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包叶】孤城(2)

        #丧尸包→人类叶#

        #三观不正末世文#

        #黑化包子吃不吃#

        叶修跳下车,包子伸手去接。他身后是破破烂烂的丧尸群,一个个见领导似的盯着叶修。叶修沉默一会儿,往左一步,丧尸跟着移动丑陋的大脑袋,浑浊的黄眼睛里眼白凸起,僵硬地往左移动眼珠。有些业务不熟练的丧尸,还把眼睛转到地上去了。

        相比之下,包荣兴比他们好看太多。叶修打量包子的红眼睛,心说眼睛的色彩难道与丧尸的等级有关么。而包荣兴在叶修身边树袋熊似的黏牢,丧尸群在边缘杵着,并不靠近。

        叶修拿包子当令箭,巡视附近,已无人类。他松口气,包子跟着吼了一声,丧尸群顿时声起,大合唱一样地叫唤。

        叶修一惊,赶忙拉上包子回家待着。这时末日危机刚爆发,网络还没崩溃,信号也还没中断。叶修想联系他人,又怕突然打电话会害死别人,就一个一个地发短信过去。除了有几个没回外,大多数人都及时回复,报了平安。

        叶修收到短信,一条是苏沐橙的,一条是叶秋的,他们都没事。沐橙说西藏全是人,幸运的是天寒地冻,即便有人感染,也很快被处理了。叶秋则说东北发现了个丧尸基地,老头子派人清剿,他们全在前线,但都没有受伤。他还问叶修有没有事,为什么没去西藏,是不是有麻烦等等。

        叶修放下手机,俯视趴在他腿上的包荣兴,心说我这里的确有个大麻烦。他搜索网络信息,却没看见相似的丧尸报道,有的都是求救和愤怒。

        其实国家反应得很及时,但国土广阔,难以处处顾及,有人还放不下财富,拦都拦不住他们去送死。叶修严肃地问包子:“你能管住多少小弟?”包子傻乎乎地回吼,不明白他的意思。

        叶修休息会儿,看钟表已是中午。他吃了点东西,见包子目不转睛就问他吃不吃,包子高兴地吼了吼,揽紧叶修的腰就开始蹭。叶修面无表情地要把他推开,结果第一次推不动,第二次还是推不动。小包子哭了几小时,叶修一点也不同情,但最终还是被蹭得没脾气,从冰箱拿出西瓜给包子玩。

        “自己玩。”叶修冷酷道。

        包子茫然地对着叶修挖好洞的西瓜,看看他又低头看西瓜,然后伸手把西瓜拍成渣渣,兴高采烈地去黏围观的叶修。叶修拿其他东西凑合,那些物品都被包子一拍一捏送上西天。

 

        包荣兴可怜兮兮地蹭他,大高个子不害臊,就是没脸没皮。叶修忍无可忍,拿刀比划,包子委屈地把刀咬断,叼他的手轻磨。

        叶修:“……”算了,救人要紧。他伸手催小包子哭泣,然而小包子哭是哭得厉害,就是不肯服软,叶修手酸心累,心想H市的未来我是救不了了。终于和包子下楼时,叶修恨不得打一把游戏来庆祝自己解放,可惜他的手暂时下线,游戏也没空玩。

        楼下丧尸小弟还在摩擦大地,一见到包子即刻立正,乖得不得了。叶修摸摸新的短刀,犹豫要不要杀光,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看看外面的情况。

        他们先去主路线探查。出城路已被堵死,叶修随意一瞥,就看到上午他救的邻居们都成了丧尸。

        叶修叹气,活着这件事,果然不能靠别人,他能救别人一时,却救不了他们一世。他发现有丧尸在远处围绕他们打转,骤然意识到,这里的丧尸并不是全都听包荣兴的。

        叶修问包子能不能开出道路,包子开始没听懂,叶修就示范给他看。他指指车,又指指小石子,一脚把石子踢开。包荣兴恍然大悟,嗷嗷嚎几嗓,丧尸大军就稀稀拉拉地分为两波,开始背对背撞车。

        还有些丧尸低吼着原地打转,不过来扑人,也不听包荣兴的命令。包子非常生气,觉得自己在叶修面前丢脸,于是跳到车上凶猛地吼叫,霎时车玻璃震碎万片。叶修倒没大事,因为他被包子带在怀里,很自觉地拿包子当掩护,可仍旧隐隐觉得内脏发疼。这种震荡已经能隔空杀死人类了,叶修严肃想到,包子比他想象的还要危险。

