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乔叶】Kami



        十月的风吹来的时候,乔一帆就知道,秋天到了。

        庭院里没有扫去的落叶,池塘上漂浮的花瓣,野鸽在树枝间跳跃,时不时点个头,发出三二声调的咕咕声。

        这是比较文艺的日漫风开头。

        静悄悄的午后,有人啪嗒啪嗒地飞奔进来,打乱所有的惬意,像石子掉入深渊,引起涟漪,又悄无声息。

        乔一帆拉好松松垮垮的衣服,在服务生的催促下,露出一个腼腆干净的笑容。

        今天是他挂牌的第一天。他用一千万把自己卖了出去。在这条街上,这已经是很不错的价格了,但老板还是可惜,说要是那位大人在的话,价格还能翻倍呢。

        其实谁来不都一样吗。罪恶之城的欲·望街市,本身就是糜烂、不公平的世界。强弱界限明确,等级不可打破,弱者出生就注定了和蝼蚁为伍,卑微、渺小,没有一丝一毫值得提起的价值。

        乔一帆能凭借相貌衣食无忧,说来已经是种幸运了。他不知名的父母,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那只会舔着他的手喵喵叫讨食吃的大花,已经都死了。

        他还活着,活在现实中。

        不要忘记羞涩啊小乔,服务生重复千篇一律的台词,转身拉他时,露出一截弧度优美的腰线。

        今晚争取活下来,以后就会轻松多了。服务生面笑眼不笑地说着。

        即便今晚活下来,以后的日子到底是更难熬还是更轻松……用脚指头想想也能知道吧。乔一帆在枕头下压了一封遗书,可惜的是,无人可托。

       先陪客人聊天吧,才下午三点,晚上才是最重要的时候。服务生把他推进门廊,转身离去。

        风吹起乔一帆蓄长的黑发,带来丝丝凉意。

        门廊很长,足够让每个人认真思考接下来的选择——逃跑还是继续,献祭还是灭亡。

        瞧我发现了什么。慵懒的腔调,略微上扬的嘴角,短发军装的男人单膝坐在围墙上,抽烟的那只手猩红一片。

        一个没长大的小鬼。

        男人跳下来,落地的姿势帅气得像个英雄。但很快,他就没形象地蹲在池塘边洗起了手。

       清澈水面霎时变红。

        ——你是谁?

        乔一帆莫名感到紧张,崇拜是第一眼的事,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自卑和羞愧。

        一个大龄中二病患者。男人边说话,边认真地搓手。乔一帆注意到,那双手,美得不像凡人。甚至在整条街上,都没有人能拥有那样一双手。

        烟的尾部挂着长长的直筒灰烬,要掉不掉的样子。乔一帆下意识想要去接,刚从木地板上离开,光着的脚就踩到了湿润的泥土。

        他顿时脸色苍白,往后退了几步,却也不敢再踩回地板了。

        男人见状,揉了把头发。他走过来,把盛装的少年推坐在地板上。明明动作幅度很大,乔一帆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柔。

        ——抱歉啊。

        男人的烟灰不堪重负,星星点点地落在乔一帆的前襟。男人又揉了揉头发,很无奈的样子,看来今天你工作不了了。

        乔一帆一张脸青青白白红红,最终被不知名的心动蛊惑。

        没、没事。他鼓起勇气,说出了好多年都不曾有人问过的名字——我叫乔一帆,你、你叫什么?

        男人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手绢,抖了抖,展平。

        我叫叶修。

        叶、叶修!乔一帆在心里反复念叨这个名字。舌头微微抵在门牙后,不知想上抬还是下压,结果被突然大量分泌的口水淹没。

        叶修顺着乔一帆的裤子往上撩,托住少年的脚腕。他的皮肤很白,和乔一帆的白不同,是那种健康的、充满了自由的烟草气息的白。还有,若有若无的,神秘男人的血腥味。

        乔一帆盯着那只手,不着痕迹地咽了口口水。心脏跳得太快了,他忍不住缩了缩脚。

        别乱动啊,给你擦干净。叶修牢牢地抓住他的脚,力气不大,很温和。

        掌心的温度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乔一帆有些窒息。

        脚底心最痒的地方,被叶修用手绢一点一点擦过,乔一帆心里又麻又痒,另一只手紧紧握拳,牙齿也紧紧咬着。

        他怕自己克制不住要哭出来。

        愉快地、哭得像个瘾·君子。

        这让他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快乐的、难过的,所有的一切……

        努力长大吧,当个不让人欺负的大鬼。乔一帆在泪眼婆娑中听到了这句话。他的意识渐渐淡去,最后甜甜地睡着了。

        叶修半抱着哭睡过去的少年,轻轻地把他汗湿的留海拨到一边。

        现在你还是个孩子,所以,只要躲在哥哥身后哭泣就可以了。叶修这样说道。

        不管气急败坏要找人算账最后反而被兴欣护卫队收拾的金主,叶修抱着乔一帆,慢慢的,慢慢的,走向他们的未来。

        他们的身后,是一双双坚定的、绝不放弃的眼睛。


——————————————————————————


        很久以前,大概是我玩花町物语的时候吧,脑子里一直有很美好的画面——男人抱着少年,在樱花树下远去,背后是无数跟随希望的众人。

        于是,这个梗发酵了那么多年,终于被我补上了叶叶的脸。在这个世界里,强弱就是没道理的,丛林法则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小人物的悲哀永远是不值一提的谈资。这里没有微草,没有蓝雨,没有嘉世,没有轮回,没有霸图,只有一个离家出走的少年和跟着他一起闯荡的小朋友们。

        他们组成了一个家,兴欣护卫队。他们像黑白交界地带的光,不那么伟大,也没有多少划时代的意义,完完全全是小人物和世界规则对抗下的产物。尽管有一天,它可能会因为上位者的厌倦而覆灭,但兴欣的火种,将长埋在人们的心脏。

        我原本设定的暗线是,兴欣的存在本就建立在叶修的真实身份之上。但后来我觉得我没必要去说了。大树也好,港湾也罢,叶修之所以是叶修,是因为他要做所以才去做的性格。

        大概还是我受到日漫物哀风格的影响吧,我很想写大悲基调下兴欣的集合与日常,后来我觉得算了吧,还不如去看日漫呢。总之这里就是英雄救美的老套情节,叶大人和乔少年。

        昨天是一帆生日,他应该快快乐乐的,所以我没发这篇文。在这个世界的设定里,叶修是乔一帆的神明,也就是kami,但他并不卑微,因为他不知道,他也是叶修心里的kami,等同小王子的存在。

       我强行解释一波,假装甜一下好了。【溜了溜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