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周叶】你要摸摸我的角吗

       


        #初见识归一,周叶永可期#



        叶修是个散仙。


        嗯,就是那种没有仙位,不被天上大佬认可的杂仙。这并不是说叶修很鶸,但牵扯到前尘往事,叶大仙人便懒得旧事重提。


        这一日他照例在人间游走。


        叶修别的没什么兴趣,就喜欢和任何一个厉害点的角色打架,哦不,是切磋。碰到厉害的精怪,他收敛几分法力,拼个修为技法;遇见好玩的凡夫俗子,他便化作人身,与其比划拳脚。


        叶仙人早年战绩辉煌,近百年来已是修身养性,凡打斗均是点到为止,也不过分追求你死我活的套路。


        这也主要是三界太平,没刺头挑事,毕竟能搞事的都被打怕了。


        话说叶修行至一山谷处,忽有所感,遂按下云头,穿林越水,来到一坑前。


        他跳下来细细查看,不觉异常,反倒是捡了一枚蛋。


        此蛋晶莹如雪,金纹似光,一派天宝迹象,非是凡品,倒像天上神物的后代。


        叶修琢磨哪家糊涂父母把蛋下到这里,顺手摸了把蛋壳。那蛋轻轻扭动,似是害羞,下一刻竟是以神力划破叶修手指,吸取一丝精气,叶修凝眸,只见十指完好,那剥了皮的水煮蛋在他掌下亲昵蹭蹭。


        叶修:……


        神识中多了若有似无的感应,渐渐清晰无比,叶修察觉到两者建立了不得了的关系,并且感受到蛋的热情,十分澎湃的热情。


        看来这个蛋不仅有对迷糊父母,自己也是个糊涂蛋。


        叶修倒有能抹去这缕感应的神通,只是蛋太弱小,恐怕难以承受反噬之力。


        叶修拿起蛋左右翻看,越看越觉得漂亮,心下有了主意,不再行走,安安分分地在谷里住下,等待蛋的父母来寻。


        修仙无岁月,已经是仙人的叶修更是没有概念。十年过去了,四季轮回,眨眼而逝,叶修抱着初时才巴掌大、现如今已比人头大一倍的蛋,站在湖边思考人生。


        他是个散漫的、不修边幅的懒惰仙人。可蛋那么小,那么可爱,叶修难免多放几分心思,一来二去,谷中多了些虽不精致却也巧妙的物事,蛋的床就是其中之一。可惜蛋离不开仙,从来都只在叶修怀里过夜,让叶·代理老父亲·修很是苦恼。


        今天也被孩子黏着的叶仙人高兴并惆怅着。


        尤其是十年过去了,叶修连根凤凰毛、神龙鳞都没见着,不禁深深同情起怀中的巨蛋。


        可怜孩子,被父母忘到天边了吧。




        这日天朗气清,叶修举蛋四顾,跳进湖里抓鱼。


        叶仙人是行走的灵气bug,凡受他滋养的地方,必生异象。湖中鱼儿量多肥硕,条条鲜嫩可口,叶修偶尔打打牙祭,觉得甚是不错。


        毕竟口腹之欲,他向来寡淡。


        叶修一手举蛋,一手抓鱼,待抓得一条,喜上眉梢,忽闻头顶“咔嚓”声响,大惊,丢了鱼把蛋抱在怀里检查。


        光滑的蛋面显出一条裂缝,原来是蛋裂了。


        叶修顾不得抓鱼,赶紧回茅庐围观,不对,是保护并勘察宝宝的破壳。


        经过一番苦斗,一只头上长着两只小犄角的纯黑小马驹顶破蛋壳,站了出来。


        叶修:……


        谁能解释一下,胎生马怎么变成卵生的了?


        饶是叶修见多识广,也没见过头上长犄角的卵生马驹。


        那小马浑身湿哒哒的,它似乎感到不舒服,轻轻甩了甩脑袋,身上窜起红色火焰,烘干后通体墨色,毛发光滑油亮,两只纯白犄角软乎乎的,大眼睛里透出不谙世事的迷茫和天真。


        好灵性的眼睛!还天生会玩火!


        叶修惊叹,目睹小马驹转过头来,黑白分明的眼睛,水汪汪的,干净得如同天空,在瞧见自己的同时,瞬间盈满依赖和欢喜。


        小马驹从软软的床铺这头跑到那头,扑到叶修怀里,轻轻拱了拱。


        叶修猝不及防,被拱了满怀,心下霎时奇异地产生了满足感。


        ——这实在太诡异了。


        小马驹见他没反应,失落地呜呜出声,叶修回神,一手虚虚环住,一手顺着马驹的后背撸毛。


        小马驹侧首垂下,伸出小舌头舔叶修露出的手腕,清清凉凉,舒服极了。


        叶修看小马驹灵气十足,生得俊俏,不由笑问:“你可知自己是谁,来自哪里,父母又是谁。”


        小马驹停下动作,抬高脑袋,温顺的眸子里湿漉漉的,比鹿的眼睛还要通透。


        小马驹不会说话,但它的意识告诉叶修,它是日月所生,无父无母,天生自带名字,周泽楷。


        叶修知晓后微微一愣,手上停顿片刻,而后道,“我亦天地所生,无父无母。”


        周泽楷很开心地说,我们一样啊,以后就在一起吧。


        叶修笑笑,“真是个小孩子。”