        丧尸们没有恐惧,感受不到包子的愤怒,但包子下命令的范围和力度变大,所有的丧尸都行动起来。惊天动地的嘶吼声、碰撞声此起彼伏。叶修和包子坐在车顶旁观,感觉自己狐假虎威,像个太监总管。

        路清出来了,城中的人逃跑时就比较方便。叶修之前就观察过丧尸,知道他们已经彻底死亡后就做出了抉择。他让包子把丧尸群领到离大路不远的坑边——包荣兴家的爆炸形成了巨大的坑洞,一直延伸到出城路附近。坑深百米,目力难以企及尽头。

        叶修心想,包子作为头头,下命令让丧尸小弟送死会不会太残忍。但他转念一想,丧尸已经是死人,只是让他们在坑底待着不害人而已,他们之后的命运,还是取决于上面的决策。可惜H市人太多,叶修看到许多牺牲的士兵医生,却没看到多少活人。仅仅一个上午,H市已经空旷得不像样。

        丧尸们下饺子似的进坑,叶修不心虚,看他们都下去了才去找人。包荣兴属于大外挂,叶修从附近救了一堆人,看他们找车找食物,再目送送他们出城。他把包子裹得严实,没人发现他的不对。人们面色惊惧,没道谢就跑了,也不问叶修为什么还留在原地。

 

        叶修边哄包子边思索,H市不算小,出城路就一条,他家就在这附近,包荣兴的窝却在另一头。爆炸肯定牵连了无辜,但叶修不清楚缘由,总不能把责任推到包子头上,只能兢兢业业地带包出巡,争取救人送他们出城。而他给那些人的建议是,往内地走,人越少的地方应该越安全,但凡事都有例外,叶修只能言尽于此。

        忙了一下午,晚上城中嘶吼声不断,没有特别嘈杂,就是让人绝望。叶修晚上还想出去,却被突如其来的高烧困在床上——不是吧,这就感染了?

        叶修的身体到了根本不能动弹的地步,包子心急如焚,除了给他喂水,什么也做不了。包子不会做饭,却也知道叶修不吃东西会死,第二天晚上出去抓了个人类,要她给叶修做饭。那是个人类女孩儿,被朋友抛弃后孤身躲藏,差点死在爆炸里,当时她只与爆炸边缘隔了一道街。

        女孩名叫唐柔,外柔内刚,接受力强。她答应包子,并要求他不能伤害她。包子大概听懂她的意思,嗷嗷叫地把人推进厨房。唐柔见他进了卧室,忍不住软了身体,头脑清晰冷静不假,但面对丧尸的恐惧仍在。唐柔不会做饭,但为了活下去,这点谎言不算什么。好歹会煮粥,做点什么能显出诚意,确保自己安全为先。

        叶修昏睡两天,醒来发现房子里多了个姑娘。姑娘眉清目秀,长得端庄,气质古典,要是以前,叶修肯定请她做游戏代言人。她放下吃的,笑了笑就退出去,很有眼力见。包子呜呜叫地给他喂水,叶修接过来喝,发现自己身上有些变化。

 

        好的坏的?叶修放下水杯,准备起来看看,包子摁住他不让他起床,叶修笑道:“没事了,包子。我现在很健康。”

        等他往卫生间一戳,他就笑不出来了。红眼睛,青白肌肤,尖指甲,一口利齿,熟悉的配置,不熟悉的操作,叶修抬手捏住牙刷,却把它捏成两段。

        叶修:“……”何等可笑的命运啊。

        他咬一口小姑娘端进来的饭菜,食之无味,味嚼如蜡。惨,太惨了。叶修抬头看包荣兴,觉得口渴,很想咬包子,但他刚刚看见姑娘时却没有想吃人的冲动。果然这都跟包子有关,准确的说,或许是叶修被他感染了。

        叶修吃完东西,把餐盘拿到厨房,唐柔自觉接过并冲洗。叶修感慨小姑娘波澜不惊,面对两个丧尸都能稳住。

        “姑娘怎么称呼?”

        “唐柔。”

        “哦,唐小姐,”叶修打量她,“我待会儿送你出城。”

        唐柔顿了顿,洗好碗,认真注视叶修,冷不丁被他背后的犬系丧尸吓到,她眉毛一跳,开口道:“叶先生知道自己和包先生变异了吗?”

