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all叶】巴德尔城堡(上)

        #另类逃生,灵感源自我的噩梦#

        #友情提醒,有熟人扮演NPC,猜猜他们是谁#

 


        密密麻麻的蓝光代码如黄果树瀑布轰泄成壮观的天幕,时间静止的巴德尔城堡迎来了它的第一批客人。湛蓝光幕中走出一个个人影,他们身穿精致的宫廷礼服,或金或栗的卷发温柔地飘扬在微风里,荡开一圈圈光影。

        这群人明显是欧洲人的长相——偏白的肤色,椭圆的脸蛋,平滑的前额,狭窄略显勾状的鼻梁,嘴唇适当开启,下巴圆满——完美符合某百科的词条描述。

        但他们的举止却并不那么优雅。至少在瞬间活跃起来的巴德尔城堡的迎宾仆人眼里,主人的贵客在礼仪方面还需要一些指导。

        尊贵的客人们只是淡淡地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就被谦卑的管家迎进大门。城堡位于庄园深处,客人需要乘坐男仆驾驶的敞篷马车,穿过一大片草地和农场以及花园,才能到达目的地。客人们并无交流,反而有些戒备地和同行者保持距离,一人一架马车地离去。

        夕阳无限好,春日的花草散发着迷人的芬芳。马蹄哒哒,车队在湖光山色里渐渐靠近那座巨大的城堡。

        巴德尔是北欧神话的光明之神,用神明的名讳来命名城堡,一定程度上昭显主人的善良和虔诚。可贵客们却并不轻松,有些甚至满面愁容,眼神深处暗含恐惧。

        最末尾的一架马车上,挥鞭的男仆双颊飘红,他觉得这一日他见到了自己的芙蕾雅——尽管他倾心的芙蕾雅并不是一位淑女。

        马车后座上的男子身姿挺拔,披肩的白金卷发扎成一束,蓝色的眼睛温柔深邃,宛若大海明月。杂糅各种风格的纯黑三件套妥帖称身,收腰提臀的同时,还描绘出男人流畅的小腿曲线。同色的矮筒窄檐礼帽下,是一眼就能捕捉的平薄双唇,天生自带笑意,弧度勾勒得刚刚好。

        这位优雅酷帅的绅士正是叶修,一个闻名中外的游戏UP主,ID君莫笑,此时他正在《巴德尔城堡》的游戏副本中,单枪匹马地准备活到黎明。

        在全息游戏井喷式发展的年代,叶修连续接了几个高质量游戏代言,比如越狱、巴德尔城堡、战神、莫比乌斯等。越狱是多人角色扮演的动作游戏,而巴德尔城堡虽有角色扮演成分,更多的还是偏向恐怖生存冒险——玩家孤军奋战,没有武器,无法反抗,只能一刻不停地逃亡,直到黎明到来。也可以说这就是变相的升级版本的《逃生》。

        巴德尔城堡带有各个世纪的欧洲印记,夹杂着北欧神话的解谜要素。玩家无法存档,开一局是一局,同行者初始状态相同,关系都是中立,但因为最后的生存者只有一个,因此往往还没开始剧情,大家就已经成为敌对方。游戏剧情里还有相关道具,可以解锁房间、柜子等藏身处,借以躲避敌人。从DLC试玩结果来看,游戏坑爹的地方不止一处,往往多个玩家躲到同一个房间却发现只有一个柜子或者一张床可以躲藏,解锁道具也只有一个。虽然玩家都知道有一个词语叫做牺牲,但普遍情况还是玩家鹬蚌相争结果敌人进门进行团灭虐杀。

        叶修只看过其他UP主的DLC视频,没有亲自试水过,初玩就开了直播,光明正大地游离玩家边缘,惹得笑笑粉们一阵惊嚎——妈耶,我笑真可爱!

        众人被仆人们恭敬地迎接进去。叶修落在人群后面,轻按礼帽,抬头注视巴德尔城堡。黄昏的城堡身披红金色的瑰丽霞光,美得不真实而虚幻,叶修眨眼间,隐约看见恶魔张开狰狞巨口,猩红的舌头舔舐过在场所有人的身躯。

        身后的男仆克制地鞠躬伸手,示意叶修进门。等人一进去,沉重的双门缓缓阖上,因为地板上铺就厚厚的毛毯而未发出一丝声响,但霎时消失的日光还是让所有人心里一紧。

        城堡的建设不符合常理。挑空的走廊和大厅高达数十米,两侧蜿蜒而上的水晶楼梯奢华靡丽,目测可同时容纳四十个人并排行走,相当于二十米的净宽。到处都是金碧辉煌的摆设和壁画,钻石灯盏与人同高,或在角落,或挂在空中,让人担忧下一刻它是否会掉下来。

