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all叶】匠心-周叶篇4

        #喜欢叶叶的第400天#

        #喜欢小周主动撩叶叶,下章叶叶反击,嘿嘿嘿#

 

        十月初一,风和日丽。

        过了晌午,那日头不那么烈了,凉丝丝的秋风一缕缕吹进人心窝里,懒洋洋得熨帖极了。

        叶修一介布衣,穿着上肯定是不能越过那些达官贵人的,遂拣了件素雅的水绿长袍,整理好衣冠出门。

        门前沈静初和岁竹正在等他,看他如此低调露出了意料之中的浅笑。

        沈静初上前拍拍叶修的胸膛,抚平衣裳褶皱,笑道:“我儿丰神俊朗,只是还缺点东西。”

        说着,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紫竹双鱼佩亲自给叶修系好,退后一步打量,露出满意的神色。

        “宴席上你只管顺心玩乐,将那四季长春看个遍也划算了。”

        叶修笑答:“谨遵父命。”

        叶修和小童上了马车,车夫驾了声,那马就哒哒哒带动车轱辘跑远。

        小童边吃东西边低声讲述坊间关于逍遥王的传言。前头说皇威深重,百姓不敢言语是真,但总有胆大不要命的人酒后闲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民间有些关于皇家的谈资并不算奇事。

        先帝未薨时,曾有两任皇后。第一位皇后是前太子生母,生性温顺,不受宠爱;第二位皇后则是逍遥王的母亲,是先帝最爱的女人。前太子虽贵为嫡长子,是皇子中的老大,但因其母柔弱早逝,本身性子又温吞,并不受先帝喜欢;而晚十几年出生的九皇子,也就是逍遥王,颖悟绝伦,深受恩宠,一度是朝臣认为的帝王之选。

        然而前太子恐余罢黜,竟逼宫挥剑,最终死于当今皇帝之手。陛下生母低微,曾寄养在第二皇后处,与逍遥王感情深厚。后来逍遥王无心政治,御书房内面圣直言,加上群臣支持,才有了陛下登基的局面。

        传言中,这位王爷性格古怪,不喜言语,早早便出宫开府,素来爱做些惊天骇地之事。不过他前有父皇宠着,后有皇兄罩着,一点也不怕闯祸。

        逍遥王俊美无俦,多少女子心系此身,盼着念着要当逍遥王妃。只可惜逍遥王冷漠无情,谁都不爱,满天下地跑,仿佛一定要配得上他“逍遥自在”的名号才行。

        叶修虽不感兴趣,但也听得认真。沈静初怕他不懂忌讳,冒犯贵胄,特意吩咐小童讲些规矩,没成想小童小孩心性,不小心就讲远了,浑然不知自己讲的东西已经足够他死一万次的。

        “只是可惜了……”小童摇头晃脑地叹了口气,神秘兮兮地卖起了关子。

        叶修调整了姿势,好整以暇道:“可惜什么?”

        小童忽然凑近,压低声音说:“据说逍遥王啊,是个不举。”他说完捂住嘴巴左右观察,警惕的小模样惹得叶修哈哈大笑。

        “不可再说了。”

        叶修摸摸他的头,收回手支着下巴浅寐。

        小童嘟嘟嘴,不再说话,安安静静地继续吃东西。

 

        马车在逍遥王府的侧门巷子里停下。

        叶修掀开帘子朝外看去,长长的巷道拥堵不堪,大大小小华丽程度不一的马车良驹排成两排,官家小姐和风流子弟接踵而至,精致装扮让后来人自惭形秽。

        叶来得早,也只能把马车停靠在巷口附近。他不着急进去,遂与小童坐在马车里看看书,等外面不那么吵了,他们才下车往里走。

        逍遥王开府已久,未加冠便是亲王,尊贵无比。他的府邸在上京城最好的地段,府上能工巧匠又多,远观之,此处雕梁画栋,美轮美奂,进去后更是琼楼玉宇,别有洞天。

        叶修一路欣赏美景,恨不得有个单反或者有支毛笔能让这胜景永留。

        王府大,路又绕,叶修过目不忘,脑海中的地图如画卷铺展开来,一点点被完善。

        暗中有人视线掠过他,顿了顿,叶修不动声色,想着自己没失了礼数,不至于被当做坏人吧。不过他还是收回视线,余光瞄见带路人的脚步动作,不禁感慨这王府还真是卧虎藏龙,随便拉出一个下人都是练家子。

