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all叶】我是苏沐秋我已经报警了(十三)

        #除了本篇,其他设定均为太太们呕心沥血而成,我只是蹭光环的#

        #14人联文,最后一棒;上一棒  @海黔深井  下一棒 @麦翩行尤 #


        夜尽天明。叶修赶回旅馆时,苏沐橙已在方锐的劝慰下睡去了。

        方锐斜靠门扉,远远瞅见熟悉的人影接近,眉间的郁色霎时散去,他冲叶修轻声道,“已经睡下了,你没受伤吧?”后一句虽仍不正经,却是发自内心的关怀。

        叶修拨开汗湿的头发,摇摇头,甩落一滴汗珠。他拍拍方锐的肩,那模样像是巡视地界的魔王,严肃正经得不像平时的叶修——好吧,他毕竟是个亲王。

        “辛苦了,点心大大劳苦功高,要记一等功。”

        “别别别,要什么一等功啊,以身相许就成。”方锐软绵绵地扒拉在叶修背上,不动声色地打量一圈,这儿捏捏,那儿摸摸,总算是放下心来。

        叶修任他折腾,待某只手堪堪触碰到自己的腰时,他才动动身体,将人掀了下来。

        “好了好了,废话不多说,今晚真累着我了,你也好好休息吧。”

        方锐叹口气,一副被吃了豆腐还被负心的良家妇女形象,“以前还叫我小点心呢,现在就让人家走开,果然得到了就不重要了吗,你根本不疼我……”说完,他还意思意思地抽噎几下,只是演技不及格,让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叶修扯了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可不就是心疼你才让你好好休息嘛。不说了,我去看看沐橙。”

        人走老远了,方锐耳边还回荡着叶修的声音,他有些出神,脑子里忽然涌进一些记忆,不算愉快,却值得人回味。方锐瞧了瞧叶修的背影,不知想到什么,眼神沉了沉,紧跟其后,悄无声息地上楼睡觉。

 

        苏沐橙的状态不是很安稳。叶修轻手轻脚给人拉好被子,在她床边坐下,端视半晌。

        孩子长大了,虽也没过去太久,不至于夜深人静围坐篝火时,开头就是一句“几十年前”,但其实对叶修和苏沐橙来说,日子似乎和以前全然不一样了。

        苏沐橙的眉眼和苏沐秋越来越像,却也越来越不像。曾经跟在他们后面像条小尾巴的孤胆少女就像一夜之间抽条的柳枝,忽然间变得陌生起来。但不管女孩儿怎么十八变,灵魂还是那样的颜色,干净而赤忱。苏沐秋把她教得很好,所以叶修有责任在苏沐秋回来前,把妹妹带好,这样等苏沐秋回来了,他才能说,“我当哥哥也不错,至少不比你差。”

        不过现在还没到那时候,故而叶修并不用思考过多的措辞。反正苏沐秋是肯定要回来的,以后还有很长的日子可以一起走,也不差一句话的时间。当然,只要苏沐秋能活着,这句话说不说出口都无甚差别。

        叶修起身坐到桌边,很随便地趴在上面睡觉。他入睡很快,快到苏沐橙睁眼时,叶修俨然一副软趴趴摊开的睡姿。

        苏沐橙小心翼翼地侧身,没发出半点声响。她怔怔望着叶修的背影,眼睛眨得极慢极慢,根本舍不得闭眼。

        真好,我不是一个人。在哥哥回来前,叶修可不能出事啊,不然她要怎么跟哥哥交待呢。

        她刚醒来时不是不着急的,但方锐说得没错,她现在最重要的是照顾好自己,不让叶修担心。万一她再出什么事,叶修怎么办呢。

        想到此处,苏沐橙沉默,起身给叶修披了薄被,转身爬床。

        很多时候,长大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而是当你想去照顾自己关心的人时,才发现那个人不在了,也可能是那个人正因为自己而身陷危险。

 

        第二天,阳光明媚。

        陈夜辉的事并未被人发现。大火蔓延到教堂剩余的墙体结构,本就破败的教堂轰然倒塌,遍地灰烬废墟。人们顶多唏嘘几句,不会特地去悼念,更别说挖掘出那几具焦骸了。

        叶修和苏沐橙在方锐依依不舍的送别中离开了这个地方,前往他口中的大城市。方锐说,那里有个大教堂,有空可以去坐坐。方锐不是乱说话的人,既然他这么建议了,就有他的道理,叶修便带着苏沐橙去了。

        叶修的伞有些微磨损,找的材料也要重新融合,两人一到大城市就四处打听,终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找到当地有名的机械师。

        眼前的店面不大,外面看着有些脏乱,进去后却很干净。一个眉目温和的青年微笑道:“欢迎光临,有什么需要我为客人服务的吗?”

