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翔叶】两小无猜

        

        #星际背景,翔叶甜文#

 

        孙翔和叶修第一次见面是在他四岁的时候。

        那时候他阿爸还在,同主星的叶家从主私交甚密。有一回孙元帅出去巡逻,孙从主无聊,把娃儿往星舰上一拎,没等孙翔反应过来,他已经从S星飞到B星了。摊上这么不靠谱的阿爸,孙翔小朋友很是无奈,老气横秋地想,我得好好保护好阿爸,别让他犯蠢犯傻,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

        这么想的孙翔十分可爱,小小年纪就很有责任心,未来肯定是个好丈夫。然而现在还言之过早,毕竟孙翔现在才四岁。

        B星是联盟的主星,不仅经济发达,还是全联盟的政治中心,叶家就坐落在一般人根本进不去的中心地带,可以说非常有钱且地位崇高了。普通人连门槛都摸不着的那种。

        孙翔心里不屑,暗想我以后也要在B星买最大的房子,当然,他的最高梦想还是成为像叶总统那样文武双全的天才军事家。对,没错,他志不在政治,就想着成为一个佩戴军徽、闪闪发光的军人,最好是全联盟最强,不做元帅做将军。

        现在,孙·未来的将军·翔乖乖地坐在阿爸身边,被迫旁听他和叶从主嘻嘻哈哈地讨论娱乐八卦。

        孙翔:……好无聊。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被机器管家领到一个傻里傻气的玩具房时,叶从主忽然笑眯眯道:“正巧,叶修也在。翔翔跟大哥哥一起玩好不好啊?”

        孙翔觉得这位男士十分好看,彬彬有礼的模样仅次于他阿爸,因此他很绅士地没有拒绝,尽管他不是很想见叶家的少爷——据说总统家的孩子很恐怖,身旁有许多莺莺燕燕——其实这些都是他从星网上看来的,可信性很低,但还是个孩子的孙翔小朋友深信不疑,并坚持在不理解莺莺燕燕这个词语的情况下,固执地认为总统家的大少爷不是个好人。

        然而当他看到比自己高半个头、却生得格外白净的叶修时,忍不住心想,叶从主是不是带错人了,这是叶修吗,怎么可能会这么可爱?!

        孙翔微微脸红,不承认对面的是传说中拥有一堆后宫的男孩。

        叶修站在阿爸身边,瞧见小孩儿表情严肃地躲避自己的视线,忍俊不禁的同时,又有些好奇,才四岁的孩子就长这么高,孙从主喂的什么呀。别看叶修比孙翔高,他都十一岁了,总不能没个小弟弟高吧。他纯粹是看小孩儿拘谨,想着待会儿带他去打游戏可能会比较不无聊。

        叶从主和孙从主相视而笑,体面地告别离开,留下叶修和孙翔这对隔了七年代沟的男孩组合互相磋磨。

        叶修走上前,邀请孙翔去打游戏。

        孙翔觉得游戏有什么好玩的,但我是个强悍的Alpha,得谦让一下弱小……叶修看起来并不小,于是孙翔从善如流地改成“有点瘦的白白香香的Omega”。

        叶修并不知道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在想什么,不然他肯定会干脆地把人摁在星网的竞技场里摩擦摩擦。

        可是,即便叶修不知道孙翔在想些什么,这也不妨碍他把人摁在地上摩擦。可怜的孙翔小朋友不知道自己做出了怎样错误的选择,致使他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都在被人打趴在竞技场里,一度让他八岁的心灵受到严重的打击。

        叶修说,“加油吧,机甲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孙翔暗自同意,但面上还是要表现出Alpha的大度——尽管他早就知道“叶修是Omega”是个美丽的错误。叶家的双生子一个是Alpha,一个是平平无奇的Beta。

        ……

        混蛋,谁来告诉他十五岁的Beta可以强到拳打Alpha,脚踢军部优秀子弟?!

        孙翔和叶修的友谊在双方家庭的互相默许下进行得如火如荼。

        但有一日,孙翔突然大半个月没有来叶家。叶修面上不显,心里却闷得难受,路过阿爸房间听到他的啜泣声,叶修忽然明白了什么。

        第二天,孙元帅派人来送帖子。那是一张厚重到让人呼吸不过来的吊唁帖,崭新而又冰冷。

        孙从主和孙翔外出旅游时遭到刺杀,孙从主为了保护儿子牺牲。一夜之间,孙翔没了阿爸,只剩下个甚少归家的元帅老父亲。

        叶修为孙叔叔的逝世感到悲伤。生在叶家,且在联盟和虫族仍在混战的年代,死亡其实从未远离他的生活。他的舅舅就是在战争中死去的。以后叶秋也会踏上那个战场,而叶修,则要学会成为一个政客,给弟弟保障大后方的安全。