        绕过曲廊,穿过假山,叶修来到露天宴会时,只见华服美衣齐齐欢聚,价值千金的珍馐美酒铺陈开来,甚是壮观。

        孙尚书之子眼尖,见叶修到场,忙携妻子过来。身侧拂绿夫人柔美温婉,与叶修对视时,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叶修不急不慢地给孙公子行过礼,孙公子道:“可算来了,先前在街上见到清欣园的马车,还以为能在门口碰见,你怎么拖那么久。”虽是抱怨,但孙公子并不愠怒,语气里反而透着股熟稔。

        叶修道:“人太多了,进不来。”坦白得令孙公子无话可说。

        “罢了,先入席吧,王爷就要来了。”

        几人往前走了几步,叶修侧身准备到角落里去。虽然他自己觉得人人平等,但这朝代还是要讲尊卑,他既不是贵胄,又不是厉害人物,顶破天就一小小画师,叶修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蹲着。

        “错了,你的席位在那儿呢。”孙公子忙拉住他,往前一指。

        叶修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看见离首座最近的两桌上,一边没人,一边坐了御史台的江波涛江大人。

        叶修:“……”

        “错了吧?”叶修看向孙公子。

        孙公子笑眯眯说,“这回没错。”说完,恃强凌弱的孙公子仗着自己有武功,愣是把叶修推到前面摁在了座位上,自己则坐在他下首处。

        叶修落座时,江波涛遥遥向他举杯,笑了笑。

        周围骤然安静,从叶修一进来就盯着他的数十人表情变化十分精彩,像打翻了的调色盘般五颜六色。

        其中就有下座的陈小将军和花枝招展的红袖。

        上流宴会多的是变脸的人精,下一刻大家就自顾自地觥筹交错,交谈的交谈,赏花的赏花,有意无意往这边瞧。

        叶修真坐下了反倒不慌,因而很是泰然。孙公子嘴欠,喜欢调侃,叶修才坐下没多久就耿直地嘲讽了回去,惹得拂绿和小童低笑不已。

        中途江波涛几次望来,眼神颇为锐利,带点揣度的意味。叶修抬头回望,眼神直白,理直气壮,江波涛被他看得莫名有点羞恼,素来沉稳的面具也裂了些。

        一众人来时天色尚早,以为王爷要来时,管家却突然出现,说了几句谦辞,意思是王爷有事不来了,你们随意。

        请客的主人不在,客人们只能客随主便,让王府下人们带去闲逛。

        男男女女分地而游,文人武将又再作分流。叶修便缀在人群后面游赏。

        小童和其他仆侍都被带到另一处了。叶修身边本有孙公子夫妇在旁说笑,江波涛却避开讨好他的人群,走过来说要和孙公子聊几句。

        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御史台的大人竟要与浪荡公子聊天,说出去都怕笑掉大牙。要不是说这话的是江波涛本人,孙公子都要以为这是对头派来捉弄自己的傻瓜了。

        拂绿和其他夫人小姐合不来,也不好强凑进男人的事情里。叶修不在乎俗礼,但考虑到拂绿的名声,也不好邀请她共游,正苦恼之际,王府的首席丫鬟过来说,要请拂绿教她们织锦。

        王府丫鬟可比普通官员家的小姐金贵,她一主动开口,也不算侮辱拂绿的身份。两人便说好结伴离开。

        叶修放下心来,忽然发现自己落单了,准确的说,他是被人故意落下的。

        ——要是他看不出江波涛、王府首席丫鬟刻意带人离开,那他才是真的傻。能遣动两人的,在这王府里面,想想也就一个逍遥王了吧。可逍遥王到底什么时候对他那么关注了?总不会是见过他的画,钦佩他的高风亮节吧。

        叶修想想不是不可能,毕竟他的画算得上数一数二。但真要联系的话……不知怎么的,叶修想到了东山山洞里的事。

 

        叶修许久也没碰到其他人。奇妙的是,这里的一石一水,一花一草,皆无重复,可以想见这王府占地多大,风景多别致了。

        逍遥王府的后花园有天下闻名的四季长春,寻常人毕生难见。叶修拾级而上,俯瞰假山造景,面对四通八达又弯弯绕绕的曲径,还是头疼地叹了口气。

        他索性在假山上坐下等人来寻。叶修不敢随处走动,怕进了不该进的地,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惹祸上身。

