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all叶】God Game 2

        #第一局,王叶篇#

        #深山中突显疑窦,河岸边偶得玉藓#




        两周的实习很快过去了一半。清凉庄的山只爬了八座。

        又是一天爬山回来。吃晚饭时,有几个女学生嫌弃老板娘做的饭不干净,嘴上说不饿,私下里搭伙去小卖部买了泡面。

        汤静静端着泡面碗遥望远处的山尖,心里却在想第一天的事。

        她那天被叶修拉了一把,心里其实是很感激的。况且叶修长得好看,性格又好,汤静静悄咪咪地生了点心思也无可非议。但她性格懦弱,总会下意识迎合别人,在家也就罢了,在校她也是充当应声虫的角色。她不敢说自己对叶修有好感,见室友说得难听,自己也跟着心慌,于是她那天做出了那样无礼的举动。

        这两天她一直不肯抬头跟叶修对视,也是因为她觉得叶老师肯定是讨厌她了。可这人呢,就爱犯贱,心里明白叶修是带病毒的罂粟,谁碰谁倒霉,但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地去关注他。

        那个人真是越看越好看啊。汤静静的勺子掉进汤里,她想叶老师的眼睛真好看,比星星还漂亮,还会发光。他穿衬衫也很帅,腰细腿长屁股翘,抱起来铁定很舒服。那接吻呢。

        汤静静红了脸,她想起叶修略白的薄唇,想起他吃水煮蛋时伸出来的一小截舌头,突然觉得口渴,急忙狠狠喝了一口泡面汤,结果呛到了,脸都憋得通红。

        她的声响太大,让跟男朋友聊天的室友很不满。蓝色碎花枕头砸过来并不疼,汤静静下意识地捡起来赔笑,把枕头递过去被嫌弃后,又默默地把脏了的枕头放到自己床上。她就和她的名字一样,静静地坐在床尾,看室友霸占她的床位,心里却漫上来无边无际的怨恨和不甘。

        好想……杀了她们啊。

        黑暗的想法渗透了灵魂的血腥,汤静静恐惧地从自己的沉思中惊醒,惊觉自己有这种危险的想法后,立马害怕地发起抖来。

        室友又不满了。汤静静抖着身子进了卫生间,把泡面倒掉后打开水龙头,恍惚间看到流出来的水是腐烂的紫红色。一颗眼珠子卡在出水口,静静地凝望着她。

        “啊!”汤静静吓得往后猛退一步,身体撞在墙上发出沉闷的回响,花洒摇了摇,不堪重负似的重重砸在瓷砖上,刺耳的声音连门外都能听见。

        “汤静静!你还能不能安静了!”室友发怒砸门,汤静静害怕地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发现一切只是她的幻觉。

        水还是水,而出水口那里,什么都没有。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听到室友的声音只会条件反射地不停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这样了,真的对不起!”

        室友骂了几句,又回床上了。其他室友看戏一般地玩手机,没人理她。

        到底、怎么了。

        汤静静抱着自己,只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别再吓自己了。汤静静这样想着,悄无声息地流下了眼泪。



        朦胧月光下,修长身影动作曼妙,姿态优美,犹如游龙戏凤,行云流水。

        不知道兴欣是想看他的笑话呢,还是想看他的笑话。魔头修习的秘籍,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无论是现代都市,古装武侠,还是东方修仙,玄幻世界,只要有这本通用秘籍,叶修就能够行走天下。

        然而这本秘籍的名字叫做《阴水飞花术》。

        叶修心想这肯定是曾经打败小唐和陈果后要付出的沉重代价,不然设定里的魔头怎么会到哪里都是极阴体质?