        说来奇怪,叶秋是个Alpha,却并不迷恋纯粹的搏斗,他更喜欢在政治的混水里趟出条路来;反观叶修,比起在总统父亲的身边聆听教诲,他显然更向往外面的世界——叶修明白,自己有这种天赋,与生俱来的,一直未曾磨灭的,对军事和战斗的敏锐性。当然,他可不是个战争狂热分子,只是在客观地论述他与弟弟的长短,可惜老父亲并不听,固执己见地要把他们塞到他给孩子们预设的轨道上去。

        叶家除了总统,都去了葬礼吊唁。总统府发出讣告,坚决要打击虫族的嚣张气焰,为无辜的子民报仇雪恨。于是孙元帅连葬礼都没参加就去了战场。

        叶家到时,偌大的孙家,只有孙翔一个八岁的孩童站在门口,神色冷漠而麻木。

        叶修心里叹气,走过去和他站在一起。

        叶从主瞥他一眼,终是什么都没说,双眼通红,无言安慰。叶秋拍拍孙翔的肩膀,跟着阿爸走进孙家。

        孙家另有人主持是一回事,但孙家从主没了,有人心思不干净,孙翔处境想必不会好。叶从主不陪友人的孩子,反而进门同孙家的人一同迎接来客,也是在无声地传达一句话——孙翔是叶家罩着的人。

        来的人纷纷攘攘,孙翔一言不发,叶修便舍了自己一贯的懒散,认真地和每个人道谢。

        葬礼在中午十二点开始。星际人类相信,两个十二点都是回归宇宙的终极。

        众人沉默。无论他们是出于何种目的来此,此时此刻,真心哀痛的人也不在少数。孙从主是个热情善良的男人,虽然是个Omega,但是他的纯真宛如夏日里的茉莉,吸引着无数真心实意友好的人们。

        叶修看得出孙翔几天没合眼。可他不能在这时候打断一个孩子对阿爸最后的送别。

        等到葬礼结束,叶从主随孙家人带领宾客入席用饭,刷然寂静的世界让叶修心口微微发酸。

        孙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看着阿爸的电子遗照,眼神无悲无喜。

        叶修便在他旁边站着,不吃饭,不说话,只是陪着。

        渐渐地,孙翔好似发现了他的存在,沙哑道:“叶修?”

        “嗯。”叶修应道。

        孙翔又唤了声,叶修眼神一软,侧身抱住战栗的男孩儿。

        孙翔仿佛沉溺水中,抓住了唯一的稻草,死死抱紧叶修,低声嘶吼,间歇几声哭音,最后都被一声声凄然的吼叫盖住,慢慢听不见了。

        叶修温和且包容地把男孩揽在怀里。叶从主来寻时,孙翔已经在叶修怀里站着睡着了,眉头死死皱着,谁来都拉不开他。

        叶修趴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孙翔松了松手,叶修趁机转身把人扶到身上,背起紧紧拽住自己衣服的男孩儿,向阿爸轻轻摇了摇头。

        叶从主叹气,慈爱地望向孙翔。看着两个孩子在长廊里,在阳光下,愈走愈远,他心里涌上很久以前就有的一个想法。

        跟叶修商量下吧,叶从主如是想到。

        孙翔的状态很糟糕,除了叶修,谁也接近不了他。叶修不得不留下。

        叶从主身为叶家管理者,又是总统的配偶,不能长时间在外面逗留,最后只能嘱咐儿子好好照顾孙翔,自己带着小儿子回B星了。

        孙翔的事,旁人不好说。看他日渐颓废,才八岁的孩子就消瘦得跟竹竿似的,叶修不免有些担忧。痛苦是不可避免的,但沉沦绝不可取。

        叶修试图和孙翔严肃地谈一次,可孙翔总是锁闭自己,逃避每一次叶修关怀的眼神。次数一多,连机器管家都用它的电子芯片分析后得出一条结论:叶少爷或许要放弃自家少爷了。

        孙翔自己也是这样想的。他从小缺少父亲的陪伴,阿爸充当了所有角色,尽管孙翔总是嫌弃自己阿爸傻兮兮的,但他从来没有不要他。阿爸突然走了,还是保护自己才没了命,孙翔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什么也保护不了,更别提当个军人了。

