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伞修】好梦南山

    #纯粹是搜索南山公墓后临时起意写的文#

    “滴答——”
    下雨了。
    狂风骤卷晚樱,徒留枝干寥落。刹那世界冷寂,春色渐暗。
    叶修行走在雨中,不撑一伞,无处遮蔽,索性信步而游,淋个痛快。
    再过两月就21的小伙子身量单薄,略微消瘦,一身宅男标配的白T恤大裤衩,眼睛明亮,很有精神。
    今年是荣耀第三赛季,叶修带领嘉世已经夺得双冠,今年也不例外得要去那个赛场上闯荡、然后拿到冠军。
    但前不久,副队长吴雪峰和其他队友却说这赛季后他们要退役了。叶修表示理解,也尊重他们,可他还是来到了这里,他梦里的乌托邦。
    “失落吗?”有身影乍现,手执红伞,同叶修同路而行。
    苏沐秋出现的瞬间,叶修身上的水渍消失,仿佛那把伞不仅可以遮风挡雨,还自带烘干功能。
    叶修重新变得干爽,微垂的眉眼显露几分锐气。
    “没有啊,”他转头对苏沐秋挥手,“荣耀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职业选手的更迭是必然的,没有人能因为不舍得就能永远留下。”
    叶修有着十分显年纪小的长相,因为年轻,双冠在手,作为荣耀最神秘最令人疯狂的职业选手,他本应骄傲放纵,但实际上斗神看得透彻——他说这话时,冷静坦诚的令人心惊,远不像个处在黄金当打时候的职业选手。
    “不过我永远都不腻,荣耀总是越玩越好玩的。”
    苏沐秋笑笑,“我也觉得荣耀很好玩,研究最棒的装备就是我的强项。”
    叶修轻哼,“最棒啊?千机伞都没完成啊。”
    苏沐秋闻言耳朵耷拉,他有些生气:“谁叫荣耀55级更新后,散人都没法用,不然我到时候可以拿千机伞吊打你!”
    叶修皱眉,边说边和苏沐秋从雨天走进阴天,“吊打这个词语不对吧?虽说胜负难料,但我肯定赢你比较多,你那个本子不都写了吗?”
    阴天的场景比较干燥,地上没有水坑,两人在树林里穿梭,宛如两片被风吹落后任意飞翔的叶子。
    苏沐秋怒道:“你偷看我本子了!”
    叶修摆摆手说:“我没看,沐橙跟我说的。你给不给看也没差别,反正我是你爸爸。”
    苏沐秋还是气,像土拨鼠似的啊啊大叫,他觉得被妹妹看到自己的失败记录稍稍丢脸。
    叶修为难地捂住耳朵,喊道,“你轻点,我耳朵都聋了,沐橙没嫌弃你!”
    苏沐秋说,“她当然不会嫌弃我了,沐橙可是我妹!你这个混蛋!”
    叶修见他正常了,手里仍撑着千机伞,好笑地说,“说别人混蛋的时候可以礼貌点,沐秋,把伞收了,阴天没下雨。”
    苏沐秋仍气愤着,把千机伞收了往后一背,接着赶叶修进屋,“再来再来!下一局肯定我赢!”
    不知何时起,树林里多了扇门,苏沐秋推门而入,叶修紧跟其后,所见是熟悉的嘉世网吧一角,以及两台相对的电脑,桌上还有账号卡。
    苏沐秋招呼他坐下,叶修戴上耳机,熟练刷卡。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开始pk,有节奏的敲击键盘声起此彼伏,不久后,叶修面前的屏幕弹出巨大的“荣耀”二字。
    “要不要这么老土!多少年了还这种打法!再来,下局让你知道神枪手的厉害!”苏沐秋掏出本子又记了一笔,熟练嘲讽。
    “有生之年都没超过我,现在就更别提了。”叶修这么说着。
    “这话耳熟啊,我生前你是不是也这么狂妄来着!”苏沐秋摸摸下巴,忽然叹口气,“凉成花椰菜了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人。”
    “我记得呢。”叶修提醒他。
    “别打岔,我先伤春悲秋一会儿,再来讨论沐橙。”苏沐秋啪地合上本子,往桌上一搁,两人面前的电脑及摆设全部化作星光散去,他们重新回到树林,坐在椅子上,相隔一条凭空出现的小河。河里倒映出苏沐橙的脸,小姑娘长开了更加漂亮,苏沐秋严肃地打量她,最后欣慰地点头笑了笑。
    “不错啊,长高了,变漂亮了,笑得挺灿烂。”
    “下个赛季她就和嘉世签约了,正式打比赛,用的沐雨橙风。”叶修解释道。
    “她自己选择的吧,开心就好。”苏沐秋摆出兄长深明大义的模样。他不问两人这些年过得好不好,只问他们开不开心。
    “荣耀真好玩啊,还没玩够呢,我想着我们两个打比赛,嘉世肯定年年是冠军!”苏沐秋向往极了,并且用自信的语气坦然说到。
    “双核吗,”叶修若有所思,“这的确有趣,老韩肯定高兴,就是你不在了,我现在自己打啊。”
    “是啊是啊,我走太早了,不然咱们还能打十年、二十年!”苏沐秋狂点头。
    “想多了,你更年期手速就不行。”叶修诚恳地指出事实。
    “我就是在表明态度,你非得拆我台!”苏沐秋向来友好,但对上叶修,他觉得自己有无数嘲讽的台词没有说出口,还有许多个白眼要送给他。
    叶修点头,“好吧,态度值得肯定。”他接着补充了一句,“那我也来一句,冠军是嘉世的。”
    话落,树林、阴云皆化作流沙逝去,他们来到第一赛季嘉世夺冠的现场,正在围观这巅峰荣耀。
    叶修身上多了件火红的枫叶外套,名牌上写着“嘉世”。苏沐秋羡慕地摸了摸,然后极为坦诚道,“差点就穿上了。”
    “没事儿,送你件。”叶修拍拍他的肩膀。
两人看见战队粉丝的狂欢,犹如局外人般在赛场上观看。不断回放的场景是一叶之秋的精彩瞬间,苏沐秋赞叹道,“这里打得好,这儿也不错,哟,这可以啊。”
    吴雪峰接过奖杯,苏沐秋探头探脑问了一句,“你人呢?”
