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昊叶】猴烧莲花酒

        #放飞自我的脑洞#
        #真妖精打架的传奇#
        #我编不下去了哈哈哈#


        荣耀山上有半亩方塘,方塘里头长了朵莲花。这莲花集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修得人身,化为一白衣男子。

        这男子生得一双睡凤眼,半阖未阖,澄净朦胧,勾得猴崖上的猴大王眼睛发直。

        猴大王自取名姓为唐昊,是荣耀山上最强的猴精。但猴精猴精地叫吧,总归不大好听;小弟们起初唤他大仙,被唐昊一顿猛抽,苦思冥想几月,才得了莲花仙的指点,纷纷改口叫大王。

        猴大王十分满意,抻直身体,显露一身蜜色肌肉,漂亮的腹肌延伸到小腹,继而消失在一片猴毛里。

        山中无凡人,妖精们都裸奔惯了,无甚穿衣遮羞的概念。唐昊化人时在三角区域留了毛发,只是不想风吹弟弟凉。

        一日,猴大王出去摘桃,被桃仙一阵撵打。猴大王天不怕地不怕,以下克上,使出洪荒之力,被桃仙的男人打回老家。

        他心想,不是己方太弱,而是敌方无耻,竟然二打一。猴大王是不惧怕这种挑衅的,但他自认荣耀山头第一妖,怎么能落人一等,别的妖都有伴儿,没道理他做大王的没有吧。

        于是唐昊寻寻觅觅,翻了小半座山头,顺手捞蜂蜜吃时,被蜜蜂小妖逼到他从未去过的密林。

        密林蓊蓊郁郁,遮天蔽日,伸手不见五指。唐昊听得追兵嗡嗡声不绝,伸展手脚在树干上乱窜。跑了一刻钟,追兵被甩开,前面忽现白光,唐昊凝神警惕,猛地冲出,落在一片草地上。

        此处鸟语花香,开阔明朗。脚下鲜草柔软清凉,鼻尖有芬芳流动,清风拂面,好不舒畅!

        唐昊美滋滋想,我来的地儿,这就是我的地盘了。他往前走几步,瞧见半亩方塘,清清灵灵,澄澈透明。中间莲叶圆圆,露珠滚滚,一朵莲花出水摇曳,散发清香。

        猴大王止步,才发现此处格外静谧,似有玄机。他暗暗提神,直觉却告诉他并无危险。

        这时塘中莲花微动,唐昊目光锁定,只见白雾茫茫,莲花消隐,下一瞬,一个白衣男子赤脚踏叶,翩然望来。

        轰——唐昊脑中炸开了无数朵鲜花。

        莲花仙白衣飘飘,面容俊秀,睡凤眼微微上翘,眼角便带了几分洒脱和率性。

        他见岸上猴精痴痴呆呆,虽手长腿长,腰窄背阔,生得一副好相貌,但只在下面围了圈猴毛,看起来些许粗鄙,不似其他妖精偏要学凡人打扮。

        倒是只特立独行的妖精,叶修如是想到。

       “你,你你你……我,我要和你决斗!”唐昊回神,口吃几句,立马面红耳赤,大吼出声。刚说完他就后悔了,他根本不是想要决斗,唐昊想让叶修当自己妖侣来着。

        叶修霎时惊诧。没想到自己的英明神武已经被传到那么遥远的地方,竟引得人来挑战自己。

        猴大王血气方刚,几步走进水里,有意无意地往前挺了挺下身,欲让叶修看见自己作为雄性的资本。

        同为雄性的叶修瞥他一眼,飞身上前,在草地上站定。

        “你是猴崖上的?”叶修问道。

        唐昊冲回岸上,在叶修面前大大咧咧地站着。第二条尾巴沉沉摇晃,随着主人的动作左右摆动。

        “没错,我就是猴大王,唐昊!”唐昊不觉羞耻,骄傲地拍拍胸膛。对他来说,强壮的身体和首领的身份,都是他求偶的资本。

        叶修好些年没遇见这么有趣的后生了。他想起自己上次外出时帮过一只猴精,那猴精说的大仙,就是唐昊吧。

        “叶修,莲花池的。”

