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王叶】他与春秋



        #历史系学弟学长的恋爱故事#

        #知识有限,参考百度,考据党勿究#


        那只手落在《春秋》上时,王杰希刚好顺着编码找到老师所说的那本书。

        这是九月的最后一天,隔日就是祖国母亲的生日。帝都大学的学生像歌词里的青春小鸟一样,或成群、或结伴、或孤身,一去就是几天不返。偌大校园沉寂下来,图书馆也提前进入了秋天的萧索。

        王杰希踏入这所世界名校,成为历史学系的大一新生,还是前不久的某个开学日。转眼就一月过去,他很快适应了这里的节奏。从小独立生活的王杰希,拥有很强的自制力。这种克制,在外人看来,可能是过分压抑的,甚至是违背本能的。但家庭、性格使然,王杰希的成长,始终孤身一人——父母的缺席,亲情的缺失,过分有礼的教养,他渐渐养成照顾他人的习惯,看起来格外稳重冷静,可他的内心和表象,却截然不同。王杰希就像是无法驰骋在天空的魔术师,他始终被世俗和责任捆绑在厚重大地上,无法挣脱。

        可那只手……王杰希微微一动,他的眼神略微贪婪,就像幼苗渴求阳光和天空,不断挣脱泥泞,往上攀登。

        熟悉的脸,跃入眼帘。书架对面是个长得十分帅气的青年,可惜他站没站相,歪歪扭扭地靠在隔板上,眼睛半睁未睁,有些睡不醒的懒散。

        那是叶修,考古学的大三学长,是王杰希父母的得意门生,也是触碰不到的世界里,王杰希的欲.望。

        缘分这件事说来好笑。帝都大学是王杰希父母的母校,许多教授都曾到过王家做客,可王杰希并没有与他们的孩子过分熟络。唯独只来过家里一次的叶修,因为父母的迷糊而来取遗落的文件,还在读高中的王杰希只是像往常那样开门,疏离又礼貌地抱歉道谢,却从此把心都丢在了那片企及不到的天空。

        叶修和他都是本地人。不同于王家这类的书香世家,叶家是帝都军政界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叶修本人更是嫡子,身份地位,眼界知识,都值得最好。但叶修不一样,他只走自己的路——至少王老师口中的叶家大少爷,已经离家出走、只身闯荡许多年了。

        叶修透过一本书的空隙,看到了王杰希。善良的学长脚步轻快地绕过来,仍是少年郎的白皙脸庞,挂着天生的好看笑容,“王同学也在?怎么,老师国庆不回家?”

        叶修这个学期初回了趟家,此时刚回校,还没来得及和老师聊上,王教授夫妇就去了外地。师生间电话联系不上,他以为王杰希孤零零的没有伴,颇有些可怜意味,热心肠地表示要带他去搓一顿。

        那本薄薄的《春秋》在他的腋下夹着,要掉不掉的样子。王杰希抽了出来,连同自己那本书,端端正正地捧好,一边听叶修讲父母的考古,一边有心机地用自己的学生卡刷了《春秋》。

        “哎呀,”叶修顿了顿,眼神在王杰希身上转了一圈,好看的下垂眼瞬间有些锐利,仿佛看透了王杰希的心思,但这又像是王杰希的错觉,因为叶修很快笑眯眯道,“说着说着就忘了,看来我得早点看完,不然拖久了,对你的信誉也不好。这图书馆的逾期扣钱,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

        王杰希便装傻充愣地吹捧几句。谁不知道考古系的叶修级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啊。

        两人一路说笑,去了较近的s园食堂。王杰希身揣教师卡,十分有底气地邀请叶修去二楼吃饭。叶修和老师吃惯了教师餐厅,也不觉得搞特权。两人一起上去,在为数不多的教师中间,塑造了美丽的风景线。

        “小叶,来吃饭啊!”妆容精致的老太太招招手,把两人叫了过去。年过七十的老太太精神抖擞,瞧了瞧王杰希,想了会儿,就认出了他父母是谁。

        王杰希受宠若惊。毕竟父母常年不在校内,能记得他俩的人也不多。老太太记性好,人也好,爱说话,尤其喜欢和叶修谈天说地。她身边跟了乖乖巧巧一大孙女,十八九的新生模样,看叶修的眼神崇拜而干净。

        老太太照顾王杰希,时常捎着他说话。但这与他和叶修两人吃饭的本意相差甚远。四人吃过饭,老太太不住拉着叶修的手,让他多去找自己聊天,末了还让那女孩儿喊叶修哥哥。

        天色渐暗,两人沿河散步消食。王杰希攥着手提袋,手心都勒出了红痕,更多的是他自己掐的。心上的人优秀,和谁都能聊得来,可王杰希只想让叶修和自己说话,最好其他人都看不见,叶修只属于他一个人,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

        叶修的头发有些长了,他不在意地扎了个小揪揪,见王杰希面无表情,不由纳闷,这小子真那么在意?

        “我国庆也没什么事,咱俩组队图书馆呗。我把这本书整理完,还有一两天,我们去颐和园走走?”