    “通道里抽烟啊。”叶修说着带他去看,苏沐秋摆摆手说算了,“你有什么好看的,”他如是说道。
    欢呼声震耳欲聋。夺冠不仅仅是为了粉丝,而是为了喜欢的荣耀只有一个冠军的理念,那让人为之着迷的、只属于职业选手们的荣耀——那从不曾是炫耀。
    “不错,”苏沐秋由衷赞叹,“荣耀越来越好玩了。”
    “你在会更加好玩,刺激。就是我俩都在嘉世的话,冠军就没悬念了。”叶修毫不谦虚,就是那么自信。
    苏沐秋哈哈大笑,“没错,没错!我的操作那叫一个强大、精彩、华丽!堪称不可思议!”
叶修点头,“你很有天分,本应最有成就。”
    苏沐秋忽而沉默。
    嘈杂如潮水褪去,两人又回到十五岁的夏天,炎热的网吧里初识那天,苏沐橙第一次看到叶修的那天。
    苏沐秋抬头,不曾变过的18岁容颜已经变回15岁的青春。叶修亦然。
    “再打一次吧。不是荣耀的游戏。”苏沐秋平静道。
    十几次的再来后,叶修的角色只输过开头一局。
    “很久没玩了,手生。”叶修这么说到。但他的操作意识和手法都在打比赛时得到进步,再与苏沐秋打时,上手后就再没输过。
    “你都在玩荣耀嘛。”苏沐秋翻白眼,“我也想只玩荣耀啊,但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不好玩。”
    这次换叶修沉默了。
    苏沐秋起身,周遭环境再次变化。他们来到一起居住的老房子,窗外是艳阳高照,晚樱纷飞。
    “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我的未来终止在18岁,但你和沐橙还要继续。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你也不要太狂妄了。总有比你年轻的对手,他们的天赋也不可小觑,以后你的路还长着呢。”苏沐秋面带微笑,把账号卡塞到叶修手中。
    “我只是实话实说,我就是很强。”叶修道。
    “我知道啊,你那么老土,说话耿直得令人抓狂,我都担心你会不会惹麻烦。”苏沐秋说,“君莫笑交给你,沐雨橙风我相信沐橙会玩好,秋木苏就不用了。”
    叶修问,“到说再见的时候了?”
    苏沐秋笑,“是啊,该说再见了。”
    “时间过得挺快的,清明我和沐橙就去看你。”
    苏沐秋微笑的面具破碎,他觉得好好的气氛都被叶修搞的一塌糊涂,可他却不想再和以前那样和叶修拌嘴了,“来吧来吧,欢迎之至。”
    “菊花要不要?”叶修趁机问他。
    “不要!”苏沐秋一时忍不住,没好气道。
    “好吧。”
    “你真不送?”苏沐秋提高嗓音。
    “你说的不要啊。”
    “我我我、行,我服了你,我要花!然后你给我默念三千字夸奖我的话!”
    “现在悼文要3000字了?”叶修疑惑。
    “不是悼文,是夸我的话!”苏沐秋把人扯怀里,恨不得打他屁股。
    叶修歪歪扭扭地靠坐在椅子上,一半身体在苏沐秋那里,漫不经心地遥望窗外。
    窗外阳光正好,水中绿叶漂流,倒映蓝天白云、春日晚樱。
    “好好好,清明你做主。”
    苏沐秋哑口无言。半晌,他问叶修有没有话想说。
    叶修盯着窗外的叶子道:“天上绿叶行中水。”
    苏沐秋下意识反过来念,“水中行叶绿上天。”
    叶修横批,“乖。”
    “滚!”苏沐秋顺着他的目光看那叶子,心里密密麻麻都是叶修喊他名字时眼中的温柔。但很快,他释然了。
    豁达坚强的苏沐秋,第一次死去是在大脑失去生命迹象的时候,第二次是在自己的葬礼上被人道别,第三次……没有第三次,起码叶修和苏沐橙活着的时候,苏沐秋就永远活着。
    “十五岁真好。”苏沐秋侧首轻轻碰了碰叶修的头发。
    少年化作春风,亲昵地围着叶修打出一个旋,然后悄悄离开,不惊动一片叶子。
    叶修靠在空无一人的椅子上,缓缓坐直,笑了笑,默念道,“再见,沐秋。”
    下一刻,南山花开,群英飞舞。叶修在阳光下拾级而上,直至绿叶飘过眼前才恍然发现——起风了。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