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all叶】God Game 1

        #第一局,王叶篇#
        #叶修迫走局中局,清凉庄初显狰狞#


        十月的天分外多变。秋叶落了一些,炫目的红金两色眨眼退场后,那老旧的、披着白茫茫外衣的常绿植物便又展现出它们的清高。

        灰白色鸽子在空中低低盘旋,硬羽间两只小眼睛黑亮剔透。一只飞累了便扑打翅膀落了下来,停在石榴树上啄了几口,尖喙穿过灰扑扑的翅膀,那鸽子转过脑袋,静静地盯着树下的长街。

        石榴树在的院子是家农家乐。木头做的牌匾新刷了一遍,隔了几个月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刺鼻味儿。大红色的三个字是请人代笔写的,花了老板不少钱。但这是值得的,因为夏季的生意的确红火了不少。算命的都说这是大吉大利,开门富贵的征兆。

        可也耐不住今年降温快。老天爷一个不高兴,天气就骤然变冷,许多兴致勃勃的背包客猛不丁被吓个正着,齐刷刷病倒了。

        于是,半个地球的各国各地,都有游客感冒发烧,甚至也有因为身体不适引发心悸去世的报道。

        农家乐的大厅里搁着一台笨重的电视机。新闻主持人还在绘声绘色地讲述天气变化的原因,专家义愤填膺,面红耳赤,无非是讲述破坏环境带来的恶劣影响。
 
        农家乐老板不懂这些。他坐在门口的小矮凳上,摸了摸口袋没发现烟,皱了皱杂乱的眉毛,不高兴地踢了脚边趴着的大黄狗。

        那狗闭着眼睛睡觉,厚实的毛发保温,不怕冷,大暖炉似的,很幸福。突然被主人来了一脚,懵逼地抬起狗头,嗅了嗅主人的臭鞋子,低低呜咽了一声,又乖乖地趴下去睡了。

        那老板没注意狗的动作,就这么呆愣愣坐着,眼神落在长街的尽头。

        那是连绵起伏的大山。余光里,处处是山。它们像极了张开双臂把整个清凉庄揽在怀里的母亲,养育清凉庄世世代代,同时也用温柔的名义囚禁了这里的人。

        ——他们的身体,他们的思想,他们的灵魂。

        要不是他儿子出去上了大学,学了点东西回来教乡亲们搞这农家乐,带领大家发家致富,清凉庄还是会和以前一样,落后、贫穷,而又闭塞。

        想到屋里的大床电视,老板原来低落的心情瞬间明朗起来。他慈祥地看着趴着的大黄,眼神就像地主看着自家的傻儿子那般亲切。可他很快又想起了在外经商的真儿子,立马丢弃了狗儿子,开始伤春悲秋起来。

        天阴沉下来时,马路尽头开来了三辆大巴。红色绿色黄色,刚好组成红绿灯。

        三辆大车子在农家乐对面顺延着停下。车门一开,呼啦啦下来一群叽叽喳喳的大学生。领头带队的仍是去年的葛老师。

        老师和学生,是最不可能出现在偏僻的清凉庄的人。但他们是林业大学的,每个学期都有两周的外出实习。带队的葛老师一手操办了近五年的实习过程,和清凉庄农家乐的联系也是那时候开始的。

        老板站起身来迎上去,朝着葛老师就打招呼:“嗨!葛老师!您好您好啊。今年怎么来得这么早哈?”

        老板和葛老师握了握手,想要掏出香烟递过去,刚伸进口袋就记起自己身上没有烟。

        慈眉善目的葛老师隔着衣服拍了拍老板的手,“今天不抽烟。老大哥,麻烦啦,今年天气冷,太迟我怕学生挨不住,这不,趁着你这里空,赶忙进山,等到河水结冰更加麻烦。”

        老板哈哈哈道:“是这个理儿,俺老婆已经准备好一切,你们休息会儿,五点半开饭。”

        他和葛老师在这边说话,旁边围了两男一女三个研究生,老板都认识,去年都是来过的。但葛老师走动的时候身后还跟着两个老师,一男一女,相貌出众,尤其是那个男老师漂亮得跟幅画似的。

        老板心想去年的男老师不是这个呀,女老师也不是,之前来了好几年的那两个年轻老师怎么突然不来了,出事儿了?