        那场噩梦过去一个多月,孙翔忽然怯懦起来。他很怕这样的自己被叶修看见,怕他嫌弃自己,也怕自己无法保护他。父亲曾说无论何时他都会保护好阿爸,可他那么强大也没做到,孙翔又凭什么呢。他陷入了自己设置的怪圈,本能地抓住叶修不肯放手,却拒绝坦露心迹,获得重生。

        叶修对此一清二楚,只是孙翔躲着他又不让他走的态度令人有点心疼。

        终于在一个宁静的夜晚,叶修拦住了孙翔,捧着他的脸让他直视自己,并且一字一句,把想说的话传到孙翔的心里。

        孙翔哭了。这比他葬礼上哭的那次更委屈,无声、静默,带着孤注一掷的诀别。

        叶修这一次没有抱他,他安静地注视着眼前的男孩儿。

        葬礼上孙翔的哭泣是应激后的发泄,更多的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痛恨,以及对父亲食言的失望;可这一次,他明白了自己的心理,抹除类似恨自己的阴暗情绪后,他脑子里浮现出阿爸的音容笑貌,一张张或静止或鲜活的画面成篇飞过,定格在父亲转身离开时眼角的湿润。

        之后的日子,风平浪静。叶修在孙家又待了半个月,便被父亲以辍课多日的名头接回去了。

        告别时,孙翔像个大男孩似的,矜持而风度翩翩地送走了陪伴他一个半月的叶修。

        星舰起飞,孙翔忽而张开双手,庄重地鞠了一躬。

        叶修受宠若惊,想着这孩子不会一夜成长后,成长过头了吧。要是以后看到第二个叶秋就糟糕了。

        不等他胡思乱想,琢磨如何拯救一个八岁男孩的童心,他落地进家门不到一小时,叶家收到了孙家郑重递来的帖子。

        这是孙元帅亲手写下的帖子。主题只有一个,代儿子求娶叶家大少爷,叶修。

        叶家众人:……

        叶从主欣慰地笑了,其他人都很不高兴。家养的大白菜即便是个Beta,但嫁出去是不是太丢人了。

        然而叶从主看着是一柔柔弱弱的Omega,办事却雷厉风行,问过儿子没意见,问过总统没意见,那就是答应了。于是他欢欢喜喜地和孙家人商量,最终联合发出的联姻声明,引爆了星网八卦界。

        犹豫了一下下的叶修:……

        不敢发声的把耳朵总统:……

        人微言轻,很少出场,加戏没人理的叶秋:……

        更加雷厉风行的孙元帅直接把儿子带到主星。一天没见的孙翔和叶修默默对视,默契地走进游戏房。

        真男人从不废话,谁打赢了谁说话。

        于是叶修问孙翔:“你要娶我?”

        孙翔认真地想了想,摇头,并给了回答:“是在一起。”

        初显轮廓的男孩脱下以前的盲目自大,渐渐展露属于自己的桀骜不驯。叶修一时被晃瞎眼,偏头道:“你还小。”

        独属两人的竞技场是浩瀚的星空。他们从机甲里出来,坐在陨石上,神态放松。

        孙翔说:“我知道这是借口,你只是怕丢下我。”长大的男孩儿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走,对不对?”

        叶修转回来,以全新的眼神注视着孙翔。

        孙翔喜欢叶修的眼睛,如云下清风,温和表面下有他自己的野心。无关权利、财富,而是独属于叶修的、无与伦比的追求。

        叶修的眼睛里倒映出孙翔的身影。他点点头,示意孙翔继续。

        孙翔有些紧张,但他知道自己没有说错,并且得到了认可。

        “你和叶秋不一样,你和我……和我一样。叶修,我知道你要走,我相信你会回来,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我会比你更厉害。等我长大了,我们再打一场,那时候,我肯定能证明自己有和你并肩的资格。”

        诚然,孙翔说的话比较朴实,没什么情话成分,外人听着觉得一点也不甜,甚至有些土里土气,可叶修却被打动了。

        他笑笑,伸出手掌,弯弯的眉眼里藏着瑰丽的宇宙。

        孙翔有点激动,脸红,心脏快速跳动,他会意地举起手,和叶修击掌。

        “这可是男人的誓言。”孙翔补充道。

        叶修道:“当然。”

        “下次见,揍趴你。”孙翔挥舞拳头。

        叶修笑道:“我等着。”

        (全文完)

———————————————————————

        关于莺莺燕燕和婚礼,以后可能会有后续。至于翔翔为什么这么早熟,我是觉得孙翔虽然有点傲娇大男孩儿的感觉,但他本质上是个男人,在大家族里承受什么就应该学会成长什么,老叶也是如此,因此,两人甜甜蜜蜜在一起吧,我给你们举火把!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