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all叶】猫也会哭吗?

    叶修是一只建国前成精的猫妖。
    还是一只人形俊美,法力强大的猫妖。
    现代社会专门为他们这种妖成立了妖怪管理局。
    妖怪,妖怪,因为跟人不像,所以才显得怪异吧。

    公元2018年,2月14日,是某些人类共同认可的节日——情人节。在那之后的第三天,则是中国人的春节。
    情人节的晚上,霓虹闪烁。浪漫的气氛,暧昧的歌声,伴随商家一刻不停的促销,所有的一切像梦境中五光十色的泡沫,绚烂而又浸染隔天过于空荡的凄美。
    叶修的人类身份是个花店老板。
    今天的花店生意兴隆,玫瑰花和月季大卖。
    凌晨两点,人流才渐渐散去。
    叶修把花店里的花都整理一遍。末了,他才发现有半个小时没来客人了。
    大概都去开房了吧,叶修心想。
    今年的情人节,似乎和以往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该来的人始终准时问候,该来的人却没机会再来。
    这曾是过去几年的常态。
    但今年……
    “你好,请问还有花吗?”有声音怯怯地、从店外传来。
    隔了层玻璃门,那声音有些沉闷。但不难听出是个少年。
    叶修绕过花墙走出来,迎头对上一双漂亮的猫眼。
    这是、一只猫?
    店外是一只毛色十分漂亮的橘猫。虽说品种普通,但在猫的世界里,它们并不以这种方式来区分高贵与低贱。
    外面正在刮风。橘猫冻得瑟瑟发抖,神态却很是自若,只是眼睛里泡着两汪泉水,羞涩如花,干净似舟,相互交映,仿佛人走在北国三四月料峭春风里,铺面而来一股花香。
    叶修连忙拉开门让它进来。
    橘猫优雅地一步一步迈进,鼻翼顿时飘荡阵阵花香,还有酥到骨子里的暖意。
    叶修进前台开抽屉,拿出一条毛巾,半蹲下侧头问它,“你身上有水,要先擦擦吗?”
    他的声音略微沙哑,不仔细听甚至听不出那轻飘飘的温柔。
    橘猫歪着头喵了声,抻开身体,将脑袋靠过去。
    尾巴却羞怯地轻微摆了摆,似乎是主人在懊恼给人添了麻烦。
    叶修觉着有趣,手下动作越发轻柔,不知不觉间,花店里只剩下猫咪喉咙里舒服的声音。
    “好了。”叶修的声音像小女孩的手指,戳破了橘猫睡梦里的五彩泡泡。
    “啊,十分抱歉!”橘猫炸毛似的退了几步,片刻后又小心地靠近。
    “我、我是想问,还有月季花吗。”
     橘猫看起来很爱干净,一直不肯坐下。
    叶修站起来看它,心想这样可真不礼貌,于是搬过两张小板凳,其中一张垫了毛巾,叶修把那张小板凳搁置在橘猫身旁。
    叶修的好意橘猫欣然接受。
    它轻盈纵身,坐姿绅士端庄。
    反观叶修,两条大长腿随便地凹成M,大叉叉撒开,率性极了。
    橘猫却眼见地瞥见小板凳上的屁股,和那被围裙勒出的不像凡人的纤细腰肢。
    橘猫:……
    幸好,它的脸上全是毛,看不出来有没有脸红。
    叶修认真回答它,“店里还有一些。你要多少,这个点也很晚了,要不我送你吧。”
    今天大赚一笔的叶·财大气粗·修毫不客气地做了个猫情。
    “不不不,我可以拿东西来换。”橘猫一改刚才的稚气,果断张嘴,吐出一颗红色的宝珠。
    那是一颗带着陈年旧痕、甚至有两道裂纹的红色弹珠,亮闪闪的,在灯光照耀下十分夺目。
    而它最特殊的是,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弹珠本身被人时常把玩的痕迹。仿佛珠子曾经,被某个人爱不释手,或许是珍惜地握紧在手心里。
    而叶修一看到红色珠子,嘴角便抿了抿。
    橘猫注意到了这点,它用爪子往前推了推,问叶修:“这个可以吗?”