        乡下人心实,藏不住事,吃饭的时候老板喝酒喝高了,顺带着问出口。

        葛老师自己没什么,反倒是三个研究生变了脸色,隐晦地扫了男老师一眼,眼带厌恶,倒是对另一个女老师很亲近。

        葛老师喝得也有点多,他脸上发红,笑着摆摆手说不喝了,轻描淡写地带过了这个话题,只说那两个老师有事,来不了,校长指派另外两个也有能力的老师过来,是为了共同协作。

        老板直觉问了不该问的,闭口不再提这些,转了口风跟葛老师说今年新发生的一些趣事。

        晚上老板跟老板娘顺着马路,一家一家地,挨个问过去,确认这百来个大学生都在房间里没乱跑,才放心地走回家。

        路上风很大,老板娘凑在老板身边取暖,老板不耐烦地推推,骂了几句骚娘们,但后来还是拿外套裹住老伴。

        夜路难走,但两人在清凉庄生活了大半辈子,倒也不怕。冷白的路灯间隔较远,老板娘哆哆嗦嗦地跟他说着白天看到的几个十分优秀的大学生,羡慕地反问自己什么时候能有这样好的孙子孙女。

        老板嘲笑她就只会看别人的外表,“你怎么知道这些城市娃子是好是坏?儿子还说了大城市里的人都是人面兽心呢。就你那色眯眯的小眼睛,哦,你还看得出一个人好坏啦?”

        老板娘回骂,老板不想理她,挣脱开老板娘死死缠着的双手,一股脑儿往前走,这时候他忽然看见有人从他家大门走出来,往路灯照不到的阴影里去了。

        “啊!”老板娘也看见了,但她看见的是半条被路灯映衬得青白色的背影,猛的被吓了一跳,但她自己机灵地捂住了嘴巴,没有继续嚎叫。

        “怎么了这是,那谁啊?是鬼吗。”老板娘神色惊恐,想到了不好的东西更加怕得要命。

        “慌什么!是那个男老师!”老板压低声音,人走远了才拉着妻子进门。

        “哎哟吓死我了!这小伙子出门怎么也不打声招呼,真的太没家教了!”老板娘想起电视剧里恶婆婆骂媳妇的话,开始大肆谩骂起来。但她也只在房里说,老板也任由她去。

        他想这男老师大半夜的出去干嘛呢。

        半夜突然下起雨来。隔天大家起来发现外面雨很大,都有些惊奇,趴在床边跟小孩儿似的玩水。

        清凉庄群山环绕,天白山青的雨景自然清新。大城市里的雨景没那么好看,多是伴随车子开过碾压马路的水声,和人们抱怨老天爷、心疼自己精致妆容的咒骂。

        百来个学生吃过早饭,虽不大情愿上山,但还是在简陋的小卖部里买了一次性雨衣,背好书包,拿上工具,一群人二三成排,浩浩荡荡地跟着葛老师往山上冲。

        葛老师和一男一女两个研究生走在最前头,中间是女老师和另一个男研究生,走在最后的是吃力不讨好的男老师。

        百来个学生,有富家子弟,也有乡下飞出来的小麻雀。但他们无一例外都与男老师保持一定的距离。都说颜值即正义,可在这儿,男老师的美貌就如同毒药,无人敢碰。

        男老师也不在意。他漫不经心地跟在最后几个体力不行的女学生后面走马观花,神情平静,好似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被众人排斥的事实。