        假山所处地势原本就高,加上这庞然大物在这里巍巍矗立,更能看到远处的亭台楼阁,水榭池塘。偏偏只是看个勉强,一丝人影也瞧不见。

        叶修躺下看天,不免生出天地之大,蔚然壮观的感慨。头顶上树影婆娑,他双手交叠后脑,眯眼小憩。

        金乌西坠,东山顶上霞光万丈。最后的温暖裹着余热打滚,微风渐起凉意,鼻尖缕缕芙蓉花香,耳边刹那寂静,天地空旷只叶修一人闭眼倾听。

        红尘之大,哪里都去得,哪里又不能去呢!

        “为何而乐?”

        声音从叶修头顶传来,如玉石之声,清越动听。

        叶修睁眼,恰恰撞进一双冷清眼中。那眼神没有一点温度,点漆双睛如同死水,让人恍若沉入沼泽。

        来人弯下腰拉近他和叶修的距离,好闻的茶香钻入叶修的鼻子里,激得他瞬间清醒。

        叶修连忙往下挪了挪,起身转过来行了个礼。一身华服,气度非凡,不是逍遥王又是谁?

        “王府胜景,下愚有幸观赏,自然乐之。”叶修垂首道。

        “不必多礼,”来人走近了坐下,丝毫不在意礼仪教规,学他随心而坐,“坐下吧。”

        叶修再转身,跪坐在来人身后处。

        那人沉默着眺望远方,直到彻底没了阳光,黑夜来临,华灯初上,他才开口问道:“你可愿将此时所见画下?”

        叶修挑眉,“自然愿意。”

        那人说:“要有你我。”

        叶修抬头,只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子背影。

        此人墨发束顶,佩戴玉冠,身着祥云紫袍,衣着打扮与一般显赫无二,只是身量气度非凡人所比,威严甚重。用现代话讲就是非常有气场,自带王霸之气。

        叶修问:“不知这画,何时要,何处去。”

        那人轻轻笑了笑,侧首道,“没有期限,送到此处,”继而转身靠近叶修,眼睛微亮,“给逍遥王。”

        叶修看到近在咫尺放大的一张俊美的脸,忽然听到脑子里断了一根弦,满脑子都是秀色可餐。

        叶修退后,拱手道:“下愚不知是王爷,有无礼之处,还请王爷勿怪。”说是这么说,叶修脸上却没有惊慌失措的表情。

        逍遥王周泽楷定定注视,目光平静深邃,他又一次靠前,凑过来细细端详。

        呼吸交缠,只留一指之距,气氛霎时有些暧昧。叶修想,难道这是要潜规则我?

        他定住身子,并不慌张,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衣摆被逍遥王压了个结结实实,除非自己把外袍脱了,否则根本动弹不得。

        ——逍遥王故意的?

        ——自然是故意的。

        叶修垂眸时,瞧见周泽楷长长的睫毛,弯弯的有些可爱。一双眼睛也生得漂亮,虽淡漠,却很有气势。

        逍遥王道:“美目扬兮,美目清兮。”

        这是《诗经》里的话,逍遥王是在夸他还是夸自己?要真是潜规则叶修,这夸奖他的行为也太幼稚了吧。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突然觉得周泽楷冷漠俊美的外表下,可能有一颗单纯的心。

        或许是王爷调戏人的手段实在普通,叶·不太直·修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周泽楷的眼睛。

        逍遥王微微一顿,身体有一瞬间的紧绷,但他只是和叶修对望,很快放松下来,状似亲昵地缩小距离,柔软的嘴唇触碰到了叶修的唇角。

        叶修:刺激了,那么直接的?

        两人大眼瞪小眼,远处的热闹声时不时传来,越发显得此地沉默。

        已经到了晚膳时候,正是宴会高.潮迭起之时。周泽楷眸色深深,叶修捕捉到危险的气息,但下一刻,周泽楷就克制地退开。

        周泽楷面无表情,叶修却福灵心至,恍然撞见了逍遥王的内心,总觉得他有些不满……

        这番举动下来,先前的客套便全作了笑话。气氛褪去,叶修便察觉自己饿了,他暗自庆幸自己在马车里用了点桂花糕垫肚子,但周泽楷呢?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