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行

叶粉♡叶修是我的信仰和宝藏。
写文吃粮都以叶修为中心,不介意攻受。
反正我的世界只有他。
#不要转载,谢谢配合,一旦发现,关小黑屋#

【平叶】我,叶修,冲鸭!(1)



        #大孙爸爸x小叶儿子#

        #开平叶坑,暑假完结#

        #祝20岁的小孙生日快乐,希望他狂傲不羁,恣意人生#

        #借花献佛,悄咪咪祝椰子生日快乐,天天开心 @一颗椰子 #

 



        吃完晚饭已经7点了。叶修把碗筷拿去厨房洗洗刷刷,不出意外地接到了叶女士的微信——她今晚加班,不回来了。

        杭州的天黑得比北京早。灰蓝色的天幕拉开黑色的琴弦,行人匆匆回家,放了暑假的孩子仍然苦逼地在补习班挣扎,这时候放学都是兴高采烈的模样,好像天塌下来都没什么可愁的。

        叶修叼着烟,在没开灯的房间里噼里啪啦地打游戏。颇具设计感的U形桌占地辽阔,他手边满是乱七八糟的稿件,有文字的,也有图画的。猩红的烟屁股一亮一灭,稳稳当当地支撑着灰烬,直到主人有空将小伙伴抖落在烟灰缸中,才短暂放下自己天然的使命。

        十五岁之前的叶修从没体会过夏日夜晚早早来临的感觉。他第一次直面是在随老妈搬家到杭州的时候,那时刚好是暑假,叶女士离婚下放,叶修初中毕业,母子俩相依为命,来到陌生的南方城市。

        那是2012年8月的某个日子,叶女士告诉叶修他们即将离开北京。而就在他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二天,他们就抵达叶女士在杭州买的套房,开始了新的生活。

        叶女士的丈夫不是叶修的亲生父亲,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老爸是谁,继父与他相处很冷淡,表面功夫都做得敷衍,但叶女士出于某种考虑,迟迟不肯离婚。叶修作为家中唯一的小辈,看在眼里却没有多说什么。成年后偶尔思考寻找生父的可能性,不过显然这并不切实际。

        眨眼六年过去了,叶修赶上两年高考改革,读完了大学,长成近一米八的大小伙子。他有自己的理想,大一就开始做游戏,跟着学长创业,大二因为分歧散伙,他自己出来单干,现在工作室也算小有名气。基本上,他不愁吃喝;忙碌时使劲赚钱,闲暇时就打打游戏。这日子一张一弛,十分衬他心意。

        叶女士换了工作,经过六年的厚积薄发,已经坐上了CEO的宝座;一把年纪还跟小年轻一样拼身体,每每让叶修边吐槽边送上爱心便当。

        不过今天是七夕,叶女士公司有晚宴,吃完了还要加班,典型的给颗糖枣再抡一棒槌。

        对叶修这位单身人士来说,七夕意味着活动和奖品。可惜现在颇有资产的叶修同志要坚守岗位,督促全体工作人员维护好游戏体验,哪儿也不能去。这么一折腾,时钟咔咔咔地拨到11点。忙碌一晚上的叶老板起来伸了个懒腰,听见小区里有动静,咬着烟,搭拉着拖鞋走到窗边。

        叶女士购置的房子是连栋别墅,旁边几户人家相互都不熟,大家也不怎么往来。这时候大路上又是音乐又是哄闹,被吵醒的户主纷纷出来查看,发现是一群人簇拥一年轻小伙在跟姑娘告白,顿时又气又笑。

        叶修默默吃瓜看戏,倒了杯水,拉了张椅子反坐着,乖乖地歪头瞧着。

        一群人散了,安静的小区喧哗过后又静了下来。房子里时钟还在走着,叶修有些困倦,挂着两黑眼圈,不想动,不想说话,不知不觉就在照进的月光下睡着了。

        没开灯的房间里,电脑已经待机,月光幽幽走进,抚摸造型古怪的时钟表面。秒针发出轻快的哒哒声,渐渐走完一圈,直至和12完美重合。

        子夜,到了。

        风吹动窗帘,屋外树影婆娑。影子和风声纠缠,最后停在一个不明物体前,被扭曲成四维捕捉不到的物质。那东西动了动,走出阴影,来到叶修身前。

        月光小心翼翼地拂过,清晰地照出那是一个高大的人。

        一个没有皮的人。




        “哈啊——”叶修急促喘息,像是做了噩梦,神色有些痛苦。

        梦中鬼蜮横行,血色涂满所有可见事物的表面,奇奇怪怪的东西冲出枷锁,直奔猎物。叶修一直在跑,光怪陆离的场景从他眼前掠过——没有终点的小河,被砍断的朱桥,沉浮的残肢……他在怪物的猛追中跑到丛林,又从丛林进入浩瀚的沙漠。