        他却是真的不在意的。

        名为叶修的青年是一个普通的游戏公司设计师。21世纪,全息网游风靡全球,由叶修主导开发的God Game甫一上市,就万众瞩目,被全球网友推为第一。

        God Game是角色扮演+回合制游戏。游戏给出角色和剧本,玩家接受后完成任务通关,之后根据任务完成度以及其他标准获得道具或奖励。这样一盘游戏被称为局,局可以是单人模式,也可以是多人模式,有简单模式,也有地狱模式,一切看玩家等级和选择。

        叶修进入游戏的初衷不是为了愉快地玩耍,而是God Game的智脑被病毒入侵,有些局发生异变,玩家被困在其中无法逃离。游戏舱外躺了上千个植物人,面对舆论和政府的双重压力,公司紧急讨论,忙得焦头烂额,最终无奈地接受刘皓的建议,勒令叶修进来消灭病毒。

        叶修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计划,他本来也准备进游戏论证,并且彻底解决智脑的问题。总设计师权限极高,但叶修并没有给自己开挂,反倒是兴欣部门为他编写了一套程序,叶修进来后才发现自己多了个金手指。

        ——他有了穿越局面的能力和合理的身份。智脑检测后也并未封禁。

        金手指是这样的。设定叶修是大世界里的魔头,张扬恣意,随心随性,被所谓的正道修仙者扣上种种罪名后,含恨陨落思轻崖。魔头醒来就多了一个系统。双方达成协定,魔头完成任务给系统提供能量,系统帮他筹集灵魂之力,逆转时空送他回大世界。

        叶修:……

        他看出来了,兴欣就是把God Game的系统和魔头的系统对等,把局变成魔头穿越的任务世界,还把魔头的性格设定得比较随心,贴近叶修性格的同时,也给了他ooc的空间。

        现下是叶修第一次进入多人地狱模式。这局还没开始,智脑就抽风地拉了其他玩家进来,如果叶修没有通关,所有人都得困在这里等死。

        这局的剧本是,同名为叶修的男老师委托他找出深山杀人魔的真凶,为自己洗清冤屈。委托人比较凄惨,不仅当了背锅侠,在这次实习前,他还被别人举报自己是个基佬。

        这就导致叶修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依旧被众人嫌弃鄙视。此时就是这种情况。

        叶修对这种事完全无所谓。别说他是来通关的,就是真魔头在这儿,从前不管他人看法,换了世界和身体,也依然我行我素,丝毫没有对三人成虎的畏惧。

        美得跟幅画似的青年站在河水边的巨石上,静静地看所有人淌水而过。大学生个个表情生动,让他因为下雨湿鞋子产生的些许烦闷彻底烟消云散。

        或许是叶修太闲让人看不过去,对岸的女老师沈清喊了他一句,“叶老师搭把手,帮学生们过去吧!”

        叶修拍拍衣服跳下来,进水时河水冰凉刺骨,他抖了个激灵,一步迈出,提着满裤子水走到河中央,摆了大字型,方便学生搭在他身上过去。

        河中站了三个一米八左右的汉子。两边是帅气的男大学生,中间是瘦削清俊的男老师。比起两个男学生暗地里被女生摸被女生抱的幸福,叶修无人问津,有几个女生摇摇晃晃从他面前走过时,还下意识远离他,差点摔进水里。

        叶修无所谓地站着,他又不是真正害怕世人眼光的叶修老师。

        “啊啊啊——救命!”一个穿着黑色外套的女生踩滑了,拼命挥舞着双手却还是阻止不了摔倒的趋势。两个男生身上还挂着其他女孩子,岸上的男学生接应不及,眼看着女学生要沉河,叶修眼疾手快,伸腿一勾,长手一揽将女学生半抱在怀里。

        虽然女学生下意识脸红,但叶修此时的动作的确不雅观,他几乎是劈叉着前倾救了女学生,而他自己的裤裆完完全全浸了水。冷风吹来,屁股凉凉,小小叶也冻得抖了抖。

        不等女学生推开他,叶修就起身把女学生护送到对岸去。他这时完全弄湿了下半身,没管其他人对他的指指点点和嘲笑,斜过身子就往原来的巨石上走。

        其他人不愿他扶,换了个男生下水。所有人都笑他英雄救美,却不看自己是不是英雄,被他拉了一把幸免于难的女学生开始还想对他说些什么,后来渐渐白了脸色,在女伴的怂恿下对他呸了一声。