        迎面就是主人家族的巨幅画像。最中间是巴德尔光明之神的彩绘。画中的神明英俊、逼真,一双眼睛透出天真和愉快;他的金色头发和白皙脸庞在身侧太阳的照耀下绽放出迷人的光芒,让万物热爱并为之醉倒。

        除了不敢直视神明的仆人们,玩家无一例外都在打量这幅画像,君莫笑的直播间里长达一分钟都没人刷弹幕,因为君莫笑的视野框架始终保持平稳的仰视视角。然而叶修并没有沉迷其中。不同于其他人的惊叹迷恋,他只是在观察这幅画像,仿佛透过那双眼睛看到了某种邪恶的存在。

        ——就像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同样注视着所有人,包括叶修。

        神的画像两侧是小上许多的男主人画像。以神像为起点延伸,左侧是男主人的曾祖父和父亲,右侧是他祖父和他本人。尽管每幅画像都很精美,但珠玉在前,玩家们随意扫视几眼就瞥开眼去视.奸巴德尔,只有寥寥几人在认真比对画像里的一切,试图找出线索。

        叶修也是这么做的。可惜这游戏明明能把NPC都做得独一无二,却坑爹地把城堡的四代主人做成一个模板,除了服饰不同外,连胡须的位置、背景的选取都一模一样。四位美男子都坐在书房,同一姿势、同一角度地面向绘画者。

        不,等等,那是什么。叶修凝眸望去,只见男主人的自画像上,后面第一排的书架上,从左数第五本,那本书的书脊放倒了!

        1和5……叶修不能从有限的数字里得到什么信息,只能待会儿去书房看看那本书有什么线索。

        仆人们将所有人引至餐厅。餐厅在楼梯下方的门后,空间宽敞,装修华丽,有一面可移动的玻璃墙,面向巨大的后花园。每个人除了自己的身份剧本外,唯一得到的前提剧情是主人邀请他们做客,但突发疾病,于是让自己的侄子来招待他们。可方才玩家进来时,并没有看到所谓的男主人的侄子。

        突然,餐厅的大门打开,已入座的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个俊美宛若神祇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彬彬有礼地朝众人致以歉意。最让人惊讶的是,男子的长相,和画像上的巴德尔一模一样!而他也叫巴德尔!

        巴德尔解释说自己的叔叔刚才身体不舒服,他放心不下才前去照顾,希望客人们不要生气,为表歉意,他亲自为客人们斟酒。

        玩家有男有女,直不直叶修不清楚,但除他以外的所有人,无论男女,都在巴德尔靠近的时候红了脸颊。巴德尔走近时,叶修能闻到他身上一股特别的味道,用苏沐橙的话来说,那是阳光的气息,换句话说,就是螨虫烧焦的气味。不可否认,的确令人心生愉悦。

        烛光暧昧,玫瑰芬芳,巴德尔背光而来,微微俯身,恰到好处地保持距离,脸上挂着绅士的微笑,俊美得令人目眩。此情此景,确实会让人忘记一切,只想时光静止,和眼前的男人一直待在一块,什么都不做也没关系。

        叶修在这种安然的氛围里,沐浴其他人嫉妒的眼神,背脊发凉。深宝石红色的酒液清亮透明,倒映出众人的神色;叶修透过那层红色,隐约看见角落里的仆人望着他诡异一笑,可他再去看时,却发现仆人站在那里,垂手托盘,眉目肃然,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叶修的幻觉。

        巴德尔忽而侧身用另一只手拖住酒器,他这样一动作,瞬间拉近两人的距离,金色的长发冰冰凉凉,滑过叶修的肩膀和脖颈时,就像餐刀的尖端在皮肤上一划而过。不留伤口,却让人心神战栗,后怕不已。

        叶修不动神色地靠后,下一刻就听到巴德尔用磁性的声音道歉。他摇摇头表示没事,然后巴德尔歉意笑笑,回到主座,和众人谈笑风生。

        或许是名字和长相的缘故,巴德尔不负他的优势,与他聊天让人如坐春风,众人十分愉快。有玩家拐弯抹角地打听城堡的事情,巴德尔没有避讳,挑拣适合的话题讲了一些。

        原来城堡中的男主人和女主人关系不睦,生有一子,名霍德尔。小主人先天失明,从小阴沉忧郁,寡言少语,和父母都不亲近,常常关在房间里不出来。男女主人经常因为这件事而吵架。等霍德尔成年,他还是处理不了庄园的事务,男主人的身体却每况愈下,只能从乡下接回侄子巴德尔,让他帮忙打理庄园和城堡的一干事宜。女主人因此大发雷霆,搬出主卧,去城堡的另一边独自居住,不管事也不管儿子。

