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黄叶】郎骑竹马来

        #人财两手抓天天宠夫秀恩爱被人吐槽的江南黄少爷♡我爹皇帝我弟太子我娘皇后我自己是王爷的北方叶公子#

        #本文又名《我男人背后好多大树我不敢砍系列》#

 

        北城雪融时,恰是梅花怒怒。

        青田县春水初盛,叶家军乘波而来,自东海入大湖,沿蛇山而下,一路拐进江南。

        百年前王朝覆灭,各地揭竿而起,多方势力你争我夺,中原大地生灵涂炭,至今已混战百年。有道是乱世出英雄,主星耀紫薇,这正是帝王将相出世之际!

        最夺目者,乃前朝叶将军后人叶嵩,以及旗下三十万大军。传言他文韬武略,治军极严,令行禁止,奖罚分明,深受属下爱戴。其妻淮氏乃北方大族嫡女,执掌三千店铺,财力雄厚。更有肥沃良田,能养百万将士。在这乱世中,能如叶嵩般手握人钱粮者,屈指可数。

        北方河冰乍破,一万叶家军护送小公子南下寻求合作。

        硝烟将灭,夜尽天明。若无必要,叶嵩不欲劳财伤力,再起兵戈。他子女稀少,膝下只有一对双胞胎,兄弟俩一个天资聪颖,锋芒毕露,一个机敏圆滑,胜在老练。大儿子从小跟在他身边,武艺超群,文采飞扬,可惜对政事毫无兴趣,倔得跟头驴似的,谁都说不动。叶嵩派他前往江南黄家,未免没有打磨儿子心性的意思。若他早知儿子日后会被黄家小儿骗走,哪怕是把儿子塞到战场上也绝不让他去江南。

 

        青田县,黄家。

        南北风俗不同,偏好也不同。叶修生活的地方均是高墙厚瓦,端的是大气古朴,稳重雄浑。而黄家呢,则是典型的南方特色,粉墙黛瓦,轻巧灵动。门前牌匾上“黄府”二字龙飞凤舞,堪称书法大成之作。

        这江南还真是卧虎藏龙。叶修挥挥衣袖,见黄家众人齐齐等候,遂上前与之交流。

        黄老爷不过四十之龄,正当壮年,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他原是个读书人,有几分经商头脑,真正厉害的却是他夫人秦双。

        叶修来前便看过黄家资料。秦双是江湖草莽,出身山寨,武功不错,难得生了颗七窍玲珑心,不仅拐了个俊美相公,还打下了黄家偌大基业,膝下儿女满堂。

        黄夫人容貌中上,身量苗条,一双杏眼笑意盈盈,宛若寻常女子,看不出半分狠意。与她做生意的人都喊她笑面狐,只听这绰号就知道这位夫人不简单,笑里藏刀,不是个好商量的主。唯一致命的弱点,就是她相公和七个子女。

        江南没人敢惹黄家,不代表叶家惹不起。可叶修不是小人,不会随意拿这七寸把玩。他坚信只要筹码足够,互利互惠,不伤和气,完全是可以做到的。

        黄家在江南是地头蛇,和叶家是完全无法相比的。叶家军不吃素,一万人抵得上普通将士七八万,乃叶家最大利器。黄家夫妇站在叶修面前,还得恭敬称一声叶公子。

        叶修见日头渐烈,便建议进去说话。黄老爷不知怎的竟对他生了些好感,眼神真诚了些。叶修知道,那是因为黄夫人时隔多年又有了身孕,一时好笑,只当他俩恩爱胜神仙。

        其实谈判合作这种事,不是双方往桌子前一坐,你拉我扯个半天就能定下合约,让双方都满意的。事前双方肯定都要打打感情牌、苦情牌,互相给点好处,加深印象,最好是有一方欠了人情,或是落下什么把柄。谈判时这些便是筹码之一。黄家势弱,自然对此尤其重视。

        叶修带人来青田,原本也想着要待个一月才能有结果。果不其然,黄夫人与他打太极似的恭维几句,便说要让人带他好好歇息,明天再请他赏脸观赏观赏青田风光。

        叶修应了。

        来时是午时,黄家请他用过饭,客气地请他去黄家最好的院落里休息。一万叶家军也被安排得井井有条,既不会被人打扰,又能保证叶修的安全。跟随而来的军师,叶嵩的手下,叶柯,悄悄地对叶修点了点头。