        叶修心想小唐观察力不错,应该是看到自己在客厅的照片和签名了,就是问题问得委婉。他点头,扭腰让包子别黏那么紧。

        唐柔忽视两男的互动,微笑道:“我是医学博士,对此有所涉及。”

        “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做小白鼠让你研究?”叶修颇感有趣,拍拍包子的手让他安分点。

        “你要是这么理解也不是不可以,”唐柔扬唇,眼神锋利而有侵略性,和方才的古典美女大相径庭,“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的是,我的导师和这场灾难有关。她曾被秘密请到某个地方做研究,回来时人变痴傻,但她还是在去世前留下一本册子,我阅读过,知道这就是一场生化危机。只要能研究出疫苗,就能阻止灾难的进程,甚至,我可以帮你成为救世主。”

        叶修听完,意味不明地轻笑。他说:“救世主就算了,都说研究工作者疯狂,果不其然。”

        唐柔神色平静下来,并不接他的垃圾话,“聪明人说聪明话。叶先生,你应该知道,你们两个人是绝无仅有的素材。”言下之意就是她看见了就不会主动离开。叶修没有因为她和导师之间的关系迁怒,也没有直接回复她,说明他并不信任她,正在挖掘线索来复盘真相。唐柔没有说谎,自然不惧。

        说不上不欢而散,唐柔除了做饭外都待在客房。叶修坐了一下午,晚上确认唐柔熟睡,他和包子出去转了一圈。叶修对自己身体的变化一一检验,最终得出自己并不是变成丧尸,而是另一种极端——进化。

        叶修依照现有线索分析:包子比普通丧尸有智商,等同三岁的小孩儿,也不随便吃人,但他的各种体征和丧尸一样;而他自己,乍看和包子没什么区别,但他仍旧能独立思考,并且能呼吸、有心跳。这一点在他看到初升的太阳时,得到了证明。

        回到家再看自己时,叶修发现他的外貌已经恢复,看不出任何感染的迹象。他正常得像个普通人。叶修拿刀割自己,包子还没反应,刀就崩出大裂口。包荣兴愤愤夺刀,把它咬得稀巴烂,而叶修凝视自己的手臂,沉思许久。

        “嗷嗷嗷!”包子对叶修的自残行为表示生气,叶修被打断思考,急忙哄包子开心。前几天他的反应都跟不上包子,只是靠经验也输多胜少,刚刚他却在包子夺刀前先下手,这意味着他的身体结构已经改变了,最起码是脱离普通人类的范畴。然而这种“进化”是好是坏谁都不知道,叶修现在表现得很好,不代表未来“进化”就不会毁掉他。

        叶修快速刷牙洗脸,决定再找唐柔谈谈。包荣兴对叶修的行为有很强的模仿欲望,他拿着牙刷对自己的嘴巴猛戳,把牙刷都弄断了。叶修刚刚在思考没注意,现在看见了就哭笑不得,他拿了新牙刷给包子刷牙,帮他洗脸,最后教导他应该怎么做合适。有时候,不得不说,真的是智商这种东西作怪。叶修昨天“进化”,今天就能控制力道,而包子仍旧在破坏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唐柔起床做饭,叶修在客厅等她。他现在并不饥饿,只让唐柔做自己那份。唐柔吃完饭,优雅擦嘴,问他想好了没。叶修与她对视片刻,两人不说话就达成了某种协议,而包子什么都不知道,兀自亲热地舔叶修的手掌。

        叶修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唐柔,唐柔蹙眉思索,肯定了他的想法。“如果这里有设施的话,我可以马上动手,你们的身体数据对培养疫苗很重要。”

        叶修说没问题,转头就跟包子清空医院,带唐柔找设备。唐柔很好强,叶修看得出来,双方互不信任,只是绑在一条船上而勉强合作。叶修倒不是没有敞开说的念头,但实际上,一定要把关系和利益挂钩的恰恰是缺乏安全感的唐柔。叶修推测她可能是在逃亡时被重要的人抛下了。

        唐柔是个人类,十分吸引丧尸,因此她身边必须有人保护。可包子黏叶修黏得紧,无论是让他保护唐柔,还是让他去搜索H市带出幸存者,都不大可靠。H市到底还有没有类似包子的高级丧尸,谁也不清楚。叶修没办法,先守着唐柔一天,之后把东西全都打包回家,让丧尸小弟在楼下看守——医院的丧尸根本不听话,虽然不攻击他们,但也没有接收命令的脑子。相比较而言,叶修公寓楼下的丧尸小弟还比较聪明。把公寓保护措施做好,确保小弟发狂也不会伤害到唐柔,叶修才和包子去城里捡人。

