退,正慌张着呢,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扇门,他想也没想就钻了进去。

        要是有一天,被一众职业选手又爱又敬又恨的荣耀大神叶修,他今日的经历传了出去,那他可能是真的要把所有人都可爱死了。

        黑漆漆的房间很大,叶小修透过门下微弱的灯光,脚步轻盈地钻进桌子底下。

        门,如他所想,被保洁阿姨打开。

        “奇怪,刚刚是有个人在这儿吧,怎么转眼就没了。是我看错了?”保洁阿姨喃喃自语,慢慢关上门走远。

        叶小修等了漫长的几分钟,才试探着爬出来,刚碰到门把手就听见走廊里有人交谈,距离有些远,听不大清楚。但叶小修记得,这条走廊很长,随便多个东西都能被马上注意到,更别提是个活生生的小孩了。

        他有些无奈,像个大人似的无声叹了口气,弯腰又爬了回去,缩在韩文清的外套里不动了。

        他有些困,身体像是跑了马拉松,又酸又疼。照他七岁时的身体状况来说,这种情况是完全不可能的。可吃了不知名月饼的叶修坑了自己一回,脑袋晕晕的,身体也开始发烫,叶小修昏昏地想,老韩怎么还不来啊,我要不开心了,不开心的我特别凶,一个抱抱是哄不好的。

        门,毫无预兆地被打开。

        刚打完电话,确认叶修不在兴欣的韩文清,回房后遍寻不着那颗白萝卜和自己的外套,赶紧展开地毯式的搜索,把霸图掀了个底朝天,最后,他把目光放在了无人的训练室。

        他和叶修之间,有种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信任和默契。因此,他相信叶修不是去做什么不好的事——事实上,叶修应该知道什么地方该去,什么地方不该去。可他现在能待的地方只有那里,这就说明,叶修出了什么不可控制的状况,不得已进了那个房间。

        韩文清猛地摁下开关,在骤然明亮的房间里,准确地捕捉到电脑桌下,蜷缩成一团,半眯着眼、脸蛋红扑扑的叶小修。

        那一刻,着急全都变作了心疼,在这个钢铁般顽固的汉子心里扎进了深深的一针。

        叶小修被刺眼的灯光晃醒。他在模糊中锁定了渐渐靠近的高大身影,思维被强行滞后,一种本能让他张开手,用略带沙哑的软孺声音,说出了他方才一直回想的一句话——

        “不开心,要抱抱。”

        韩文清的心顿时散成了生石灰,在叶小修眼角的泪水浸润下,轰地炸出一团团炽热的能量。

        他小心翼翼地迎接小男孩,轻轻地抱在怀里。

        叶小修满足地贴近心跳如雷的胸膛,乖乖闭上眼睛。浑身发热的叶小修在韩文清单膝跪地的拥抱里,伸展,长大,犹如蝴蝶展翅般,坦然地展示自己修长白皙的身体。

        他像个孩子般睡着,体温恢复正常,呼吸也开始平稳、缓慢。

        韩文清轻轻地抱起他,刚毅的面容显出难得一见的温和。他低头,用下巴抵着叶修的头发,不留痕迹地落下一个吻。

        “晚安。”

        叶修。


评论(10)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