        这意思,是承认黄家有谈判的资格了。

        来之前,弟弟叶秋问老爹叶嵩,黄家不就是个普通富商,顶多女主人手下有点兵力,缘何值得叶家公子亲自出马。叶修拍拍蠢弟弟的肩膀,心想弟弟离了哥哥,果然不够聪明,于是认真解释,说明缘由。

        黄家为何有荣幸得到叶家重视?原因就在黄家名下的矿脉和良田。叶嵩荣登大宝不过是时间问题,父子俩想得更多的还是未来如何安定四方。

        百姓最重视什么,是吃饱穿暖。北方有淮家一枝独秀,南方丘陵众多,大户分散,不成气候,势必要有人集合管理,使粮食在短时间内有所供应。等田地新制定下,再实施时,百姓都吃饱了,自然不会太过反抗。

        而国家重视什么?是安定。粮、人、兵,缺一不可。粮食富足,百姓安居,将士无忧,人心安定,而决定国家实力的兵器则变成重中之重。北方多矿脉,南方却少。虽少亦不可弃。不然日后有人心生不轨,私造兵器,以养府兵,必会祸乱一方。

        叶家不是不想掌控矿脉,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如先找人代管,待日后国泰民安,军力强盛,再派兵接手。黄家,就是叶家选出来的代理。

        黄夫人为何不卑不亢,是因为她清楚叶嵩需要黄家,手里有筹码;黄夫人又为何讨好叶修,也是因为她知道凡事留一线,做过头就是杀身之祸。此中分寸的把握,需精准无比,踏错一步,便是万劫不复。叶柯称赞黄家,不是说叶家军受到的待遇如何好,而是夸有秦双的黄家才有资格谈判。反言之,黄家若有人要生事,也只有秦双有这个能力。

        叶修喝口茶,叹道,把自己当靶子用,这黄夫人是有多爱她相公和孩子啊。

 

        次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叶修随黄夫人四处闲游。众人行至水田处,一少年灰头土脸,宛若泥人,湿哒哒地朝他们奔来,被叶家军拦在剑下。

        “不得无礼!”黄夫人轻喝,让那少年站好,旋即转身面向叶修,盈盈施礼,“叶公子,犬子年少不知事,还望勿怪。”

        秦双神态镇定,手却悄悄绞紧罗裳,叶修看在眼里,只当是儿子坑娘,笑着扶她起来,“黄夫人不必多礼,既是令郎,不知是哪位才俊。”

        身后叶柯挥手,叶家军同时放人过来。

        黄夫人起身,笑道,“哪里是才俊,都是些混世魔王。”她招手让少年上前行礼,那少年知道自己犯了错,唯唯诺诺地行完礼,躲在母亲身后不肯出来。

        黄夫人笑脸凝固,很快恢复正常,她玩笑似的说,这是老小,最不懂事,请叶修别怪罪他无礼。在叶修表示无碍后,她马上派人把儿子五花大绑捉回家去,然后像无事发生过一般带他游览。

        叶柯道,“秦双虽是女儿身,也是个人物,这儿子生得却不怎么样。”

        “妄言了,”叶修摇头,让军师别闲言碎语,自己则眨眨眼笑道,“是龙是虫,谁又知晓呢。”

 

        叶修这年十二,黄家小子九龄。黄家夫妇生有五儿两女,其中两对龙凤胎,三个大胖小子,可谓福瑞吉祥,寓意极好。最大的只比叶修大一岁,最小的比叶修小三岁。这日水田里玩得脏兮兮的,正是老小黄少天。

        黄家人最头疼、最宠爱的宝贝,也就是这孩子了。据说他从小聪明通透,文武双全,但总不知事,不爱读书爱闯祸,被当地人称为“黄家魔王剑”。为何是剑?黄少天年纪虽小,却使得一手好剑法。