        巴德尔城堡是对称式建筑,分左右前后四方建筑体,包围广阔的中庭。男主人和侄子住在前左,小主人住在前右,女主人住在后左,后右尚无人入内。令玩家震惊的是,巴德尔作为第三继承人,本应有野心,但言辞间甚是谦卑,事事以代管者自居,并不僭越。于是玩家更加钦佩,纷纷赞美。

        玩家特地在游戏前研究过北欧神话,听完巴德尔的话后更是对游戏有了莫大的信心。城堡叫做巴德尔城堡,迎接他们的人是巴德尔,要说这其中没有猫腻怎么可能呢。巴德尔、霍德尔,玩家随便想想就知道是巴德尔之死的故事。

        北欧神话中,巴德尔是光明之神,霍德尔是黑暗之神,他们是孪生兄弟。有一天巴德尔做噩梦,预感自己会遭遇暗算死亡。他的母亲弗丽嘉便请求万物发誓不伤害巴德尔。唯独长在英灵殿东边的槲寄生,因被认定过于弱小而没有发誓。恶作剧之神洛基变成女人探问弗丽嘉,知晓槲寄生未曾发誓后,在诸神尝试将武器往巴德尔扔去而无法伤害他时,哄骗失明的霍德尔将榭寄生丢向巴德尔,结果槲寄生正中巴德尔的胸口,光明神因此死亡。

        城堡中已经出现了失明的小主人霍德尔,众人暗暗警惕可能会出现的槲寄生和洛基。他们认为,现有线索表明,只要巴德尔不死,死亡阴影就不会来临。巴德尔对此毫无所觉,他的眼睛如麋鹿般单纯无邪,让玩家都不由起了保护的心思。

        用餐完毕,外面的天色仍未彻底暗下。巴德尔于是邀请客人们到客厅的壁炉边谈天。精致的小点心,木头燃烧时的噼啪声,玩家昏昏欲睡,内心无比安宁,连初衷都渐渐遗忘了。

        客厅的门被推开,管家进门,在巴德尔耳边说了什么。巴德尔起身,让人带他们去休息。玩家猛地清醒,意识到黑夜即将降临,真正的生存冒险终要开始。

        众人跟着管家上楼。楼梯透明,众人能清晰地看到下方的摆设。长长的阶梯延伸到五六米高的二楼,刚上来的地方正对楼下大厅,没有遮拦,沿着扶手大约有二十米长的开阔空间。再往左右延展就是密封的长廊,两侧各有房间。左走是主人家的私密空间,玩家只能看见曲折的墙壁;往右就是客房。客房又分内外左右,男士女士分开居住,叶修跟男性玩家便在管家和男仆的带领下绕了几圈,走上旋转楼梯,来到巨大的室内空间。

        此时男玩家都在三楼。三楼有一条不同于二楼的长廊;一面开着大面积的窗户,一面是精美的壁画,墙后应该也是房间。而这二十米宽的走廊,邻墙一侧矗立着米兰盔甲和哥特式铠甲的士兵行列,手中兵器锋利尖锐,让偷偷凑近观察的玩家一阵恐慌。

        实在是太具有压迫性了,人走在长廊里,就像被士兵注目着,你不知道身后何时会挥来死神的镰刀。众人心想,待会儿逃命决不能跑到这边来,万一触发机关,直接被砍死怎么办。

        走廊尽头是扇铁门,左右各有骑兵盔甲。玩家心里毛毛的,走进门时恨不得把脚和大地粘牢了,他们一点都不想去客房,偏偏这游戏的机制是,在不是游戏设定的情况下,你根本无法做出自己的反应。简而言之,你拿了剧本就得好好演,什么干脆不进城堡啊,找把枪打死敌人啊,根本不可能。

        铁门后就是客房,呈回字型布置。叶修的房间在最后面,真出什么事,逃跑说易不易,说难不难,要么被堵死,要么就秦王绕柱。管家亲自送他入房,等他坐在床上表示困意时,管家才告辞离开。管家笑眯眯地把门关上时,门缝里他的目光些微邪气。他就像刽子手把小白鼠的牢笼关紧,而叶修宛如入瓮的鳖。

        等人走远了,叶修起身在房间里搜索物品。他只在抽屉里找到一盒绷带,丢进四次元口袋后,叶修忽有所觉,打开了朝外的窗户。

        窗外已经没有太阳,灰蓝色的天幕在城堡明亮的的灯火里泛出寂静的涟漪。然而黑夜刹那降临,灯火骤灭,房内一片黑暗,叶修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越来越响,越来越响,尽管叶修毫不慌张,但角色本身的设定就像阴影将他笼罩,在愈加紧张的氛围里,二楼响起了刺耳的尖叫声。

        “啊——”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