        叶修听说这个机械师手艺极好,没想到人会那么年轻。不过英才出我辈,后浪推前浪,这位机械师看着温厚稳重,很是博人喜欢。

        “没有事先通知真是抱歉,不过我要的东西很急,可以加钱,请问下午能把它修复好吗?”叶修把自己的伞递过去,注意到那青年的眼睛微微亮起,就像看见喜爱玩具的孩子,透出几分天真。

        还是个孩子呢,叶·并不年老魔族亲王·修这样感慨。

        肖时钦推推眼镜腿,认真道:“恕我直言,这是极为优秀的作品,想必客人也不会想要粗制滥造的效果吧,所以时间肯定会久一点。况且能修复它是我的荣幸,我又怎么能收钱呢。”

        他的语气十分诚恳,可以看出他并不是在假客气。叶修的眼神在他身上转了一圈,觉得这些话分外耳熟。

        等等,话说那些矮人族就是这样的吧,绝对是这样的画风没错吧!所以——

        肖时钦再度微笑道:“客人真是好眼神呢,我是巨人族和矮人族的后代,只是有几分手艺而已。”

        正在观察店里摆设的苏沐橙懵懂地想,原来巨人族和矮人族的后代那么谦虚的呀。

        叶修指着店里一样东西,“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打造出来的,”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笑眯眯继续道,“对了,我叫叶修,来自魔族。这是我妹妹。”

        肖时钦十分上道,“鄙人肖时钦。”

        “谦虚谦虚。”

        “没有没有。”

        “客气客气。”

        肖时钦:“……”机械师笑得脸有点僵,他岔开话题道,“修复它至少需要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客……叶修如果想要的话,明天一早来拿吧。”

        叶修眼睛弯弯,不住点头,“那多不好意思啊,还得让你通宵,”这么说着,他不客气地承诺了,“那么明天我们就以十个金币为酬劳好了。”他不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傻魔,看肖时钦的穿着打扮和店铺位置,能推测出肖时钦的生活并不富裕,甚至……有点穷。当然这话不能当人面讲。

        不等肖时钦拒绝,叶修就礼貌地携着苏沐橙告别离开了。

 

        令他们意外的是,大教堂离肖时钦住的地方并不远。大城市里的路人十分热情,听闻外地人来拜访教堂都很是高兴,一路领着两人前往。

        那座大教堂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富丽堂皇。它很大,宽敞明亮,有着浓浓的历史痕迹。数十米高的镂空十字架镶嵌在教堂正面,阳光从外面透进来,洒落在祷告的人们身上,神圣而又震撼人心。

        大教堂外面有一片很大的花园,绿草茵茵,衬着教堂外墙的绿色藤蔓格外清净,因此它也被人称作绿教堂。

        苏沐橙被叶修嘱咐后留在了里面。叶修假装迷路,借机四处察看,没有发现什么奥秘,只能回到室内,和苏沐橙假装诚心地拜了拜神。祷告结束,人群散去,两人行至门口的大花园,突然听到身边有低语声。那声音不大,照说引不起人注意,只是这内容有些意思。

        说话的是对老夫妻,手里各拿着一个苹果。叶修脚下拐弯,往他们靠近。老妇人手中的苹果忽然滑落,在草地上滚了几滚,在叶修脚边停下。

        老夫妻朝前看去,只见一个后生弯腰捡起,微笑着将苹果递了过来。肖时钦牌同款笑容十分讨喜,至少在老人这里很是好用。老夫妻连连感谢,叶修便和他们边走边聊,顺便赞美了一波神。