        听叶柯说到这儿,叶修差点喷出茶来。叶柯取笑他,这不正是从前的你么。

        叶修擦擦嘴,歪歪扭扭坐在藤椅里,“我可从不闯祸,”说着他想起什么,摸摸扶手,眼带迟疑,“才九岁就这般高,以后怕是长不高了。”

        一语成谶。日后黄少天每每以此为理由同叶修欢好,都让叶修恨不得回到过去,让自己闭嘴。

        话说黄少天回到房中,仔细打听才知道今天遇见的是叶嵩之子,叶修。他回想不比自己高多少的少年,清俊面容上一双半阖未阖的眼睛,像是睡不醒似的。可他分明记得叶修望向自己时眼中的笑意,仿佛在说着你知我知的秘密。

        黄少天脸颊微红,北方人都长这样的?想到回家路上看到的虎背熊腰的叶家军,他抖了抖身子,认真地思考起把叶修带进家门的可能性。

 

        第三日,某种意义上是黄叶二人第二次见面。

        叶柯礼貌拒绝了黄夫人的邀请,回房时叶修已不见踪影。

        叶修穿着朴素,跟着黄家仆人在府里闲逛。下人都知道这是惹不起的贵客,态度十分谦卑。

        一路上花木草石,甚是精巧;府中丫鬟男仆均肤白腿长,见了人便行礼,没有半分不雅之相。

        叶修想这黄家人要求真高,丑一点的人还进不来。绕过一处厅堂,转至天井,抬头只见梧桐叶苍翠欲滴。

        凤栖梧桐?倒是个好兆头。叶修绕树走了一圈,驻足凝视。梧桐有些年份,树枝粗壮,近土处也甚是庞大。树皮光滑,其上有字,叶修凑近查看,乃是“黄少天”三字。

        “呵,”叶修抬手拂拭,一只小虫落下。他心道,真是孩子心性,霸道得紧。

        “驾——”堂外传来稚嫩孩音,伴随竹棍敲地的哆哆声。

        叶修侧身回眸。只见劲装少年英姿飒飒,身骑竹马,起落间迅捷利落,几下便跳将到眼前。

        这正是有缘隔墙来相会,心有灵犀一点通。

        黄少天眼里呢,满满的都是少年衣袍纷飞,手扶梧桐,慵懒笑望,极是潇洒。

        “叶修!”黄少天跃下竹马,把东西往身后遮了遮,有些羞窘。这就像耍弄刀枪的小孩,自以为英俊潇洒,炫耀似的在对象面前显摆,结果发现对象高风亮节,根本不是小孩这档次的。

        黄少天略微失落,手指在竹马上来回磨蹭,不知说什么才好。叶修走近,笑吟吟道:“好有趣的物事。”

        黄少天猛地抬头,见叶修朦胧双眼里涟涟笑意,不禁红脸道:“那是自然,我自己做的,别人都做不出来。”

        “真是厉害,”叶修夸道,“你知我姓名,我却不知晓你是谁呢。”

        “我是黄少天,这里的老大!这是我家,你、你要吃的玩的,我都可以给你拿来!天哥罩着你!”黄少天十分骄傲,挺起胸脯,向叶修介绍自己。

        “你看着可比我小。”

        “谁说的,我九岁了!你看我比其他人都高,都壮,我很厉害的!”生怕叶修不信,黄少天急忙解释。

        “是是是。可我十二,你应喊我哥哥。”

        “谁要喊你哥哥!”黄少天愤愤不平,媳妇儿怎么能让自己喊他哥哥呢,成何体统,不过要是和爹娘那样玩情趣的话,他倒是不介意。

        叶修瞧他白嫩嫩的脸蛋上红了一片,还以为他是不服气,便哄道,“那就喊名儿吧。这是、竹马?”叶修神色些许犹疑。

        “是啊,我们都玩这个,”黄少天想到什么,然后惊奇道,“你们那里没有?你没玩过?”