        根据设定来看,《阴水飞花术》是大世界双修的无上功法。这功法十分厉害,双修者修行起来一日千里,没有境界虚浮等副作用。另外还有一个让叶修不甚重视的好处,修炼者每上一个境界,容貌便会昳丽几分。

        可惜凡事有利有弊,功法有一巨大缺陷,那就是非真心相爱而相交,功力弱的一方会被吸成人干,且神魂不得解脱,终生困于残躯。当初名门修士以所带干尸是《阴水飞花术》所迫为由,布下天罗地网阵法将魔头生生困死。魔头最终死于思轻崖,和系统搭上关系后也不恨不怨,只想知道是何人能做到如此地步,只为了陷害自己。而且魔头对神魂不离残躯的干尸更是心有疑惑。

         兴欣设定这身份的初衷是为了方便叶修行事,在局与局穿梭时不会被其他因素干扰,一个局败了也能第一时间脱离,再投身另一个局。然而坑爹的智脑认可了叶修的人设,还多此一举地添加了个首要任务——解开魔头叶修的疑惑。

         叶修是个好脾气的人。在接受拯救玩家任务的时候,他就做好了准备。只是没想到进了游戏后,还被赠送了大礼包。这礼包打开来就是大世界的剧本,叶修暂时没有多余的精力来接手这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一股冷风吹来。风里有股奇怪的味道。

        叶修收敛气息,侧头轻嗅,不是血腥味,亦不是尸臭味,却总有种让他熟悉的腐烂味道。这种味道不是游戏设计师熟悉的,而是魔头叶修曾在何处闻过的。总之不好闻就是了。

        叶修举目四望,没听到有东西靠近,只能出了林子回到农家乐,洗澡上床睡觉去了。

        之后几天也是差不多的安排。体力大幅消耗的大学生们苦不堪言,下了山都没有动力拿碗吃饭。

        叶修住在唯一的单人间里,那房间原本是老板儿子在住。傍晚他端了饭菜往自己房里走,还没吃完就听到急促的拍门声。听声音就知道敲门者没有礼貌,敲了老半天也不出声喊人,像是懒得搭理似的。

        叶修慢条斯理地嚼菜,刚起身,拍门的人却忍耐不住开始踹门,声音充满厌恶和不耐,大吼道,“老师喊你下去开会!” 

        叶修咽下最后一口米饭,收拾盘子,走去开门。外面是葛老师带的研二男学生,葛舟,听人说他是葛老师同乡人。小伙子脾气火爆,态度恶劣,要不是葛老师压着,估计他都能跟叶修打起来。

        叶修瞥他一眼,葛舟立马后退,生怕自己被传染,警惕地看着他,顿了顿,他又觉得自己太怂,忍不住挺直腰板挥了挥拳头,恶声恶气道,“快点!”

        叶修点点头,锁好门,绕过葛舟,下楼把碗筷送进厨房。

        老板娘对他友善笑笑,偷偷把他的盘子单独放在一边,叶修什么也没说,想也知道是葛舟或者其他几个研究生嘱咐的。

        他出了厨房走到大厅,黑色的电视机笨重地坐着,反光的屏幕映射出围坐在圆桌旁边的几人。

        叶修一人一个角落,和葛老师遥遥相对。葛老师身处中位,左右是五男两女,分别是他带的三个研究生,沈清老师,和三个学生班长。

        十人圆桌坐了九个人,靠近叶修的学生班长都是男生,没等他坐下,就挪动椅子远离这边,使劲朝葛老师那边贴。

        圆桌后面还有一桌人,叶修进来时看了一眼,是曹枚他们。那个第一天掏抢要崩了他的小马甲也在。

        看这阵势,不仅老师研究生班长都到齐了,而且连学生里面有头有脸的富家子弟都叫了过来,不是商量什么就是要出事。

        叶修垂眸喝白开水,乖巧无害的模样很是可爱。等到葛老师说完了缘由,大家投票决定时,叶修才稍稍抬头,不动声色地将众人神情纳入眼底。 

        葛老师说农家乐老板提过一座山,里面有很珍贵的树木,听老板描述似乎有尚未问世的新品种存在。葛老师一把年纪,身体还算硬朗,钱名双收,唯独对学术上的不圆满深感遗憾。他乍闻这消息十分激动,恨不得立马进山搜索。可他毕竟是学生实习的带队老师,进山搜索任务繁重,两天的时间都是不够的。学生其实实习得已经差不多,只等着他考核给分,他想提前考完试让学生自由活动三天,然后他带人进山去找那些植物。

        其他人还没来得及表态,三个男生班长明显开心了起来。虽然穷乡僻壤没什么好玩,但是不用再爬山又能提前考完试放下心当然是好到不能再好了。他们立马表示了同意,并且表达了自己想要留下来的愿望。

