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包叶】孤城(4)

        #丧尸包∞人类叶#

        #三观不正末世文#

        #黑化包子吃不吃#


        夜尽天明,曙光乍现。

        包荣兴小心翼翼地将叶修抱回公寓。后者虽已进化,但尚且保留人类的一些特征,再厉害再强大,力气用完了,依然是疲惫不堪。而能够让一个新新人类恢复远不及消耗的,也只有永无止尽的丧尸杀戮。

        叶修睡得很沉。队长透过门缝关注两人的一举一动。包荣兴视若无睹,温柔地拨弄叶修的头发,在他失水饥渴时,轻轻碰触他的嘴唇。

        陈果从实验室出来,见状蹙眉,心里浮现一丝担忧。五天前,丧尸潮爆发,幸存者基地及时派来一支特种部队,个个是精英。队里的机械师所制造的武器杀伤力巨大,比起贴身肉搏或使用冷兵器亦或是需要上膛的枪支,一颗拳头大小的玩意就能秒杀数百只丧尸。

        可他们面对的不是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的丧尸,而是全世界几十亿的恐怖军团。他们尝试过转移实验室,可直升机无法着陆,能移动的只有部分器材和人员。特种兵曾试探着将唐柔带到城市的另一个地方,丧尸立马跟着换了方向。他们只能绝望又愤怒地把人带了回去。因此,把唐柔带回幸存者基地的计划无奈落空。

        随着特种兵部队的到来,包荣兴的身份开始给他带来阻碍。无论特种兵如何轮休值班,总会留下五个好手看管包子,从不掩饰他们监视的目的。叶修理解,鉴于特种兵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双方默认了这种行为,没有争执,没起冲突,避免了内部消耗的危机。

        这是末日来临的第十五天,叶修第一次因为脱力而昏迷。陈果给他检查完身体,确认没出什么问题才回实验室。

        包荣兴守着他,就像恶龙守护自己的珍宝,随时都会露出獠牙,消灭妄图侵入地盘的蜥蜴。

        时间在窗外从未断绝的嘶吼和爆炸声中流走。

        客厅内静得可怕。队长去了实验室打下手;五个特种兵或坐或站,要么闭目养神,要么抛枪玩耍。训练有素的他们保持着绝对的冷静和耐心,没发出任何声音。

        黄昏渐至,卧室里的男人骤然开眼。

        “呵——哈——”叶修猛烈喘气,像是做了极可怖的噩梦,脸色苍白。包荣兴一惊,连忙笨拙地抚摸他的后背,冰凉的舌头滑过脸颊,叶修回神,发现自己满身是汗。

        “我没事,”叶修疲惫摆手,扶着额头低低喘气,“我去洗个澡。”

        他起身时,身体摇晃了一下,包子直觉不对劲,紧紧扶住他的手臂。客厅外的人听到动静,敲门进来,只见以往谈笑风生的叶修虚弱地靠在丧尸的怀里。

        “我洗个澡而已,你们就不用参观了吧。”叶修笑道。

        领头的高个皱眉,眼神在两人身上逡巡,半晌才点点头,关上门出去。

        包子不满地低声嘶吼,被叶修安抚地拍了拍小臂。

        “走吧。”

        洗完澡,叶修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具体做了什么噩梦他已经记不得,但那种恐惧像阴影挥之不去,给他带来极为强烈的压迫感。可面临丧尸潮都不害怕的叶修,也想不清是什么让他有如此强烈的反应。

        队长曾评论他心性强大,性格坚韧。普通人乍然得到巨大能力,恐慌、兴奋,都是正常的。可叶修从未流露出一丝一毫的负面情绪,一如既往地沉静稳重。这份心性与其说让队长羡慕和敬佩,不如说更令他恐惧。不同于之前对唐柔漠视姿态的恐惧,队长甚至怀疑叶修缺乏人类该有的正常情绪。

        事实果真如此吗?当然不是。没进化前,叶修稳若泰山,是因为他已经给自己定下了目标,没有来自家人的后顾之忧,他从一开始就有自己的主见,孤注一掷地把所有赌注放在了包荣兴身上。