        老夫妻不是没有防备,只是叶修生得清俊,苏沐橙又乖巧,两人说话好听,年纪小却不浮躁,还信神信得极为虔诚,没多久老夫妻就拿他们当自家后辈看待了。

        老夫妻方才说到大教堂赐下的圣水,功能多多,好处多多,老妇人的旧疾就是喝了圣水才消失的。两人对圣水推崇备至,恨不得拉着叶修和苏沐橙全家都去祈祷,哪怕能够求得一小滴圣水也好。

        目睹慈祥的老人提到圣水时隐隐疯狂的神色,苏沐橙担忧地和叶修对视。好在岔过这话题,老夫妻便恢复了正常,十分和蔼地邀请两人去家里做客。叶修许下了无数句下次再来,下次肯定来,才带着苏沐橙脱身而去。

 

        夕阳西下,苏沐橙走了一天路,神色有些疲惫。叶修将她安置在一家旅店里,让她好好休息,然后孤身去打探情况。

        老夫妇曾提到一家有名的酒馆,老板和大教堂似乎有些关系。于是叶修问了路,很轻松就找到了那家酒馆。

        酒馆里热闹非凡,或许是酒好,或许是小道消息里的老板让人感兴趣,总之来往的人很多,喧哗不绝。

        叶修点了一杯橙汁——他喝不得酒——只能点杯橙汁充充门面,聊胜于无。好在酒馆里怪人不少,不差这么一个独坐的古怪青年。

        “这酒喝起来就是不一样!上次那酒就感觉吧,跟馊掉的葡萄在水里泡了半个月一样!可这酒就不同了,我觉得我是在吃刚采摘下的葡萄啊——这味道绝了!”大厅里,一个留着大胡子的黑衣壮汉边灌酒边大声感叹,他的动作很是粗鲁,喝酒如牛饮。琥珀色液体香香甜甜,顺着他的嘴巴沾湿了胡子,淌了壮汉半身,凸显出分外结实的肌肉。

        “可不是嘛,我听说啊,这酒可是用绿教堂的圣水和康斯彼庄园的葡萄酿制出来的。”另一个中年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抢着话头凑热闹。

        “哎哎哎,我可听说了,那绿教堂哟——下面有个大宝贝,厉害着呢,就这个!”旁边一小伙儿比了比大拇指,神色夸张道。

        “呵,再厉害又怎么样,有命拿吗?都说下面的机关暗道多到能让你迷失,万一没人来救,那不得活活饿死里面!”中年男子似是不满众人目光被小伙子吸引,急忙补充道。

        一时之间,酒馆里人人起哄,中年男子和小伙子争得面红耳赤,反倒是起头的大胡子壮汉,安静地一口干完杯中酒,呵呵一笑,并不参与其中。

        听说也只是听说而已,是真是假并不重要,大家也只是图个乐子罢了。壮汉看得明白,故而并不争执。但在有心人耳里,这话却很有意思了。

        角落的青年已经离开,徒留橙香淡淡,以及桌面上的三块铜币。

        “奇怪了,走那么快啊,怪人。”打杂的人收了钱,也想不起低头喝橙汁那青年的脸了,遂不再想,摆摆头,自顾自忙活去了。

 

        隔天照旧是个艳阳天。叶修一早去取了千机伞,和肖时钦聊了会儿天,要不是时机不对,他还想跟这谦虚的机械师多聊几句,可惜时间不等人,他只能告别新友,趁着人少去绿教堂外查看地形。

        教堂外墙是缠缠绕绕的藤蔓,不开花,绿茵茵地爬满整座教堂,就像森林里的树屋,掩映着旁人看不透的东西。

        昨天人多,叶修不好多留,这会儿子东敲敲,西摸摸,在一处地方觉出了不寻常。他的手在这处墙面摩挲,沉思片刻,见人开始多起来,再待下去就要被人怀疑,便自觉离去了。

        苏沐橙睡得还算不错。两人在教堂附近找了家简餐店,随便点了些东西。苏沐橙正在长个子,叶修给她额外多点了些。

        简餐店外人来人往,叶修啜了口红茶,脑子里还在盘旋绿教堂的事,听到有人喊他时人还没反应过来。

        他转头去望,背着漂亮扫帚的王杰希站在窗外向他点头示意。


评论(1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