        叶修老实交待,“或许有吧,只是家里不让玩这些。”

        黄少天心里闷闷的,没想到叶修童稚时这么凄惨,遂起了念头,兴致冲冲地要带他玩竹马。叶修连忙摆手,说自己一上去竹马就得坏。黄少天不信,非得要他踩一下,叶修无法,被他拉着上去,那竹马果真结实,的确没塌。

        叶修看向黄少天,心想看不出来你原来和我差不多重。黄·胖子·少天不知是孩童心性,还是开心找了个玩伴,两人玩了一下午,叶修也不觉幼稚无聊。吃晚饭时叶柯来寻,黄少天死活不肯离开,惊动黄家夫妇来领人,仍是无用。叶修出面将人留下,吃了饭,说了会儿话,黄少天又说要与他同睡。

        叶修坐在床上,黄少天抱着被子站在灯下,委委屈屈地控诉他的无情。小魔王讲了大半时辰,口不干舌不燥,侃侃而谈,口若悬河。叶修心想你怕不是黄夫人送来的秘密武器,最终还是让黄少天上了床,两人抵足而眠。

        叶修毕竟是暂住的客人,小孩子的玩意玩一次就算了,不可能天天同黄少天胡闹。黄少天不知哪里打听来的,知道他武艺高强后,拿剑要与他比斗。

        叶修也想试试他的分量,于是手持战矛,做起手式,神情认真,不似平时懒怠。而黄少天轻弹剑身,甩出漂亮剑花,随后执剑相望,冷冽非常。

        两人的切磋从早饭后打到吃午饭,吃过午饭又开始打,打到吃晚饭,黄少天还意犹未尽。几场比试下来,叶修赢多输少,唯一一次败下来,还是他心有不专,给了黄少天可趁之机。

        那时正好叶柯来喊人,叶修分心回答,下一刻战矛离手,黄少天已欺身而上,未开刃的宝剑横卧颈侧,泛出丝丝冷意。

        这是叶修第一次意识到黄少天的可怕与天赋。寻常人屡战屡败,必会焦躁,可黄少天不同,他始终沉着冷静,嘴上虽然喋喋不休,但观察力极其敏锐,判断力也惊人,一旦抓到空档,便会毫不迟疑地攻击。

        黄家魔王剑,竟是如此厉害,倒是有趣。吃饭时黄少天黏在叶修身边,边说他打法老土,边问他怎么那么强。

        叶修说,我在你这年纪,已经能在战场里杀个来回了。

        黄少天唏嘘,指责他乱吹牛,叶修道:“北方多战事。叶家军最强,是因为那是命换来的。没什么好胡说的。”

        他说的是实话,北边除了势力之争,还有蛮族入侵。叶家军一人抵十人,不仅仅是叶嵩训练有方,更是因为北方从来没有停止过纷争。经常磨炼的兵就像兵器,血腥而冷冽。叶修虽是叶嵩之子,但也没什么特权,反而要比其他人更强,流更多的血,才能证明他有能力站在高位。

        黄少天顿时沉默。叶修给他夹菜,“吃菜。很快都要结束了,以后我请你到北城游玩。”

        “你要离开?”黄少天聪慧,知道叶修是为了谈判而来,但他没想到离别会这么快到来。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我以为你应该明白。”叶修神色淡淡,催促他吃饭。

        黄少天食之无味,吃完饭就跑到父母房中。叶修不知道他去做什么,第二天黄少天也没回来。他想着两人的确要保持距离,心里却总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三日后,黄少天一瘸一拐地进门,扑到看书的叶修身上叽叽喳喳。叶修将人安置好,检查后才发现黄少天膝盖青紫,身上也多了不少伤痕。看伤口他推测黄少天被鞭子抽过,伤口刚结新痂。

        黄少天笑眯眯地畅想未来,叶修给他上完药,转身出门。

        “……你去哪儿啊?哎,叶修,你去哪儿!停下!”黄少天蹦蹦跳跳,嘴里哎哟哎哟地叫唤,叶修只得走到一半又回来,扛起人往榻上放。

        “你就是在胡闹。”被黄少天紧紧抱住腰的叶修这么说道。

        “我高兴,我乐意,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爹说了,生死相随,我娘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叶修道:“你跟我回去不是享福。”他倒不是生气。这次谈判摆明了是双方不对等,其中利害很难以一言蔽之,但黄少天如此冲动,还是令他放心不下。而担忧的同时,又略微有丝窃喜。

        “我是仔细想过的!你们不告诉我,难道我就不知道?我娘好吃好喝地对你,不就是想拖点时日和大哥多相处吗。你们虽未谈过,但原本就定下要一个黄家人做人质,是大哥还是我有什么分别。都说叶家军光明磊落,叶将军义薄云天,难道换个人过去就要让我家吃苦头吗!”

