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黄叶】奶油芝士啊喵



        #私设非原著,脑洞傻兮兮#

        #下午想吃奶油想到流口水#


        这是一个愉快的下午。

        明亮的阳光洒落在面包房的大窗台上,金色的麦穗在窗外欢声笑语。雪白的奶油柔软细腻,在芬芳的茉莉花下,闪烁着稀碎的微光。

        烘焙机是位体面的先生,他总是秉持绅士的礼仪,不和其他设备一起哄闹。大厅的红木几上有一位淑女,那是唱片机夫人,烘焙机的梦中情人。

        此时,唱片机夫人正在享受《鳟鱼五重奏》,她认为她可爱的小主人会喜欢这首曲子。

        面包房的主人是个金发蓝眼的英俊男人。他看起来年纪不大,顶着白色厨师帽,胸前是粉色的小猪围裙,嘴里哼着舒伯特的小调,笑容轻快明亮。

        “嘿,英俊的黄先生,今天也是个美好的下午呢。”奉命采集鲜花的小男孩骑着自行车路过。他将车子停在田埂边的高地上,一路啪嗒啪嗒跑下来,小皮鞋满是尘土。

        “是啊,美好的下午。可爱的乔治,你要去医院看望你的妈妈吗?顺便来个面包吧,我瞧瞧,对了,新做的小蛋糕!我想怀特夫人会喜欢的。”

        显而易见,老板是个十分热情的男子。乔治总会为这个华裔混血的面包房老板感到苦恼。他是怎么做到说那么长的一段话还不会舌头打结呢?不管怎么说,黄先生还真是厉害呢,从不会表露出一丝的失态,他就像个小王子,闪闪发亮。

        “不好意思黄先生,我只带了面包的钱。”乔治歉疚地低下头。

        “没关系的乔治。请把我的祝福带给怀特夫人,希望她尽快康复,我到时候还要麻烦她教我织条围巾呢。”

        乔治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在黄先生真诚的大眼睛下接过了面包和蛋糕。与此同时,他想起去年冬天,大家口中所说的远道而来的黄太太。

        “您是要织围巾给夫人吗?我听妈妈说,那是一位十分迷人的淑女。”

        英俊的男人灿烂一笑,小虎牙衬得他些许可爱,炫耀的神情却并不令人讨厌。

        “是的。他是世界上最迷人可爱的人。”

        乔治怀着羡慕崇拜的心情,郑重地把自行车上的白百何递过去。

        “希望夫人能够喜欢,好心的黄先生。”

        “谢谢你,懂得感恩的乔治,希望你的旅途一路顺利。”黄少天接过那朵白百何,风度翩翩地弯腰。

        乔治抿嘴,他羞涩极了。“您应该矜持一些的。感谢您的祝福,再见!”

        “一个可爱的男孩儿,”黄少天目送那孩子在麦田里缩小成一个黑点,“嗯,两点了,该喝下午茶了,我该去看看我的大宝贝。哦,这该死的翻译腔!”

        他把制作精美的小蛋糕和红茶摆放在盘子里,毫不费力地一手托起。

        穿过大厅的小门,跨过后院的茉莉花,拐进卧室的侧门,最后,黄少天掀开铁板,走下幽深的楼梯。

        尽头是扇木门。

        尽管在阴暗的地底,门却依然干燥、温暖,散发着麦穗的太阳香味。

        以及浓郁的,相互纠缠的奶油和芝士气味。

        门里的桌子边,坐着一个身体修长的男人。他的皮肤很白,白得像阳光下融化的奶油。相对的,他的嘴唇红得和蛋糕上的樱桃一样。

        “当当当当——美丽的下午茶时间!老叶老叶老叶,快起来吃蛋糕,不要坐在那里玩魔法了,再玩的话,我就要不客气地开动了哦。我可不是在说笑,你知道我的意思不是吃蛋糕,当然要我吃蛋糕也没问题,但我更想吃芝士啊尤其是你的芝士。”