        这动作很有侮辱性,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可叶修恰巧闷头用纸巾吸水,没看见,后来听了闲言碎语,因为没有亲眼目睹,因此也无所谓计较与否。

        要不怎么说叶修心大呢,他偏偏就是这样的性子,好像天生纯粹无垢,任何负面情绪和流言蜚语都无法将他染黑。

        对岸葛老师身边站了一人,是一班的班草,也是大一级草。剑眉星目,鼻如悬胆,一米八五的身高分外显眼,更别提众人穿着五颜六色的劣质雨衣,而他特立独行地穿着黑色长风衣,戴着兜帽,双手插兜耍帅。

        他看这边的时候眼神很平静,掠过叶修时带了厌恶,转头跟葛老师低声交谈着什么。

        他身边还围着四五个学生,男女都有,都没穿雨衣,衣着打扮,相貌气质,都与旁人不同。

        他身边戴着黑色耳钉的小马甲男生跑下来,两三步跳过河,动作利落地蹲坐在叶修面前。

        叶修没抬头。他和NPC无话可讲。

        “哟~叶老师,”男学生戏谑开口,“我们枚哥看见你不舒服,你做老师的体谅体谅,滚远点儿呗,别脏了我们眼睛。”他的语气像是开玩笑,说出来的话却很刻薄。

        叶修放下纸巾,抬头看看眼前的脸,嗯,智脑生成的数据模型不错。他悠悠起身,准备躲一边去清净。

        小马甲没想到他那么识趣,捉弄的心思落空,他转头看对岸的几人,顿时有些羞恼,回头往前狠抓一把,膝盖一顶,就要把叶修抡在地上。

        叶修背后长眼睛似的侧身一避,小马甲一击不成,劈掌而来,着眼点竟是叶修脖颈!

        叶修探手,扣住小马甲的手腕往前一拽,继而绕过踹来的飞腿,快速来了个过肩摔,小马甲轰然倒地。

        那男学生也是练家子,被叶修摔下巨石只懵了一会儿,立马弹跳起身,上来就是一拳。叶修掌扣拳头,不小心卸了小马甲的胳膊,他很抱歉地退后,摆摆手,神情无辜。

        小马甲脸色阴沉下来。他此时完全动了怒,双眼紧盯叶修,手上却毫不迟疑地把胳膊接了回去。他看出叶修格斗技巧不错,不再硬碰硬,手指在衣袋里碰到硬物,他狰狞一笑就要掏出来,同时对岸的曹枚喊了句住手。

        男学生心不甘情不愿地拿出手,皮笑肉不笑地觑叶修,转身大步离开。

        叶修面无表情,目光落在曹枚身上。

        若是普通玩家站在这儿,怕是已经死在这里了。虽说只是个游戏,但里面暗含的歧视和潜规则,还是让叶修很不舒服。病毒没有改变剧本,却放大了游戏的黑暗面,让智脑也无法检测。

        曹枚略微惊诧,但还是改不了对叶修的固有印象。他避开叶修的视线,似是不屑,转身和葛老师继续上山。

        他身边的几人眼神同样令人厌恶,打量虫子般瞥了叶修一眼,转身跟了上去。其他人没看懂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只知道叶修不好惹,便离他更远了一些。

        叶修抓起地上的小包,翻出巧克力棒就开始吃。叶老师体力不行,叶修只能携带食物,随时补给。

———————————————————————

        其实算起来吧,长篇我也只是开了四个坑而已……本来打算起码把第二局写完再放上来,但我掐指一算,524竟是我爱叶吸修的419天!这个好数字,自然不能放过,于是我美滋滋地把存稿放了出来。

        身顶巨坑,我要笑着活下去。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