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平叶】我,叶修,冲鸭!(2)




        #大孙爸爸x小叶儿子#

        #开平叶坑,暑假完结#

 



        凌晨三点,叶家别墅。

        叶修抓着抹布,淡定地搓洗地板上的血迹。

        半小时前,睡在椅子上的他从梦中惊醒,在命运的玩笑下,邂逅了不请自来的异界客人——孙哲平。

        当然,这是孙哲平的说法。他对自己是什么物种,从哪里来,为什么来,都没有流露出解释的意思。因此叶修暂时把他当作没有皮肤组织的类人生物。

        孙哲平的骨架很大,血管和筋脉交错,除皮外,该有的东西都有。从面相上看,眼窝深陷,鼻子高挺,五官凌厉,依稀能看出他的阳刚帅气。

        他此时坐在叶修坐过的椅子上,两腿微分,双手抱胸,眼珠子直直地对准叶修的方向,颇有股将军独坐帐中,胜似千军万马的气势。事实上呢,孙哲平咬牙切齿地想,刚才那个害怕的叶修果然是错觉,现在一边心里吐槽一边忽视自己的才是气死人不偿命的叶修!

        叶修打扫完卫生,倒了脏水。他扯了平常搁脚的小板凳,丝毫不嫌弃地坐下,也不在意自己低人一等。

        “刚刚那个要杀我的怪物是叫‘皮’?和你来到这里有什么关联,还有,看你这反应,咱们认识?”叶修兴致勃勃。

        孙哲平早知道这人会是这反应,但牵扯到叶修的安全,他还是压着脾气道:“皮只是代称,它们实际上也是物质,介于液体和气体之间。一般刚形成就会有吸血的冲动,吸得越多,越具人形,实力也会越强大。你刚刚看到的只是只小皮,看它的出血量,至多吸过一人。”他却是对其他问题避而不谈。

        叶修刷地看向孙哲平,孙哲平立马道:“我不是皮。”话说太快,反而有些欲盖弥彰。叶修体谅似的没有追问,只是点点头。

        孙哲平压下身体,双手撑着膝盖,逐渐靠近叶修,“人类的武器对真正厉害的大皮不能造成实质伤害,所以你想寻求人类保护的想法并不现实。而且皮只盯上你,不会主动攻击其他人。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他顿了顿,与叶修的对视让他有短暂的不自然,他往后靠回去,“我留下保护你。”语气坚决得不容人反抗。

        叶修举手道:“免费保镖我是不介意,但……”

        “没有人能看到我的真身,除了你。”孙哲平后一句话说得轻,神色有些奇怪,望着叶修的眼神沸腾一瞬,很快消失不见。

        “它们会源源不断地来找你。我还在找他们的老巢,所以这段时间你不要乱跑。”

        “我还有个问题,”叶修神色平静,仿佛即将出口的问题得不到答案也无所谓,“它们为什么盯上我?”

        “因为我。”孙哲平平静道。他的喉咙有些干涩,窒息感卷土重来,幸好谁都无法从他这张脸上看出表情,至少在叶修看来,孙哲平说完这莫名其妙的三个字,就起身走出书房。

        叶修跟在他身后,看他轻车熟路地进了自己的卧室,在床脚一腿屈膝,一腿伸直地靠坐下。这让叶修产生某种错觉,好像坐在那里的是只狂傲的头狼。

        叶修琢磨着要不要礼貌性地邀请他上床睡觉,这么想也这么说了,可人家孙哲平是个绅士,摇头拒绝后还催他快点睡觉,叶修只好拿了睡衣去洗澡。

        热水哗哗哗从头浇到脚。浴室里水汽氤氲,模糊了玻璃门,也掩盖了叶修的身影。他正在抽丝剥茧地整理孙哲平出现后的所有细节,遗憾的是,有用信息不多,反而是孙哲平的各种反应透着股古怪。

        叶修这人,说胆大吧,他又不是封不觉,没有恐惧;说胆小吧,他偏偏对异象接受得毫无难度,即便有一天叶女士对他说“你是我从流星坑里捡回来的”,他也不会太惊讶。简单来说,三个字,平常心。

        迷雾重重,解谜不易。叶修静心思量,浴室里一时之间只有汩汩的水声。

        头发上的泡沫被冲刷下来,裹挟几根头发流连在青年的腹部。叶修突然后背一凉,睁眼时就目睹那几根头发化作黑线,在皮肤上划开细长的伤口。鲜血往外渗出,汇作一股后消失在空中的某个地方,像是有个看不见的东西张开嘴巴,迫不及待地吞咽着温热的血液。