        “少天大大,你好烦啊。”名为叶修且挂着黄太太名头的男人,慵懒地伸了个懒腰。金属的碰撞声在安静的室内清晰可闻。

        白皙肌肤上,冷银锁链一直延伸到墙壁里的火炉中,火苗跳跃舞蹈,时不时蹦出个吐气泡的红色精灵。

        “作为芝士精灵还要烤火,我也是服气。”黄少天嫌弃地把蛋糕放下,趴在叶修身上装树袋熊。他不停嗅着叶修的脖子和头发,眼睛、牙齿、舌头、嘴唇、双手,无一不透露着贪婪。

        “真想把你吃掉,融进肚子里去。”蓝眼睛的男人表情天真,他像个大男孩一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舔过纤细的脖颈,开始品尝自己的甜点。

        “一句本应色·情的话被你说得那么无聊也是辛苦它了。”叶修伸手准备拿小勺子,不料黄少天忽然扣住他的手,十指交错。

        “我教你怎么吃,”黄少天的舌头在叶修的耳垂打转,声线压低而有些模糊,“先从这个角切下,把樱桃带上。”

        勺子恰到好处地承托一坨奶油和一颗樱桃。它被两只手带着,缓缓靠近,停在叶修饱满的唇瓣旁边。

        “舔一舔。”黄少天调皮地留下一道水渍。

        那块皮肤接触空气,带来丝丝凉意。

        叶修如他所愿,舔了樱桃。

        “老叶你真是,为什么那么直男的动作都能那么诱人啊。”黄少天不满地抱怨着,一手推着勺子,将白白的奶油和樱桃塞进叶修的嘴里。

        “好的!现在是黄先生的甜点时间。”他宣告似的把叶修的脑袋轻轻抬起,侧身,亲吻。芝士的香味在奶油的掩盖下愈发浓郁,很快的,它们的气味便交融了。

        “真的太好吃了,”黄少天迷蒙着眼,满足地像只英短,“谢谢款待,黄太太。”

        “我真是……”叶修拽下四处捣乱的手,身影摇晃,下一瞬,他就把不听话的奶油按在大床上。

        床太柔软了,两个人刚摔下就弹了弹。黄少天睁大眼睛,摆出任其享用的姿态,他挑衅道:“来啊老叶,今天我们换个姿势做蛋糕!”

        “一天不打,上房揭瓦。”叶修冷酷无情地把一盘芝士拍在黄少天头上。“请你吃的,不用客气。”

        “比起这个,我更想吃你啊老叶。”美味的芝士被黄少天吸收得干干净净,“果然只有你的芝士是最甜美的。”

        “谢谢,但我是咸党,你的舌头出了点毛病,最好放火上烤一烤。”叶修放松身体,他觉得对后辈来说,这个教训够了。可惜嚣张的后辈就是抓住了心软前辈的弱点,才敢这样肆无忌惮啊。

        “老叶老叶老叶……”黄少天四肢并用,缠住叶修。

        叶修被他烦得不行,一把推开他的脑袋。但力气太小,操作失败。

        “不要打扰我啊。”黑发黑眼的男人晃了晃手腕,锁链碰撞,黄少天委屈巴巴地瞧着,小虎牙凑上来,磨了磨,装作咬不断的样子。

        叶修始终纵容他,在黄少天的脸逼近时,低头亲了亲他的鼻子。

        “你稍微装得像一点啊,黄少天大大。”

        “下次肯定像了!再亲亲我嘛老叶,亲这里!左边也要!额头也要,还有这里这里,嘴巴!”

        “闭嘴。”

        ……

        一个美味的奶油芝士蛋糕就做好了。

——————————————————————————

        我来救火了!这篇是奶油和芝士的情趣文,绝对没有强迫的意思!大家请树立正确的三观!你看老叶能瞬移,能吃,一言不合就打奶油!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