        愚蠢吗?或许吧。说他怎样都好,叶修始终坚持自己的想法,因为不会后悔,所以才能任何时候都能冷静地思考问题,生死面前亦是如此。

        可后来……叶修就不是了。进化带给他的影响不只是生理上的,还有心理上的蜕变。大多数情况下,人会怜爱猫猫狗狗,却不会认为人命与其等值。叶修固然没有居高临下的念头,但进化后的他,的确对人类失去了类似同伴的认可,和世界、和人类社会脱节,就像风筝线被拦腰斩断,整个人都失去了归属感。

        叶修思考过自己的心态变化,他知道,进化的代价,远比想象的更加沉重。而在这种情感淡化的情况下,他依然感到了恐惧……叶修清楚自己并非害怕不在掌控之内的未来,这种情绪更像是被别人硬塞进他的脑子里,让他感同身受地在油锅里煎熬一般。这说明什么呢,叶修想,大概是有人侵入了他的精神世界吧。

        这种猜测让人毛骨悚然。尽管末日来临,人们变异成丧尸,又有包荣兴和叶修进化在前,但没有小说里异能之类的设定,证明这个世界还是有希望恢复的。但叶修这时却发现了精神上的攻击手段——

        说攻击手段倒不至于。可光是这种存在的本身就足以让人绝望。在叶修有限的认知里,末日有能力做到这点的,只有唐柔。


        包荣兴学会了自己洗澡。他美滋滋地帮叶修洗完,顶着一脑门泡沫逗他开心,像极了一只快乐的大狼狗。

        夜晚众人吃过饭。特种兵六班倒,其中五人轮空看家。陈果继续试验,唐柔出来休息。叶修没同她说话,她自己就找过来,要求主动聊聊。

        客厅里的队长和特种兵暗自警惕。叶修和队长就唐柔的问题讨论后不久,队长被一系列的调查打脸,以为自己误解了唐柔,于是立誓要保护好唐柔,这样一来,他难免对叶修有了意见。两人好几天没说过话,一是叶修繁忙,二是队长避开了能和他谈话的任何机会。

        唐柔的神色同样不好。她压低声音道:“你这么辛苦,何必呢?”

        叶修倏地望向她。他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放大,然而叶修很快冷静下来,准备接招。

        “唐柔”轻轻笑了笑,带了点慵懒和邪气,“等这里沦陷了,你就是唯一的救世主。你不高兴吗?”

        地狱的撒旦抛出筹码,可惜那完全不是叶修所要的未来。

        “你不是唐柔,你是谁?”叶修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我?”“唐柔”起身,弯腰靠近叶修,一双眼睛里透出满满的恶意,“我是包荣兴啊。”

        叶修点头,余光掠过从该刚才起就垂头靠墙而坐的包荣兴,“果然。”

        “唐柔”微怔,“你早就知道?”

        “原本只是猜测,不敢确定。直到你进门,”叶修绅士地让女士坐好,“包子不对劲。我猜你和唐柔都在一具身体里?”        

        “唐柔”双腿交叠,双手置于小腹,气势凛冽而邪性。她眨眨眼睛,鼓励叶修继续说下去。

        叶修道:“从一开始,我就很奇怪唐柔的行为。那时我就在怀疑,但没想到她的身体里有两个人。可后来你故意引我们到实验室,我本以为你是在打发上位者的无聊,现在想起来,你从末日前三天给我打电话起,你就一直在引导我发现真相。”

        接下来,叶修将事情捋了一遍,“唐柔”不置一词,幽深的眼睛却渐渐有了光彩。

 

 

 

        先不说包子怎么进入的实验室,他必然是经历了非人的折磨后,才变成了有智慧的丧尸。但他的进化是不完全的,就像一个畸形儿拥有了极高的智商,包荣兴的精神从虚幻转变具象,甚至有了寄生他人身体的能力。

        包荣兴醒来后发现自己变成了实验小白鼠,心灵崩坏,只想毁天灭地。已经蜕变的他制定了一系列计划——先杀了实验室里的人,留下一个在军方的卧底,并控制了他的思维;然后在自己家附近埋置了炸弹,操纵世界各地的系统散播病毒,开启末日的杀戮机器。