        王杰希被哄到了。国庆假期,足足七天,两个大男人混了五天的图书馆,很快奠定了深厚的兄弟情基础。

        第六天,秋高气爽。王杰希在镜子前不断玩着奇迹爸爸的游戏,最终选择最有可能撞衫的白T恤和自己特意挑选的灰绿色外套。

        一碰面,两人果然撞衫,还特别有情侣范儿。叶修里穿白T恤,外披红白外套,整个人白白净净,像个高中生。就是眼睛下挂了两个黑眼圈,看着有些没精神。王杰希本不好多说什么,忍不住越了界,开了口,叶修点头如捣蒜,嘴上答应说他会争取早睡。

        叶修像什么都没发现似的,可能是不想两人尴尬,没调侃衣服,直接拉了人吃早饭,完了就开始逛颐和园。

        大家都是本地人,来的次数可以不多,但该知道的还是要知道的。对附庸风雅的人来说,随便走走,拍几张美图,配几句好词,这园就尽到它的本分了。

        不过学历史学的肯定不能这么浅薄,专业的本能会让他们自动打开古老的历史大门,试图还原发生在这里的所有过去。一草一木的露珠里,凝聚了天地和历史,畅达人世间的声音。

        颐和园很大,随便走走都很累。单薄的叶修体力意外地不错,王杰希却觉得这是情理之中,毕竟实地考古的体力耐力都不差。中午两人喝了点水,在一处阴凉地休憩。

        国庆的高峰已经过去,大部队开始从景点向城市回归。留下的人潮还在涌动,两人避开老年人大军和情侣大队,认真真真地乘凉。

        叶修昨晚没睡好,脑子里还在想自己的毕业课题。他准备提前结束本科的事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别看他只是一个学考古的普通大学生,其实他本事大着呢。自己在外头有个实验室,跟亲弟弟的公司项目接轨,最近已经准备对接。俗话说,能者多劳,劳者必头痛。叶修最近忙得脚不沾地。白天图书馆处感情,风度翩翩地告完别,刚转身他就得哼哧哼哧赶往实验室,边校对数据,指导实验,边筹划毕业课题。疯狂喝咖啡,疯狂通大宵,要不是叶秋警告他,恐怕叶修同志会成为某猝.死大军的一员。

        “拜托你注意点身体好吗混账哥哥!”

        “明天还想要和王家小子出去约会就赶紧给我去睡觉!”

        被押着睡觉的叶修,躺下不到三小时,实验室就打电话说出了问题。他睡衣都没脱就去检查,搞到七点半,离约好的八点半就剩一小时。

        内心强大的叶修不慌不忙,拉着专车司机叶某回宿舍洗了澡。看起来有点气色了,他才披好外套去碰头。

        王杰希只以为他在打游戏——叶修打游戏是出了名的厉害,手上微操作也同样有名。这会子见他打起了瞌睡,王杰希顺势坐了过去,让人靠在肩膀上。

        午后的风吹得花草树木沙沙作响,静谧的世界一角,他们像诞生时就紧密结合的生命一样,共同呼吸,享受一片蓝天下的安宁。

        这份安静和惬意并没有保持太久。叶修在昏睡中发起高烧,王杰希二话不说,背了人就往医院跑。

        医院是叶家名下的,叶秋闻讯赶来,在病床边陪了会儿,才抽空打量王杰希。叶家双生子只比王杰希大两岁,同样的相貌,不同的气质,叶修看着显小,叶秋却显得老成,言语动作透出良好的教养,风度翩翩得令人炫目。

        叶秋和王杰希不同,同样出身世家,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表现出的方式却大相径庭,但他们都有一颗雄心壮志的心。因此,不得不说,相似的人,不一定有相似的灵魂;不同的礼貌,不一定就没有相似的冷酷。

        “出去说。”叶秋言简意赅,微笑恰到好处,不过分侵犯,也不过分卑微。

        王杰希在对叶修长达三年的思慕里,可谓是做了许多看似愚蠢的事情。一个理智的人,知道自己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他或许会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出分外强大的意志力,谈笑风生,风轻云淡,却在那个人看不到的地方,贪婪、放肆、毫不留情地攫取任何可以抓在手里的东西。

        了解叶修的过去,是王杰希某段时间内,因为嫉妒而不得不去探寻的目标。因而,他恰好知道,叶秋是个看着和善,实际上拿叶修当底线的男人。

        这让他又有种轻微的嫉妒。无关情爱,只是对这个人能那么理所当然地质问自己,关心叶修,分外地眼红,更别提叶秋是以一个保护者的亲密姿态。

        “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叶秋的眼神告诉王杰希,事实上他没这么想过。

        “不管你们玩什么情趣,起码也得在尊重彼此身体健康的基础上吧。”所以你到底在想什么鬼,连他不舒服都没注意到!

        “我看着都着急。彼此喜欢就在一起。”我真是受够你们了!

        “反正你们彼此了解,就别再装陌生人了。”快点在一起好吗,过家家不好玩!

        叶秋很忙,他忙着照顾混蛋哥哥,但很快,他被更忙的实验室请走了。王杰希盯着叶修挂针的那只手,心情激荡,一度难以克制,但最后,他凭借强大的意志力,牢牢地按捺住自己。

        蓝绿色墙面被夕阳晕染出温暖的光边。窗台的绿萝轻轻摇头,机智地躲在纱帘后避开骤起的大风。余晖下的窗帘鼓下去,又涨起来,在连绵的波浪里,映出一个男人俯身的影子。

        庄子说:“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王杰希渴慕三年,于阴暗处滋生幻想,不见日月,不度阴阳,原以为此生不得,只能抱憾。人生却峰回路转——原来在他思念的天空一角,也有一支小芽,舍弃阳光雨露,也要拼命延展到大地,触碰到自己。

        他与他的春秋,终于在这个秋天,重逢了。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