    叶修沉吟不语,久到橘猫以为叶修不答应换花,却见叶修起身,把一朵最好看的玫瑰花拿了过来。
    橘猫受宠若惊——“不,我只要月季花就好了!”
    叶修笑:“一样的。”
    这是橘猫第一次看见叶修的笑,说不出来的温软,心底里一直荒芜的乡野,突然金穗硕硕,漫无边际的阳光倾洒在稻草上,秸秆飘进湖水,湖边的芦苇花纷纷扬扬。
    好像生命的绚烂与非同凡响的盛大,只为了这一刻。
    它忽然有种想要拥抱这个人的冲动。
    想倾诉,想陪伴,想一起做所有事,直到老去——直到死亡。
    “我、我刚出生嘴里就含着这颗珠子。妈妈说,那是前世送给现在的自己的礼物。”
    橘猫鼓起勇气,磕磕绊绊地讲起了它的故事,突兀地就像看电影时,小丑跳出来说surprise接下来是我的个人秀。
    可叶修却是个很实在的人。于是他坐下来,静静倾听。
    “我不知道自己出生是为了什么,因为我时常有不知所措的迷茫。我后来有好多个主人。他们每一个都对我很好。但他们一直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很奇怪的……不是想要伤害我,可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我最后一个主人对我说,情人节这天,我应该买一支月季花,用我的珠子去换。”
    橘猫顿了顿,不舍地拿肉乎乎的爪心滚珠,“我、我舍不得。但主人说,我欠人一支花。好奇怪,我明明没有印象。我是只好猫,从来不欠别的猫别的人东西。可他那么说……我忽然产生了一种感觉,无能为力,心却很疼,很想……去见一个人。不是猫,是一个人。一个我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人。”
    “说起来,我连主人们为什么能听懂我说话都没搞清楚。猫爷爷说,我是只年轻的猫,可我却觉得,我就要死了……我想马上见到那个人,在我还活着的时候。”
    橘猫说到最后,眼睛里闪烁着细微的水光。
    猫也会哭吗。叶修后知后觉地思考。
    花店里的花还在飘香,故事却戛然而止。
    叶修顺手拿过来的还有一条鲜艳的红丝带,原本是用来绑花束的装饰品,但他却用它给橘猫绑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还把玫瑰花固定好了。
    “真漂亮。”叶修由衷赞美。
    橘猫更加羞涩,低头挠了挠猫耳,小声道:“谢谢。”
    它抬头,脑袋窝在叶修温暖的掌心,橘猫下意识蹭了蹭,然后决绝地跳下板凳。
    “我得走了,”橘猫不舍,但不得不踏上寻找的旅途,“谢谢你的玫瑰花,希望你不嫌弃我的珠子。”
    橘猫几步跃到门旁,它扭头,眼神干净缱绻,“我走了,再见。”
    它毫不留恋地离开,正如它突如其来的到来。橘猫没有说有缘再见,因为它知道再也没有第二次见面了。
    “再见。”叶修嘴唇微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喉咙里吞咽不下去的那句话。
    苏沐秋,再也不见了。
    猫妖的一生那么长,猫的命却那么短暂。从一开始相依为命,共同修炼,再到青涩无知,懵懂相恋,然后感知天道,分隔阴阳。一尺经年,再相见,终是记不得对面曾是夜深时畔耳鬓厮磨之人。这时才发现,留下的不一定快乐,走了的,也不一定痛苦。
    叶修拾起珠子,两指捏住,透过灯光,窗外夜色朦胧,珠子里的人影也恍惚无形。
    一点水光闪烁,却不知是谁了。
   
    门再一次被推开,不大的花店走进一批俊美的男人。
    叶修侧首,回眸即是熟悉的眉眼。
    他放下手,轻轻笑了。
    “欢迎光临,要买花吗?”

评论(21)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