        末日前他给叶修打电话时,恰好是叶修准备离开H市的时候。那时候他就准备拉着叶修入局,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拨打了那个电话,叶修就绝不会放弃任何能找到包荣兴的机会。与其说包荣兴那时在玩弄叶修,倒不如说他在测试叶修。理智告诉他自己应该相信叶修,已经不再相信任何人的黑暗面却抗拒着这种纯粹的信任。

        唐柔在被伙伴抛弃后,包荣兴捡到了她。他将人带到实验室备用,等待叶修到来,然后再进入唐柔的身体,在引发大爆炸后,黑包子着手研究疫苗,通过通风管道来到坑底,进行第一批实验。不攻击人的哑巴丧尸就是其中的失败品。

        在白包子和叶修接触时,黑包子已经不知不觉给他注射了研究成功的进化疫苗。

        接着是陈果来的第二天,他刻意让队长失控,造成双方僵持局面,卧底发光发热,成功洗脱“唐柔”的嫌疑,又把叶修和白包子放到对立面。等幸存者基地的特种兵部队到来,几方气氛更加诡异,因“唐柔”暗示而针对叶修两人的队长更是有意无意拉着其他人站队。

        其实黑包子的行为已经很明确了。他厌恶世界,却希冀还有一个人能永远陪伴他。包荣兴为人时就对叶修有特别的感情,变异后仍然保留强烈的情感。只是这种情感已经扭曲,在黑包子拉着全世界走钢丝时,他同时在疯狂地用世界做赌注来测试叶修。

        剧本到这里,应该是叶修选择的时候了。但黑包子不知怎么的,害怕叶修会抛弃自己,提前泄露线索,在叶修脱力沉睡时,侵入他的大脑,制造了一场又一场绝望的噩梦。


        要推测这些,推理者需要巨大的勇气。受害者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全世界。叶修无权审判任何人,但让他做出选择的话……他忽然想起远在东北的父亲,深入骨血的原则和责任让他只能做出唯一的决定。

        “你果然背叛了我。”“唐柔”喃喃道,“你如果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话,我可以假装研究出疫苗,然后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那副身体也能变成人类,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

        “那只是你的想法。”叶修起身,缓缓拿起抽屉里中.国制造的菜刀。“罪恶不会因为忽视而消失。谁都没有权利因为自己的痛苦而加害别人,更何况,是这样……”

        他的声音隐没在月光下的阴影里。那一刻,“唐柔”看见了最喜欢的姿态。

        博士的身体软倒在沙发里,坐着的丧尸王撑膝而起,露出猩红的双眸和如常的微笑。以往包荣兴笑起来就像只学萨摩耶微笑的大狼狗,温暖明亮,可这时的他,无端端给人泰山般的压迫和寒冷。

        门外一片寂静。叶修没奢望有人援助,只要人还活着就成。

        战斗打响时,悄无声息。叶修和包荣兴错身而过,一击不中,同时破窗,如流星锤地般砸落地面。

        举目四望,蔓延到天边的丧尸无声无息。公寓下的场地被清空,丧尸像潮水般往外涌动,值守的特种兵歪倒在重甲车边,得到命令的丧尸呆呆望着,却没有靠近一步。看样子,人还活着。

        丧尸是忠实的看客;苟延残喘的人类无缘目睹,在昏迷中静静等待这场战斗的最终结果——来决定他们的生死,以及人类的命运。

        叶修以前经常说的一句话是,生活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地球缺了谁照样会转,何况父亲任职国家机构,从小耳提面命、让儿子们记住的就是国家和集体远远大于个人。他从不觉得个人主义有多么光荣,生而为人,叶修牢记自己的道德与爱。

        然而在这座孤城中,这场打斗,不,是生死之争,竟然可笑地左右了全人类的命运。叶修不愿相信包荣兴有能力毁灭世界、毁灭人类,但高智商的、会伪装的丧尸王,已经不是人类能想象的对手。

        战斗再次拉响攻击的号角。每一次全力以赴的攻击都在电光火石的思考下进行,叶修的大脑高速运转,只是搏斗的话,包子虽略胜一筹却也讨不到便宜。前提是,包子不会攻击他的大脑。这就更不可能了。