        这时是末日第四天。叶修抽空问过唐柔,了不了解把她导师带走的人,唐柔说那群人都死了,被自己生产的丧尸吃了。叶修莞尔,都说多行不义必自毙,可惜没在灾难发生前熄灭导火索。

        H市丧尸围城,叶修一波一波地赶,把它们全都赶进坑里。工作量巨大,丧尸又比较蠢,来来回回都要下命令,免得它们横冲直撞。不过包子渐渐和他配合默契起来,虽然有时候让叶修无法理解他的想法,但是包子竭尽所能地帮助叶修,让叶修不住感慨还是后辈贴心。

        快收工时,已经是末日第七天。H市上空突然盘旋着一架直升飞机,叶修听过广播,知道是特种兵小队救人清理丧尸来了。他拉着包子躲进高楼,看见五人小队被投掷下来,一起扔下的还有重型武装机车。

 

        叶修在心里给他们鼓掌,视死如归的英雄用生命铺就人类的未来,无论出于什么缘由,都值得人尊敬。他正在想怎么婉转地和他们交流,包子却钻出去和他们打招呼了。

        “嗷嗷嗷!”包荣兴不高兴叶修一直看他们,生气了。特种兵小队本来在高空看见巨坑和里面的丧尸就疑惑警惕,下来后发现H市空空荡荡更加不安,一看见丧尸下意识地开枪。包子当然不会那么轻易被打中,凶猛扑去,让特种兵都来不及反应。叶修连忙拦下,抓着包子跳到远处。

        子弹在脚边擦过,叶修喊道:“等等!手下留情!我们是一家人!”

        特种兵小队的队长皱眉,低骂“什么鬼”,见两人站在电线杆上,不由无奈,下令停止攻击。

        他们来时,H市就在起风。叶修开口,被大风糊一脸,他吼道:“我申请圆桌谈判!你们是哪个队的?认识叶靳吗!”

        队长挑眉,惊讶吼道:“你是谁?!妈的怎么回事!叶首长是你什么人!”

        叶修拉住蠢蠢欲动的包子,迎风大吼:“先避风!”

        一小时后。小队五人和叶修、包子、唐柔围绕圆桌而坐。

        “……事情就是这样。”叶修条理清楚地解释完,那队长眉头紧锁,半晌才问他,“你是说你进化了,而她、”他看向唐柔,“这位博士在研究疫苗,还有……”他冷眼看向包荣兴,“丧尸头头?”

        一群人三观尽毁,在一小时内被狂轰乱炸,现在作为智脑的队长还保持冷静,而他身后的特种兵面无表情,眼神却呆滞了。

        “噗。”唐柔不自觉笑出声。“抱歉抱歉,”她举手道,“虽然在末世开玩笑不好,但他说的就是事实。实际疫苗研发进程过半,后续……我需要陈博士的帮忙。”

        “请问您是……”队长疑惑道。唐柔的名字他不熟悉,但来时上面有令,优先救回代号“寒烟柔”的研究天才。

        “唐柔,也是你们口中的寒烟柔。”唐柔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咖啡。

        队长石化了。他道:“您说的陈博士是?”

        “陈果。”

        队长再一次石化。即便是个当兵的,他也听过这两人在该领域里的大名好吗!

        叶修闻言了然,他早有猜测,倒没有惊讶。队长转头望他,神情欲哭无泪,“您又是?”

        叶修笑道,“放松,我只是个平民。”

        队长舒口气,又听叶修道,“恰好有个叫叶靳的爸。”

        队长碎成一片片了。所以这房子里,一个毁灭世界的丧尸头头,一个代表未来进化方向、本身还是首长儿子的人类,一个掌握人类未来命运、研究疫苗的女博士……他们怎么会凑在一起的?!

        叶修示意众人冷静。他说:“别慌。我和包子有小唐负责研究,H市已经清理得差不多。我唯一一个问题是,炸弹是怎么回事。小唐说那群人已经死亡,但她知道的是否是全面的,我们并不清楚。小唐,你怎么看?”

        唐柔摇头,“我说过的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但无法排除你说的,还有我不知道的幕后黑手。”

        队长敲定主意,“那就去看看。”唐柔瞥他,并不是很赞同。队长便尴尬想自己是不是说错了。

        叶修笑道:“去肯定是要去的,但你是否要先向组织报告呢?后面这位兄弟是负责通讯的吧。”

        光头小伙子看向叶修,又看队长,点头道:“我是。”队长说:“报告是肯定的。叶先生,还是得麻烦你们配合。尤其是这位。”他目露忌惮,没有展现过多的敌意,但包子敏感得很,立马狠狠瞪过去,低吼一声。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