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all叶】我是苏沐秋我已经报警了(二十六)


        #第二轮最后一棒,第三轮第一棒还是麦子 @麦翩行尤 #

        叶修哪里肯说,一边思考对策,一边插科打诨,惹得一众人鱼很是恼怒。人鱼们对族长极为爱重,说不得要划拉几下鳞片,准备群殴,哦不,教训叶修。

        喻文州竖手阻止,淡淡道:“请您不吝赐教,为我答疑解惑。”

        喻文州绵中带针,看似柔和,实则强硬,叶修讨不得好处,只能扯开了话题往四面八方狂奔,坚决将拖字诀贯彻到底。

        喻文州面上浅笑,眼中冷意丛生。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眼看着火苗要起了,人鱼突然来报,说是贵客来临。

        传消息的人鱼话语刚落,众人便听见一男子干净爽朗的声音。

        有道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此人长得英俊,些许面嫩,疾行而至,一口三舌,愣是把叶修都惊着了。如此这般滔滔不绝、喋喋不休的种族,叶修倒是从未耳闻。

        不过这倒是让他想起一件事。魏琛和张佳乐都曾提及一只金钱豹,叶修别的印象没有,唯独记得话痨这一特点。那男子豹耳豹尾,话语不绝,精神奕奕,很难不让叶修认出他来——这便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的黄少天了。

        这边想着,叶修神色便有了几分松动。喻文州察觉得到,机敏的黄少天自然也能看到。

        黄少天自认过目不忘,却并不识得此人,于是直接问叶修:“你是谁?”

        叶修心想,这就有意思了,可不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

        双方串过口供,哦不,对过台词,互相知道了名字。叶修又说了些他们的糗事,加上张佳乐的胡萝卜,这就是物证;远在天边的魏琛和张佳乐便是人证。人证物证俱在,双方和平谈话。

        叶修对朋友的朋友抱有很大的信任,这源于他的人生经历,也是他的人格魅力所在。一番解释后,新交的朋友们对其毫无保留的态度感到动容,不由相信了几分。

        喻文州让族人帮他们松绑治伤,归还圣器后,又言辞恳切地表达歉意。叶修和苏沐橙并非小肚鸡肠之人,挥手而过,一笑泯恩仇。

        黄少天对圣器一事有些兴趣,喻文州出于愧疚,都愿意为叶修所愿出一份力。况且三人交谈时,叶修谈吐不凡,虽然垃圾话不少,但是也看得出是个有故事的人,几人难免起了惺惺相惜之感。

        养伤,准备,这都需要时间。叶修和苏沐橙在人鱼湾又待了几天。人鱼一族都很亲切,可能是误抓的缘故,人鱼们都对他们极好。等到离开那日,黄少天也告辞离开。他提到,“我顺道带你们去冰川取圣器吧。”

        喻文州为他们饯别,还分别送了叶修和苏沐橙礼物。黎明将至,三人渐行渐远。人鱼湾中,深蓝湖水幽静闪烁,美丽人鱼或靠石或端坐,美妙的歌声划破朝阳紫气,伴随友人的步伐,一路向北。

        冰川之地苦寒,常物难以生存。但艰难永不在终点,而是旅途;精彩亦不在终点,亦在旅途。不过这不是鸡汤贩卖现场,所以终点和旅途,都难。前行路上困难重重,三人穿荆度棘,如蹈水火,终于来到黄少天的地盘——冰川。

        此处圣器由黄少天守护,时日已久。三人休息一番,调整好状态,叶修嘱咐苏沐橙待在原地,自己跟着黄少天去取圣器。

        那圣器杳杳无光,甚是普通。黄少天嘴里念叨,说什么平平无奇,叶修也没仔细听,甫一靠近,周围骤起强光,地上法阵初现,叶修还未出声安抚其他二人,便陷入了昏迷。
隐隐约约间,他听到有人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那是未曾听熟却早已铭刻在心的声音。声音的主人有一颗坚定的心,和一双温柔的眼睛。

        叶修刷然睁眼,诧异发现,不远处坐着问他的,正是面无表情的苏沐秋。

        这是,怎么回事?!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