        茫茫夜色里,无人关注的战斗已至尾声。叶修的精神如烟花炸开时,他恍惚看见自己菜刀落在地上,身体失去控制,依稀撑住地面,不停抖动时,模糊的视线中,一双青白色的大脚渐渐靠近。最后的意识里,冰凉的触感在脖子上游移,叶修仿佛被扼住喉咙,窒息感铺天盖地袭来。

        命运的时钟,停止了。


        “老大老大,我又捉了条鱼!”西湖边上,两个人影隐隐绰绰。那阵男声十分洪亮,夹杂着欣喜,随风传来。

        金色长发的高大青年挽起衣袖裤脚,在水里摸鱼。长椅上,一个黑色短发的瘦削青年双手搭在椅背上,懒懒地吐出一个烟圈。

        荒废的城市宁静闲适。小鸟成群结队地落在不远处观望,有一只拍拍翅膀飞来,不怕人似的落在叶修身侧,豆大的眼珠子黑漆漆的,一眨不眨地注视他,乖巧地乞食。

        叶修随手抛了点面包屑。小鸟猛拍翅膀,跳到地上啄食。鸟群见了纷纷扑来,又被上岸的青年惊得扑棱扑棱四散飞走。

        “老大,今晚给你煮鱼汤!”包荣兴扬起明朗的笑容。

        叶修点头,招招手,将人额头上的汗水擦掉。

        一米八八的大高个狼狗似的蹲在男人腿边,眼睛亮晶晶,像夜空里的繁星。

        “那我做个酸辣土豆丝。”叶修拍拍他的肩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露出一截布满吻痕的白皙窄腰。

        包荣兴抱住大腿,试图去舔那片吸引他视线的白色。叶修却摸了摸他的头发,肢体柔软地120度弯腰,亲到他眼睛上。

        “回了回了,家里祖宗都要饿着了。”包荣兴紧紧牵着叶修的手,一步一步,高度同步地走着。

        两人的模样,就像只纯白英国短毛猫,溜着一只属性为狼的金毛犬。

        “老大,我觉得小条有点太重了,我们应该给他减肥!还有还有,毛线球最近脱毛很厉害,不能再喂鱼了……”

        声音渐渐远去,徒留一地残存的温度,和无影无踪的鸟群。

        (全文完)


———————————————————————

        故事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这篇文原本是3月的文,拖到现在才填完坑,深感抱歉。这篇文是he结局,虽然不如be……

        以及,上面有一句,“两人的模样,就像只纯白英国短毛猫,溜着一只属性为狼的金毛犬。”这句话参考了非天夜翔的《夺梦》,个人觉得比喻很有意思。当然,鸡总的书都很好看,推荐大家去看。

        以下是整理出来的时间线,方便大家整理思路。

 

        -某Day:包子被抓去做实验;

        -3Day:包子突变,定计划,杀仇人,留卧底,埋炸弹,打电话,研究疫苗;

        1Day:病毒传播,末日来临,唐柔被弃,包子捡人,黑包子附身,白包子被锁卫生间,叶修来寻,爆炸启动,“唐柔”躲实验室,坑底测试,制造哑巴丧尸,疫苗研究成功,包叶亲密接触,叶修救人未果,被注射疫苗,高烧昏睡,叶修进化;

        2Day:黑包子隐藏,唐柔记忆更改,白包子捡人做饭;

        3Day:唐叶见面,唐柔提出实验,叶修考虑,夜晚测试;

        4Day:叶修恢复外表,唐叶合作,包叶办置实验器材;

        7Day:特种兵小队到来,三方交谈,达成初步共识,检测巨坑,发现实验室,队长叶修密谈,包叶夜探通风管,发现哑巴丧尸;

        8Day:陈果及实验人员到来,队长被“唐柔”暗示,情绪崩溃;

        9Day:队长质疑,双方对峙,幸存者基地出现卧底,丧尸潮来袭;

        10Day:特种兵部队到来,监视包叶;

        15Day:叶修脱力昏迷,“唐柔”侵入梦境,双方摊牌,包荣兴重归一体,包叶战斗,叶修输;

        某Day:孤城幻境,悲惨世界。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