        “这里是莲花池?以前从没听人说过,我第一次来,呃,不错。”唐昊绞尽脑汁想夸莲花池有多美,可惜词汇储量不丰富,他又很少夸什么,磕磕绊绊的模样让叶修忍俊不禁。

        “不许笑!”唐昊懊恼道,“决斗,决斗!打赢了莲花池是我的,你也是!”猴大王想我必须得打赢了,让叶修知道他男人有多厉害,但万一下手太重,伤到叶修了呢。

        唐昊抬眼瞅叶修瘦削的身体,犹疑想道,待会儿好好安抚伴侣,借给他自己的胸膛好了。

        这边猴大王幻想自己相亲成功,美人在怀,那厢叶修已经暗中将蜜蜂送出密林结界。

        双方准备完毕,就开始决斗。

        唐昊心有迟疑,第一击便落了下风,他顿时大惊,几个来回后,斗志燃烧,眼神越发认真,动作大开大合,不再留情。

        叶修见此有些欣慰,从头到尾都认真对待的莲花仙打了个痛快,仿佛在水中沉睡的日子里,变得松散懒怠的骨头都已舒爽。

        最后战果,叶修胜,唐昊败。

        单打独斗,未尝一败的猴大王明显被打击到了。他气愤地捶击大树,大树无辜,承受生命所无法承受之重,在强势一捶下变成光点,随风而逝。

        见状,猴大王后跳几下,有些尴尬地偷瞄叶修,却又不肯认错,拧着头不看他。

        叶修想了想,干巴巴道,“再接再厉,下次努力。”

        这安慰一点也不诚恳,唐昊炸毛似的上下窜了窜,不像气愤,反倒是被顺毛后引人注意的小动作。

        叶修伸手,叶上露珠凭空飞来,落在他指尖旋转。唐昊刚刚被打得不轻,就这么回去恐怕得疼好几天。

        莲花仙走近大猴子,将露珠点在他心口。唐昊只觉心脏一凉,身上疼痛消逝,宛若灵气灌顶,霎时精神抖擞,不再疲惫。

        而叶修的手,在他胸上一触即分。叶修略抬头,眼含笑意,“这般没防备?”

        要知道,让不熟悉的妖精近身,甚至靠近心脏,都是绝无可能的事情。谁知道对面的是不是专掏心的坏妖精。唐昊看似暴躁,实则很有主意,没拒绝自己的靠近,想来是十分相信自己了。

        唐昊双耳微红,想退后,又不舍得,低头看叶修时,目光恰好落在那唇上,不知怎么的,心里像蚂蚁爬过,痒得难受。

        “我……你不会伤害我。”唐昊肯定道。

        叶修笑笑,侧身走了几步,回头道,“送你出去吧。”

        唐昊皱眉,心里有了猜测,“这有结界?”

        叶修边走边说,“你运气好,恰逢我出关,不然进都进不来。”

        唐昊止步,“我不走。”

        “为何?”叶修随口问道。

        “我还没打赢你。”唐昊找了个蹩脚的借口。

        “那你努力修炼,我下次去找你便是。”

        “不行!”唐昊喊道,“要每天打才有手感!”

         叶修走回来,仔仔细细地将他打量,最后才说,“那行吧。”说完,他伸手在唐昊身上打出一道法纹。那红光一闪而过,猴大王和密林结界便多了若有似无的感应。

        两人沉默而行。唐昊一路走来,百般纠结,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又全都咽了下去。

        出了密林,叶修诚恳道,“其实你可以拿块布兜住自己。”