        然后大家都举手赞同了。

        葛老师说先不急,你们班级群里问问同学,他们的意见才是最主要的。过了几分钟,三个班长说大家都同意,也有人报名想跟葛老师一起去长见识的。

        葛老师沉思片刻,同意了。他让几个班长统计留下的和跟着去的人数,又问了在场的十几个人。

        三个研究生和女老师是肯定要去的,富家子弟统共十一个人,选择留下的只有三个,这样一来,加上葛老师便有十三个人了。

        叶修举手说他去时,所有人都沉默着,无形中给他施加压力。因为他们都不想让他去。

        葛老师温和解释,说留下的人必须有个老师看着,不然不安全,学生们万一出了事也没办法求助,到时候回校也无法和领导交代。

        叶修没问为什么留下的不是沈清,他就说了一句,学生不喜欢他,出了事也不会找他。 

        这话一出口就很尴尬了。但小马甲很配合地嘲笑出声,其他人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三个班长并不想程梓留下,赶紧表示自己可以照顾好同学,大家都是大学生了,又不是小孩子,葛老师您也别太担心。

        葛老师也没办法,叶修都这么说了,他再拒绝就摆明了自己嫌弃他。葛老师爱面子,心想这人怎么这么不会做人,面上却还是正儿八经地同意,让所有人准备好干粮和露营所需物品。

        解散时小马甲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跟在曹枚身后上了楼。倒是葛舟光明正大地骂了他几句,也不怕他听见。沈清无奈地阻止了一下,抱歉地朝他笑笑。

        叶修双手插兜,略一点头,自己回房。

        第二天一大早,叶修与葛老师、沈清以及三个研究生就对大学生们进行植物标本考核。考核内容是,每个学生都要认出两百种,说错了科属都要扣分。

        大家都是有经验的人,七点开始的考试,不到八点就结束了。留下的学生跟着老板出去玩,报名的四个同学站在葛老师面前,除了背包也没有露营装备。四个学生里只有一个女生,正是暗恋叶修的汤静静。

        葛老师劝说了一番,三个男生动摇了,没过一会儿就迟疑着自己离开了。汤静静一个女生,没想到分外固执,谁也劝不动,后来沈清便说,那你跟我和王瑶挤一个帐篷吧。

        王瑶就是葛老师带的研三学生。她此时很不高兴要跟别人挤一块睡觉,但看葛老师都没说什么,她也就没耍小性子发表不满,心里却十分不乐意。

        汤静静偷偷打量叶修,见他没有注意自己,像是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就十分失落。没人察觉到她的情绪,一行十五人整装待发,踏上了前往老板口中那座山的路。

        那座山意料之外的远。途中大家吃了粽子鸡蛋,赶到山脚下时也已经是两点了。

        山很幽深,天也阴沉沉的,山路崎岖但还可以走,进了林子,穿过溪水,爬上悬崖,天色渐暗时忽然没了路。

        葛老师用登山拐左右试探,发现前面杂草丛生,泥土松软,不像是有人踩过的样子。

        “看样子我们得自己找路了。”葛老师说。

        他们停下的地方是一片树林的入口,很宽敞,不在风口,适合搭帐篷。

        一行人打水的打水,弄帐篷的弄帐篷,也有人手绘地图计算路线。叶修搭好帐篷就自觉地避开众人去捡柴火。

        前两天有雨,树林里的低洼积了很多脏水,还没彻底蒸发。地势高一点且位置不错的树枝会干一点,但一眼望去枯枝不多,水嫩嫩的流淌出汁液的倒有不少。

        叶修捡得飞快,湿淋淋的树枝被他的内力一烘烤就干透,所以他很快摞了一叠的树枝。

        回到营地,他看见沈清正在生火,王瑶在一边帮忙,葛舟和另一个男生跟着葛老师转悠到其他地方,没看见人影。远远的,一群富家子弟悠闲地打牌,汤静静坐在火堆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修坐到石头上。劲草摇摆,风中那一股气味愈发浓重。他心里的不安也随之增加。

        这局到底是深山凶杀案,还是都市灵异文?