        周泽楷看到阳光下笑得那么好看的叶修,头一回发现,自己还想要看到更多更多,更多更多的笑容。他在蛋壳里暗无天日,只知道外面有个温柔至极的仙人,名叫叶修。那是他唯一期望见到的仙,是他往后永生追逐且陪伴的珍宝。


        周泽楷无父无母,日月所生,叶修所养,汇聚天地灵气,短短时日,便长得普通壮马大小。神智也与成人无异,只是他身怀宝藏,难以开发,因为不炼人身,修仙便无法进行。


        天道公平,周叶二者生来便得天独厚,修行自然要更加坎坷。周泽楷化形遥遥无期,叶修便遮了他一对犄角,欲带其去世间走上一遭。


        周泽楷欣然接受。他出生至今,只见过叶修一仙,叶修怕他被养得闭塞,思量一番,才决定带周泽楷出谷。


        人间多热闹,周泽楷好奇而不留恋,原本生涩而天真,在跟着叶修走了几十年后,也变得沉稳。他仍不爱说话,叶修却也不操心。两者心意相通,往往不需过多言语,便能参透对方想法。




        回到谷内,周泽楷下水抓鱼,两只犄角已生得锐利,不复从前温软。


        他入世出世,性子被打磨后也不显污浊,反而更加澄澈,宛若赤子;于修行也大有进益。


        湛湛水波,黑马双眸澄净,身前是冰封浮空的鱼儿在火中飞舞。火光映在周泽楷的眼中,霎是好看,叶修在岸边出神望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周泽楷将香喷喷的食物带回岸上,转眼见叶修发呆,不由好笑,踩到岸边石子时,特意把角幻化成儿时模样,低头轻轻拱了拱叶修。


        叶修接过烤鱼,尝了一口笑道,“小周这手法深得我精髓啊。”


        周泽楷眨眨眼睛,很是欢喜,带点羞涩,又有点情难自制。


        他低头,凑到叶修胸前,像是在说,你要摸摸我的角吗。


        叶修抬手满足他的要求,眼中笑意不断,如明月湖光,风吹花落,恬静而自得。


        周泽楷打了个响鼻,他略微羞窘,想转头,却被叶修一把抬住下巴。


        叶修俯身在周泽楷的犄角上轻啄一口。


        这是他们十几年前养成的习惯,周泽楷每次都会很高兴,只是今日叶修眼里的笑意让他忽然有些不满足,遂抬头眨了眨眼睛,示意叶修再亲亲自己。


        小周的原形越发帅气,端的是一匹骏马。叶修本就宠他,又喜欢他的眼睛和性格,于是顺着犄角往下,又亲了亲周泽楷的眼睛。


        周泽楷甩甩尾巴,想着快些修出人形,好抱抱他家叶修。





        一仙一马在谷里待了几年,又出去找事。如此来回数次,几百年后,周泽楷化形成功,从骏马变成俊杰,正式踏上修仙大道。


        叶修拍拍手,把成精的鱼抛回湖中,不待转身,身后贴来一人,将他圈在怀中。肩上一个脑袋凑来,轻轻地舔了舔他的脖子,叶大仙人一不骂他,二不打他,显然与来者十分熟稔。


        “小周怎么了?”叶修顺毛道。


        “叶修,你独自出去。”周泽楷委屈指控他这个没良心的散仙。


        叶修心想我俩总得有私人空间吧,但这话不能当着周泽楷面说,于是他道,“你晋升仙位,我总不好拦着。”


        周泽楷蹭蹭,“不要仙位,散仙极好。”


        要是天上大佬们听到周泽楷如此埋汰的话,还不得呕死,可周泽楷说的确是实话,对他和叶修来说,接受仙位,犹如画地为牢,不如散仙来得自在。况且对周泽楷来说,叶修最重要。


        “你呀,都被我养成这样了,”叶修叹气,“好好的神仙不做,偏要来挤我的床。”


        “只愿同你一起。”周泽楷诚实道。


        叶修闻言,老脸一红,孩子大了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出口。可挡不住的是他自己心里也高兴。


        于是叶仙人大方地给了个亲亲,没注意到周泽楷愈加发亮的双眼。


        “睡觉。”


        叶修一惊,还睡?他刚爬起来不久啊!忙往外使劲,却被周泽楷抢先一步。


        两人瞬移回茅庐,开始睡觉。


        这睡觉,就是加深感情的人间杀器啊。


        (全文完)


———————————————————————


        周泽楷,在粉丝眼里普遍有两种形象。


        一种是淡漠地、无所谓说话与否的强大,一种是天性温柔、某些方面强势的强大。


        以前我都是倾向于前一种,后来发现其实后一种也有它的道理。


        所以这一篇的小周比较腼腆,属于强而温柔的类型。


        为什么要写周叶,并且叨叨周泽楷呢。


        因为我入坑的时候,遇见了《归一》,知道了“灵魂亲密无间”与“同一高度”这种说法。


        以前很天真,喜欢说昼夜不离,周叶不离什么的,结果我爬到all叶里一去不复返,喜欢周叶也不那么纯粹了。


        但520这天,回顾初心,不谈我最爱的叶修,只聊cp的话,我突然发现,周叶是真的不错。(主要粮多,微笑)


        喜欢叶修,已是本能,喜欢周叶,水到渠成。那么最后,希望我喜欢的周叶,我喜欢的cp能有更好更多的同人文。爱他们,比心。

评论(10)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