        唐昊一头雾水,等叶修回密林了,自己走了几步,被弟弟打到双腿,才想清楚叶修说的是什么。他脖子都红成屁股,想着这人怎么这样,还没结伴呢就调戏他。

        猴大王羞窘得跳上跳下这事,暂且不提。回了猴崖,他左思右想,拿灵桃从蜘蛛精那里换了几件衣服。

        光溜溜的大猴子初穿人类衣物,浑身都不舒服,走几步就想把衣袜扒掉,可想到叶修又强自忍住。

        第二天,他把自己收拾得人模人样。黑色劲装,利落帅气,高大的男人眉间桀骜,一头卷发显出几分野性。

        叶修见他这模样夸了几句,唐昊面上不显,心里却乐开了花。

        打完架,治完伤,猴大王卷发披肩,闷闷不乐。

        叶修觉得自己要洗刷以大欺小的嫌疑,于是思考如何哄唐昊开心。想了又想,他灵光一闪,拿了自己身上的花瓣,幻化成白缎,莲花仙步步生莲,给毛躁的大猴子束发。

        妖精们没有凡间那么多规矩。叶修自己也不大会打理,只随意给唐昊绑了头发,别碍眼又让唐昊生气就行。

        大猴子原本不高兴的脸柔和不少,嘴角一会儿提上来,一会儿降下去,眼里都是得意。

        唐昊回去后,睡姿都变得规矩了,生怕把发型弄乱。可猴子的习性就是爱动,第三天赶到莲花池,唐昊卷发乱翘,又不高兴了,叶修只得再帮他。

        一来二去,唐昊卷发飞扬地来,不等他开口,叶修就自觉帮他打理好头发。

        时日一久,两人关系更加亲密。

        猴大王看不得叶修整天缩在莲花池不出去,一有空就拖他出去走走。

        叶修控诉道,“你是能飞能跳的猴子,我是水里长的莲花,能一样吗?”

        唐昊不管,抱着莲花仙就到处跑,逢人就秀,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叶修是自己人。鉴于两人都缺少恋爱脑,被人打趣恭喜也不反驳,最后荣耀山都知道猴崖猴大王和莲花池莲花仙是一对。

        这日将近黎明。叶修在水里睡得好好的,被唐昊抱出来背在身上。叶修没睁眼,自然地环住唐昊脖子,也没问他去哪儿。

        猴大王背着预定的伴侣在林间穿梭,迅捷而稳定,半点没颠着睡得正香的莲花仙。

        一纵一跃,唐昊落在猴崖最高处,小心翼翼地将人放下,半抱在怀里。

        天边云雾翻滚,黑夜褪去,微弱红光里一抹紫气逶迤。

        叶修睡醒,坐直身体,往那边看去。

        霞光漫天,朝阳初升,紫金挥洒大地,气势磅礴地吞吐人间灵气。

        两人无言而观,身体自发攫取一缕紫气,顿时神清气爽。

        唐昊两条大长腿盘着,中间坐着叶修。他的卷发随风飘荡,拂过叶修的脖颈时,让后者心生温暖。

        猴大王五官坚毅,已至成熟。近年来越发沉着,不再随便发脾气。他郑重地看向叶修,温柔而坦诚,“叶修,你……你愿意做我的伴侣吗。”绕是成长如斯,唐昊还是很紧张。

        叶修审视他半晌,忽道,“我以为我们早就是伴侣。”

        唐昊脑袋发蒙,喜悦到达顶点后变成空白,他久久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才发现叶修在拍他的手臂。

         “别耍流氓啊。”叶修笑道。

        大猴子终于能够采到莲花,一时兴奋,带动弟弟一起高兴。

        叶修坐在他身前,背靠炽热胸膛,感觉更加深刻。

        唐昊激动得嘴唇都在抖,“我们……我们回去,马上回去睡觉。”

        叶修皱眉,“不急,看完日出。”

        “不,先睡觉,”唐昊喃喃自语,抱小孩儿似的将叶修捞在怀中。

        叶修无奈,掐了个法诀,瞬移到一边。

        “注意形象,成何体统。”

        猴大王点头,赞同道,“是是是,我背你。”

        说完,他把叶修背到身后,急急忙忙跑回洞府。

        等到了家,叶修却不见了。唐昊背着的莲花仙变成了一片大莲叶。

        叶修留下讯息,说是回家补觉,闭门谢客。

        猴大王去莲花池找他,被密林挡在外头,又急又慌,回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路过的桃仙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猴精,你还有得磨。”

        唐昊没空理他。耍了流氓的大猴子因为弟弟不听话而被伴侣关在门外,一时传为佳(八)话(卦)。

        于是,荣耀山日常打招呼变成了——

        “今天猴精采花了吗?”

        “没呢。”

        “今天猴精采花了吗?”

        “进门了。”

        “今天猴精采花了吗?”

        “采了采了,乐着呢。”

———————————————————————
        我突然发现我写的cp都好冷。

        昊叶比安叶、江叶都冷啊,想吃粮的我默默哭泣。

        昊叶那么可爱,为什么没人写呢。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