        吃过饭,热闹了一阵,大家都累了,也没人刁难叶修。所有人进了帐篷各干各的,要么休息要么……咳咳,叶修躺在睡袋里,安静得像是睡着了。

        外面的风开始刮大了起来。

        呼呼呼——呼呼呼——

        有人拉开帘子出去,一分钟不到又回来。

        叶修闭眼倾听,确认了是谁后略微惊讶,但那人的气息也没什么古怪……

        他转个身睡熟了。



        一夜过去。大家收拾东西往葛老师推测的方向前进。这时候的路完全是他们自己开拓出来的,很难走,斩断了灌木还有带刺的植物,一脚下去,人的裤子脚踝被钩破都是常事。

        中午时他们出了树林,恰好碰到另外一条河。

        河水很平静,清澈见底,河岸上的鹅卵石圆滑小巧,花纹奇美,葛老师忍不住停下来观察。

        王瑶往前几步,蹲下挑挑拣拣,在靠近河水的岸边刨了个坑,突然发现了新奇的东西,她咦了声,连忙喊葛老师过去。

        “老师——葛老师!您过来下,这里有种很奇怪的苔藓!”王瑶大叫。

        葛老师应道“来了来了”,匆匆跑到那处,拿过王瑶手中的鹅卵石细细察看,又用手指反复摩挲,半晌说了句,“奇了。”

        “怎么奇了?”葛舟探头探脑地问。

        沈清半蹲着往前探了探,只见鹅卵石上长着翡翠色的苔藓,晶莹剔透,不似活物,乍一看像极流光潋滟的珠玉,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葛老师说:“这应该是一种苔藓。但摸起来不湿不黏,滑溜溜的,温度嘛,接近人体正常温度,有点像暖玉。沈老师,你看看。”说着,他把鹅卵石递给沈清,她接过来又严肃又好奇地抚摸,神色变了几变,竟有些疯魔地露出痴迷的眼神。

        其他人都去凑热闹,并未注意到她。葛老师说,这应该是种全新的苔藓,或许是清凉庄某种特殊的因素造成的地域性植被,他把长着苔藓的鹅卵石小心翼翼地放进背包里,笑着对大家说,“既然它长得像玉,那就暂时称呼它玉藓。”

        众人说好,然后带着袋子去采集标本,曹枚等人离得远,只二三人在捡,其余人都在说话。说是说话,倒像是单方面听小马甲说。曹枚神情冷淡,无意和叶修对视时,叶修发现他眼中的负面情绪已经消失不见。

        捡完石头,大家原地休息,吃饭的吃饭,讨论学术的就开始高谈阔论,沈清与平时不同,坐在岸边发呆,单只看背影,她比汤静静还孤僻。

        叶修注意到沈清的不对劲,心里升起奇怪的感觉。细细想来,从王瑶发现玉藓开始,沈清的眼里有惊喜,好奇,但更多的是笃定和自信。她在笃定什么,笃定这里有玉藓?可沈清不出意外应该是第一次来这里,如果她事先知道这里有玉藓,那么给她这个消息来源的人又是谁?那个人知道多少,他是否告诉过沈清这座山的古怪和诡异?假设他提前跟沈清透露了某些东西,他的目的又是什么?是凶手,又或者是同谋,还有可能,这个人就在这群人中间,将自己伪装成了死者?

        命案尚未发生,任何人都有嫌疑。除去坑爹的魔头解惑任务,这一局,叶修要做的就是改变叶老师的命运,为他找出真凶洗清冤屈,更改他的结局,其余人的死活在理论意义上他并不用插手。即便他想插手也没办法。叶修醒来就在车上,从一开始就失去了先机。

        God Game为什么会火?因为除了叶修等设计师设定的规则外,所有剧本角色都是智脑负责编写。不同年龄,不同性格,不同身体情况的玩家都会被分在不同的游戏剧本里,除非玩家刻意往恐怖血腥毁三观的游戏发展,不然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智脑都会提供三观正直到让人怀疑人生的剧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拿着原来的解谜剧本,放大人性黑暗面,限制玩家的ooc行为。

        所以叶修无法阻止这群人来到清凉庄。他能做的就是等,等凶手被他抓住,等他完成任务后解放这个局。如果运气好,他还能抓住病毒的漏洞加以处理,如果运气不好,他只能到下一局和病毒继续战斗。 

        叶修站在外围,看到不知哪里飘来的、且越来越浓厚的白雾,缓缓地睁大了半阖未阖的双眼。

        它来了。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