        沙漠无垠,风暴骤起。叶修甫一入内,便有黄沙怒号,击心穿肺;狂风凌冽,刀刀刮骨。血肉渐无,渺小生命转瞬成枯骨。意识仿佛被疯兽撕咬,叶修痛至无感,内心却无比安宁,就像是,下一刻,有个什么人会来救他一样。

        那人的确来了。

        那人抱住叶修,在后者尚不理解身躯从何而归的时候,紧紧将人护在怀中。

        叶修霎时安心,精神一放松,他就想看看那人长什么样子。然而那个人逆光看他,叶修下意识收紧双手,触摸到滚烫的臂膀。

        就在同一时刻,他眼前忽而血液喷涌。血铺天盖地,迷了双眼,换了天地。只见淅沥血雨中,叶修孤身而立,他略带茫然地举起右手,注视掌心躺着的一对眼珠。周围刷刷刷出现万千眼珠,疯狂旋转,向叶修逼近。突然,一个狂傲的声音响彻天地——

        “醒过来!”

        “叶修!”

 



        “轰——”叶修如堕冰窖,汗湿全身,心悸刹那远离,他只听得见猛烈的心跳。正当他对自己做噩梦在心里做出科学解释时,他注意到身边还有条影子。

        影子高大壮实,给人很浓的威压;看身形是男人,还是个侵略性极强的男人。哪怕低着头,叶修都能感受到他的注视。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两人的姿势。

        窗前的椅子前,叶修垂着脑袋,反坐在椅子上,因为睡觉的姿势地点不对而造成手脚僵硬,整个人的姿势有些滑稽。而那个不请自入的男人直直挺立,就在叶修身侧三步远的地方,下半身被窗帘挡住,看不清楚。

        这时候,是报警还是自力更生,那都得看机会给不给人留后路了。

        叶修当机立断,抽身暴起,先往后退几步,拽过桌上的尖锐摆件,摆好姿势,猛一抬头,却看见了完全不在他意料之中,甚至有些恐怖的景象。

        什么叫不在意料之中呢。假如你碰到了小偷,即便再害怕,他也就是个人而已,不会是什么阿猫阿狗,更不会是什么灰太狼。哪怕小偷是个身高一米八的老奶奶,你也不会真的说“哦,你长得真恐怖”。可叶修眼前是个什么情况呢,那位阴影里的小偷,他就不是个人啊!

        这可不是什么骂人的话。这位“小偷先生”身形高大,威武霸气,月光照亮他的面容和上半身,将没有皮的血管骨头照得一清二楚,五脏六腑像是被看不见的膜固定在骨头间,其中心脏一鼓一鼓。视力不错的叶修甚至能看到血管里正在流动的血液。

        远看着像医学人体模型的“小偷先生”实在太恐怖了,简直是能吓哭胖虎的恐怖。他往夜色里这么一戳,保准能让小情侣们大难临头各自飞。

        深信科学社会主义的叶修立马放下武器,苦中作乐地问道:“兄弟,老家哪里啊?生化武器研究院还是地底下某个不知名的变态实验室?”

        那人抬起手,不等叶修看清,就如穿梭空间般来到叶修身后,在叶修睁大双眼的同时,一掌劈下。

        下一刻,鲜血迸射。

 



———————————————————————

 



        题目完全是我在跟风,哈哈哈。

        我给你们推荐一个叫“chfish”的作者,该作者的两则耽美短篇小说真的超级萌。

        《我,麦片,打钱》和《网恋吗我萝莉音》就是该作者的作品。

        “冲鸭”是我在叶粉群里看到的词语,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特别萌,特别有画面感。

        以上是题目来源;接着我来谈谈这篇小说的灵感。

        上周在B站看了泽野弘之的七神曲视频,我对《进击的巨人》印象颇深。当晚做梦梦到了无皮人,这明明很恐怖啊,但我硬是把它做成了美梦,还是爸爸和儿子的甜甜之旅,哈哈哈!

        最后我再排个雷,此文不是真父子。类似罔顾人伦的词语可以收回去了。

        嗯,就是这样啦。

        哦,我想起来今天是七夕,那祝你们七夕快乐——反正我不过的。

 


评论(2)

热度(31)