        叶修好笑不已,“不是因为这个。少天……少天,你先放开,看着我。”

        黄少天乖乖放开,双手被叶修握在手心,“不是你家,是你。你大哥去北城是受重用,玉石尚且需要打磨,何况是你大哥。”

        “那我宁愿自己做叶黄两家的桥梁,有你我在,我就不信我黄家不能更好。”

        叶修说:“你有志气自然好,我不担心这个。现在能放开我了吗?”

        “你做什么去?”黄少天气鼓鼓地像捉奸的男人。

        “我要去五谷轮回之所。”叶修坦荡荡道。

        黄少天霎时羞赧,“你去你去。去完赶紧回来,我们再、再口头上比划比划。”

        如此,黄少天去北城的事便定了。这么一来,黄家人抓紧时间相处的对象就变成了混世魔王。黄少天被秦双捉去,美其名曰享受天伦之乐,叶修这儿便清净下来。

 

        一月后,尘埃落定,双方谈判既成,叶修偕黄少天乘船北上,回到故土北城。

        黄少天入叶府受教,深得叶嵩喜爱,常与叶修随其参与战事。因其有勇有谋,深受叶家军欢迎。叶嵩为表重视,特立新军,命名蓝雨,首将为黄少天,军师为黄家旁支喻文州。

        十年后,天下统一,叶嵩登基为皇,封淮氏为后,立次子叶秋为太子,长子叶修为南王。同时封赏的还有年仅十九的骠骑大将军黄少天,以及亲族黄氏,秦双更是被封为诰命夫人。黄家数十年的荣宠由此开始。

        又七年,皇帝赐婚南王和骠骑大将军,荣耀王朝始有男子成婚之例,后人引以为开端。

 

        黄将军镇守的地方在国南边陲,南王的封地则在江南。黄家矿脉这时已转交朝廷,由叶修管理。黄家也换了主人,黄老大继承家业,天天管教调皮捣蛋、嫁不出去的小妹妹。黄老爷夫妇则拍拍屁股,一身轻松地当对神仙眷侣,云游四海。

        有家室的黄将军每月有五天假期。每次放假,准时离岗,骑着骏马,奔到内地,抱着亲亲媳妇儿上炕头。

        照理说南方是没炕头的,但是宠妻的黄将军修了条地龙应景,以解媳妇儿思乡之苦。

        并不苦思乡的叶修在王爷府里带孩子。

        他很头疼。

        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自己会被亲弟弟坑一把,帮他带娃娃。这就像太子的孩子流落民间,飘到南王府一样,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想上炕头的黄将军回家看见牙牙学语的奶娃娃,不由怀疑自己天赋异禀,上个月刚和媳妇说生孩子,这个月孩子就长得那么大了。

        黄少天想,这是老天爷给他的考验。

        事实证明,没有夜生活的黄将军,连老天爷的考验都没能撑住,就上书京城,言辞恳切地让皇帝陛下提醒他那糟心的太子,他糟心的儿子糟心地到了南王府,并给了自己糟心的体验。

        奏疏八百里加急,三个月后,京城才来人把太子儿子接走。

        黄少天心花怒放,只想上炕头,推门就看见自家小妹黏着媳妇讨他欢心。

        黄少天:……好气哦,你们怎么都跟我抢媳妇。

        众人:你怎么不说是你秀恩爱秀得让人看不下去。

        终于赶走饿狼的黄将军再次心花怒放,成功地上了炕头,可是仍然没有媳妇。

        叶修应好友之约,出外切磋了。

        黄少天想,好想砍树,但我媳妇背后好多大树,我不敢砍,我怎么那么惨。

———————————————————————

        我写着写着,画风就歪了。

        今天是特别的一天,祝我叶生日快乐,也希望黄叶甜甜蜜蜜。

 

评论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