        叶修猛地后退,大力捂住伤口。那东西显然是个新生皮,还没个人形,甚至比刚才那团黑雾更加弱小,让人感觉能一脚踹飞它。可叶修不能在不清楚的情况下赌自己的命。他抽出挂着的浴巾,在喷头下狠狠掷下,隐约打到一团白中带红的雾气,还听到一声哀鸣。叶修不再迟疑,拉开门疾步冲了出去。

        浴室里的战斗,姑且称作战斗吧,发生得猝不及防,短到不足三秒。皮太小,战斗力太菜,弱得连孙哲平都没察觉到。可叶修的动静他听到了。

        叶修刚出来就栽人怀里,还没回头就被孙哲平带着旋转半圈,换了个位置。

        皮追了出来,懵懂地寻找猎物,可惜它再无机会,因为下一秒孙哲平就一拳打爆了它。

        小皮只喝了几口血,爆炸后只溅到入门处的镜子,呈散射状铺开,堪称恐怖片经典场景之一。

        叶修没工夫擦镜子,捂着肚子想摸手机打120。孙哲平死死拽着他的手腕,低骂了句“妈的”,单膝跪下,将脑袋贴在叶修的肚子上。

        高大的身体突然矮了一截,压迫感反而更强烈了些。叶修正在怀疑这人的行为,肚子上却有湿热的东西滑过。

        他震惊地低下了头。

        孙哲平满脸不耐烦,不知道叶修怎么看出来的,但他就是感觉到这个人前所未有地暴躁。孙不高兴的唾液有奇效,他舔了舔带血的伤口,伤口立马给面子地愈合,而叶修瞬间伤不疼头不晕了。

        世界卫生组织应该给孙哲平颁个最佳清道夫奖。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这样自带DPS和奶妈属性,不仅治好了伤,还把叶修的肚皮舔得干干净净——甚至有些色.情。

        湿漉漉的皮肤在空气中战栗。叶修后知后觉地想,三更半夜,孤男寡男,全身赤裸,这是闹哪样?!

        他推了推孙哲平的脑袋,没摸到头发,没摸到皮肤,触手是滚烫的血管。似乎有层无形的薄膜阻挡了他的触碰,也封锁了所有来自外界的伤害,将孙哲平牢牢地护在那层保护罩下。

        孙哲平站起身,不由分说地带人进了浴室。浴室干湿分离,他把叶修推进淋浴间,也不拉门,自顾自地拿起地上的浴巾擦镜子。

        叶修若有所思地打量他一眼,转身把剩下的泡沫冲洗干净,突然想起孙哲平好像吃掉了一些……

        孙哲平像个金刚芭比版本的老妈子,又是递浴巾,又是吹头发。叶修自问不是生活能力低下人士,可孙哲平明显不高兴,还强忍着怒气,跟他过不去似的抢活儿干。

        叶老板这一晚的惊心动魄终于告一段落,舒心地坐在小板凳上,享受孙哲平的服务。

        短发总是比长发干得快。孙哲平把叶修的脑袋往上抬了抬,叶修下意识睁眼,对上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叶修:“……”小东西,长得真别致啊。

        前面说了,孙哲平是个无皮人,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血肉。正常情况下,男性的生殖器官就是一团肉,谁见过棺材里的男人骨头下面多点啥的吗?自然是没有的。但无皮也就是无皮而已,海绵体谁还没有啦(仅限男人)。只不过没皮的还能活得好好的也就孙哲平了。

        “资本不错。”叶修神色自若地站起来,安安静静地爬床睡觉。

        孙哲平关了灯,预备明早清理浴室。叶修这边离不开人,他重新回床脚坐好。刚闭眼,他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叶修掀开被子,理直气壮地小声道:“让救命恩人坐床脚,没有这种道理的。你上来睡吧,我再给你拿条被子。”

        一米八的大床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孙哲平看着不像是磕到哪里就会血溅三尺的主,而且看久了,叶修还能发现人家的骨头白皙到发亮,可以说是个挺好看的异人了。

        安全,干净。这就是叶修仅有的要求了。

        “晚安。”叶修缩了缩脖子,往被窝里团好。他天生体寒,夏天不用吹空调,还得盖被子。幸好孙哲平并不怕热,很是顺从地躺下了。

        于是,这折腾到四点的夜晚终于过去了。

        第二天,将是更美好的一天。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